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17章 谨慎小心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213 2019-06-19 19:17:36

  由于玩的太累了,希儿在回去的路上就睡着了。

  盛军抱着熟睡的希儿,坐在小花的身边,隐隐的能闻到小花身上甜甜的味道。

  这种味道从来没有变过,小花的味道真的和别人不一样,好像花香,又有些芬芳的味道,很舒服,让人闻了以后,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累吗?”,盛军眼里慢慢的情意,看着身边的小花。

  小花笑了笑,点头说:“有点”

  看着盛军怀里的希儿睡的香,嘴角甜蜜的勾了起来。

  “长的跟你小时候一样,漂亮”,盛军随着小花的眼神,看着怀里熟睡的孩子。

  “嗯,大家都这么说”,小花笑的很开心。

  三个孩子各有特色,都是她的骄傲。

  “带着孩子,是不是不放心我啊”,盛军盯着小花,笑着。

  小花转头看着盛军热烈的眼神,并没有回避,坦诚的说:“是跃阁,不放心,一定不让我单独跟你来玩”

  盛军听了以后,哈哈哈的笑了,果然是那个小气的男人。

  “他对自己这么没有自信啊”,盛军有些戏弄的说。

  小花点头说:“就是啊,他就是这么不自信,明明知道我这么爱他,还总是这么小气,真的是没有办法”

  盛军听了小花一句“我爱他”,顿时就低下了头,千言万语的话都被这一句话堵了回去。

  过了好久,他才有些伤心的说:“你真的爱他吗?”

  小花毫不犹豫的点头,迎着盛军有些忧伤的眼神,说:‘真的,军哥,我从来没有爱过谁,可是我见到跃阁的第一次,就有些紧张,我当时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那个时候,我17岁,你知道,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可是我才见了跃阁几次,就控制不住的跟他在一起了,现在想起来,真的觉得自己不够矜持,怎么能那么随便呢,可是我不后悔,即使再来一次,我也会第一时间,选择他,后来,我们经过了很多磨难,我被绑架,他失忆,可是再见面,他虽然不记得我了,可是第一次见我,就狂热的爱上了我,如同我也一直忘不了他一样”

  “以前我不相信一见钟情,不相信缘分,可是现在,我都相信,我和跃阁注定是在一起的”

  小花讲述着,脸上流露出无比幸福的表情。

  这样的幸福,刺痛着盛军的心。

  他此刻的幻想都破碎了,小花的心里没有一丝他的位置。

  他没有机会了。

  曾经的错过,已经是一辈子了。

  盛军突然很想哭,于是他仰着头,闭上了眼睛。

  小花当然注意到了盛军的悲伤,她也知道盛军悲伤的原因,但是她选择假装看不见。

  这是她睿智的地方,毫无意义的安慰,只会令盛军多生幻想,对盛军无益。

  小花在遇到龙跃阁之前是没有恋爱的经验,但是她有很多拒绝追求者的经验。

  快刀斩乱麻是最好,最直接的方法。

  盛军当然明白,他认识的小花,就是这样好不留情的拒绝了无数的爱慕者和追求者的。

  当时盛军还非常的高兴,因为这样的小花,美丽而且高贵。

  他没有想到,有一天,小花也会用这样的方法来对待他。

  这一刻,他才感受到,原来这样被拒绝,真的好痛。

  “再跟我讲讲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的,好吗?”

  盛军调整了一下情绪,微笑着问小花。

  只要小花幸福就好,这不是自己的初衷吗?,盛军想。

  小花低头微笑了一下,过去的某些岁月,那是她最不愿提及的伤痛。

  但是既然盛军问,她还是慢慢的讲述了。

  只不过,她没有说出希儿和望儿的生父是老四,也没有说,老四霸占了她三年。

  盛军听着小花的讲述,如此的惊心动魄,“为什么我不在她的身边”,他的心里不断痛苦的问自己。

  当小花讲完以后,久久的沉浸在那种痛苦中。

  而盛军也因为小花所遭受的痛苦而心疼的沉默不语。

  好久.....

  盛军才问:“龙跃阁在意你和霍黑有了孩子吗?”

  盛军想到龙跃阁那么小心眼,会不会在生活中,经常给小花脸色呢?

  “从来没有,他只是很心疼我,怪自己没有保护好我,怪自己失忆”,小花说。

  盛军看着小花说起龙跃阁的时候,瞬间微笑的幸福表情,心里又受了伤似的痛了几下。

  “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刺激我”,盛军故意生气嫉妒的说。

  小花看着魁梧健壮的盛军象小孩子一样噘着嘴,觉得很有喜感。

  便笑的很开心。

  就这样一路闲聊的到了盛军的酒店。

  “明天我请你吃饭”,小花从盛军的怀里,小心翼翼的接过熟睡的希儿时,说。

  “好,明天把望儿也带来,我想看看他”,盛军微笑着说。

  抱着孩子的小花,更加的柔美,仿佛是一副温情的画。

  “行,今天望儿有训练,要不我就带着来见你了”,小花高兴的说。

  提到孩子,小花的笑容总会不自觉的爬上来。

  “好,那路上慢点”,盛军为小花开了车门,温柔的说。

  “好,明天见”,小花抱着希儿坐进车里。

  盛军一直目送小花的车走的看不见了,才慢慢的转身往酒店里走。

  他没有注意到,一辆黑色的车,停在酒店门前,车窗开了一条缝儿。

  酒店的门童走到停了半天的黑色车面前,恭敬的问:“女士,请问您是要就餐吗?”

  黑色车里的一个女人,满眼都是仇恨,她的脸因为强烈的仇恨甚至有些变形。

  这样的恐怖模样,把看清她的门童吓了一跳。

  “这个女人可真丑”

  门童心里惊到。

  女人看到门童突然走过来问自己,有些慌张的把车窗关闭起来,一脚油门就跑了。

  门童莫名其妙的看了半天,嘟囔道:“鬼鬼祟祟的,不像个好人”

  “怎么了?”,酒店的大堂经理听前台打电话说,总裁夫人欧阳女士送客人到门口了,就赶紧迎出来了。

  可惜还是晚了,总裁夫人的车已经开走了。

  看见门童站着门外,皱着眉头,嘀嘀咕咕的,就上前问。

  门童抬头看是经理,就说:“刚才一辆黑车,停半天了,我想问问,是不是用餐,没想到车里面一个恶狠狠的女人很没有礼貌,直接就跑了,鬼鬼祟祟的,不像好人”

  经理听到鬼鬼祟祟这句话,就认真了起来。

  最近M国总是发生恐怖事件,安保最重要。

  于是经理调取了监控,并报告了龙跃阁。

  经理的谨慎小心,来源于龙跃阁平时对员工安全意识的培养。

  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也正是因为这种警惕,才真正避免了一场恐怖的劫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