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19章 恩将仇报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501 2019-06-21 15:55:40

  要说就应该这酒店的唐经理发达,他竟然用了好几个小时,把酒店门前的监控,每秒每秒的仔细的看了数遍,终于让他看到了跟踪黑车的车玻璃开的缝隙里,一张女人的模糊的脸。

  他经过技术处理,把花了一夜时间得到的这个图片,发给了龙跃阁。

  就是这张图片,等于是救了小花的命了,因为雇凶杀人的幕后黑手查到了,龙跃阁和霍黑就可以有的放矢的尽快追查凶手和解决问题了。

  唐经理因为这次的机敏和警惕,令龙跃阁和霍黑非常的感激,并委以重任,非常的器重,一跃成为集团核心的领导,并且唐经理的两个儿子分别被破格,终生聘用为花阁集团的领导阶层,至于物质和房产的奖励更是无数。

  自这件事情之后,唐经理每天都好像生活在美梦里,幸福和财富纷纷围绕。

  虽然很多人嫉妒,但是凡事都没有偶然的,唐经理本身就是工作一丝不苟,严谨认真的人,这也是他能从一名普通的服务员升入经理的原因。

  所以有因有果,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唐经理发现的关键图片在凌晨三点多才整理完成,唐经理一刻也没有等,马上就发给龙跃阁的。

  龙跃阁搂着小花睡的正香,提示的声音在夜里突然响了一声,龙跃阁忽的一下就醒了。

  怕把小花吵醒,龙跃阁轻轻拿起床头的手机。

  是唐经理发来的图片,龙跃阁皱起眉,一定非常重要,否则以唐经理的性格,不可能这么晚,给他发。

  打开图片的一刻,龙跃阁愣了.......,是她.......胸中的怒火瞬间升腾起来。

  虽然图片模糊,但是他还是第一时间就看出来了,图片上的女人,是......季月。

  季月在酒店房间里用毒品针剂把他弄晕,又将他放到注满水的浴缸里想要淹死他,导致他在一段时间里,因为过量的毒品,身体虚弱,治疗了好几个月。

  而对于季月的伤害,龙跃阁并没有追究,顾念着曾经他在昏迷时候,季月的照顾,还有他失忆的时候,他们的婚姻,甚至在季月躲起来的那段时间,龙跃阁还出了很多的钱,拯救了季家,拯救了已经属于季家的奇迹影视的危机。

  后来,龙跃阁知道季月回到了季家,也并没有追究,季月曾经给龙跃阁打过电话,道歉,说自己想单独做生意,不想同季父和哥哥合作了,因为他们的挥霍和无能,令季月失望。

  顾及着过去的情义,龙跃阁还是给了季月一笔巨款,也是当成了对季月最后的补偿。

  尽管龙跃阁早就不欠季家,不欠季月什么了,但是他还是给了季月要的天价的巨款。

  只是龙跃阁万万没有想到,他给季月的巨款和帮助,却成为了杀害小花的佣金。

  龙跃阁盯着手机里面季月的脸,这张脸正狰狞的盯着什么,丑陋而扭曲。

  龙跃阁知道季月恶狠狠的盯着的人,一定是小花,这个女人,完全疯了

  他错了,他不应该因为自己的不忍和所谓的旧情,来姑息和纵容她。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唐经理发现了这件事,如果季月的阴谋最终得手了,那么当龙跃阁最后知道了,杀害小花的巨额佣金是自己提供的,他会怎么样呢?

  季月......好狠啊,用他的钱,来挖他的心肝。

  这样的狠毒和仇恨,还有什么情义可言。

  .......

  从接到图片到怀里的小花慢慢醒来的这三个小时里,龙跃阁一直痛惜而愧疚的凝视着小花精致熟睡的小脸。

  他如此的爱这个女人,可是带给这个女人的却都是痛苦,从小花17岁跟了他以后,因为他的原因,被变态的舅舅文莱算计,令小花经历了生不如死的三年绑架生活,在老四的淫威下的三年里,被迫的逃亡,颠沛,想到霍黑说起第一次见到小花瘦骨嶙峋,挺着大肚子的模样,想着她曾经要临盆的时候,还不得不独自面对和解决几个亡命狂徒,又怎样冒着生死的危险,在简陋房间里,痛苦的生下来希儿和望儿,他就压抑不住的疼,疼的撕心裂肺。

  而小花母亲苟勒儿的去世,爱女阁阁的死亡,老四的恐吓纠缠,孩子流产,都好像一把刀,深深的伤害着已经遍体鳞伤的小花。

  而现在,又是因为他,季月用他给的巨额财富,雇佣可怕的猎金人来杀小花,“不死不休”的猎金人,如果不能马上解决这个危机,小花的生死只在瞬息间。

  悔恨,痛苦,现在就如心中利刃一样,割的龙跃阁的心鲜血淋漓。

  他悔恨着,仇恨着,愤怒着,他不会饶了季月,包括季家,他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季月的行为,季父一定知道,没有他的支持,季月根本就不会做的这么专业。

  季家,季月,我要你们......死。

  ......

  小花懵懵懂懂的醒来的时候,正看见龙跃阁满眼血红的盯着自己。

  她吓了一跳。

  龙跃阁的脸因为极度的愤怒和悔恨,显得非常的恐怖,眼睛也充血了。

  “你怎么了?”小花惊呼的抱住龙跃阁。

  这样的他,让她感到很害怕。

  龙跃阁没有想到小花会突然醒来,他刚才正在想着怎样用更残忍的手段来报复季家。

  注意到自己的表情吓着小花了,顿时心里就内疚的不行,马上抱紧怀里的小花,温柔的亲吻,爱抚,嘴里轻轻的安慰。

  小花感受到龙跃阁的情绪有些失控,失控的原因,.....应该是与跟踪她的这件事有关。

  “是查到了跟踪我的人了吗?”,小花敏感的问。

  小花确实非常的聪明,龙跃阁痛惜的抚摸着小花刚睡醒,萌萌的小脸。说:“是,查到了,是....季月”

  “什么?”,小花惊讶极了。

  “为什么?,季月为什么要杀我?”,小花很震惊。

  她并没有与季月有过过多的交集啊,甚至连面都没见过几次。

  龙跃阁知道小花肯定要震惊,连他都无比的震惊,“疯子的逻辑,谁也不知道”

  小花抬眼看着龙跃阁眼里的血红,她现在知道龙跃阁为什么愤怒了。

  龙跃阁帮助季家,帮助季月的事情,都告诉过小花,小花都认可,虽然后来季月差点要了龙跃阁的命,但是顾念着以往季月对龙跃阁的照顾,她还是说服龙跃阁去帮助季月。

  受人滴水恩当以涌泉报,小花一直是这么想的。

  没有想到,季月恩将仇报,狼心狗肺。

  龙跃阁知道小花在想什么,他亲吻着小花的额头,低声的说:“这回,不要劝我,好吗?,我们不要再心软,做伤害我们自己和孩子的事情”

  听到“孩子”,两个字,小花的心揪了一下,是啊,善良是对的,但是要看对什么人。

  如果因为自己的仁慈,最终令自己和孩子失去生命,那么这种善良不就是助纣为虐了吗?

  “好”,小花用力的点点头。

  两个人紧紧的拥抱,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

  知道了最后的雇佣人是季月,霍黑和龙跃阁处理和解决起来,就相对容易了一些。

  龙跃阁首先明着报了警,并起诉了季家,索要自己的离婚财产,并控告季月在酒店对自己的谋杀。

  至于为什么现在才报警,龙跃阁说自己在受到了季月的毒品伤害以后,一度失忆了。

  暗地里,龙跃阁开始了对季家名下的所有生意,房产,地皮,进行彻底的清算、破坏和低价买进的针对季家的清除计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