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14章 畸形的爱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116 2019-06-18 10:10:23

  龙跃阁和小花到的时候,监狱里的一个狱长接待了他们。

  龙跃阁在警署里面的朋友打过了招呼,所以即使不是探视的时间,狱长也很客气的带着他们走进监狱的特殊病房。

  “这是针对病重的重刑犯的医疗病房,90004,嗯,就是.....龙意希.....就在里面”,狱长走在龙跃阁他们前面,边走边说。

  龙跃阁点头表示感谢。

  当他们坐着电梯,上到五楼,来到走廊铁闸门前面的时候,狱长请敲了几下门,铁门的一个小窗户便打开了,狱长递进去一个卡,铁门就自动的开了。

  安保的确很坚固。

  “这里面都是重刑犯,所以一定要这样”,狱长解释说。

  当狱警打开一间房间的铁门时,对他们说:“在里面,不要说太久”

  龙跃阁点头,拉着小花的手紧了紧。

  能有十多年没有见过姑姑了,想不到再见竟然是在这里,心里难免不舒服。

  当门打开的时候,他们看到了病床上的一个....人。

  龙跃阁根本就没有认出来这个病床上的好像骷髅一样的人,是谁?

  他回头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身后站立的狱警,问:‘她是.....龙意希?’

  狱警面无表情的点头,回答:“是”

  龙跃阁怕小花会害怕,就让小花在狱警身边呆着,自己则慢慢的走过去。

  病床上的人,头发剪得很短,脸色土黄色,瘦骨嶙峋,样子有些吓人。

  当龙跃阁走近的时候,他看清了,虽然床上的人已经瘦的脱相了,但是五官还是能够辨认出来,就是龙意希。

  年轻时候的龙意希,也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如今这样的状态,不禁让人心生感慨。

  龙跃阁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心疼她,就是这个女人,因爱生恨,把自己的亲哥哥偷走,还想害自己的母亲。

  今天她遭受的这一切,是不是她的报应呢。

  龙意希闭着眼睛,好像感受到了床边站了一个人,当她努力的睁开眼睛,看清楚床边的人的时候,她有些激动,张了张嘴,试了好半天,终于吐出了沙哑的声音:“哥哥,帮我,哥哥”

  她把龙跃阁看成了她的哥哥龙意洲。

  龙跃阁没有回答,看了龙意希很久,知道她把自己错认成父亲,心里沉了一下,毕竟是血浓于水,自己确实是越长越象父亲龙意洲了。

  “姑姑,你好”,龙跃阁终于控制住了情绪,轻声的说了一句。

  “啊.......,跃...阁.....你是跃阁吗?”,龙意希惊吓的几乎要坐起来,怎奈身体虚弱,只是挣扎了几下,就又滩在了床上。

  “是我,姑姑,我是龙跃阁”,龙跃阁坐在了龙意希床边的凳子上。

  “你没死吗?,你不是死了吗?”,龙意希依然很激动。

  龙跃阁的心里有些难过,他看的出来,自己没有死,姑姑有些失望。:“你希望我死吗?”

  龙意希使劲的瞪着眼睛,看了龙跃阁一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因为大笑,她剧烈的咳嗽起来,过了好久,她才沙哑的说:“我要死了,你还活着,哈哈哈,不公平啊,为什么你还活着”

  “你就这么恨我?”,龙跃阁心里真的是很疼,为什么他的血缘至亲都这么恨他,这么折磨他。

  龙意希脸色变得狰狞,恶狠狠的说:“我当然恨你,我恨你,恨你是那个该死不要脸的女人生的”

  龙跃阁看着临死还是不能释怀的龙意希,气的哈哈哈的笑了,说:“你自己遇人不淑,为什么要怪我母亲,你真的是死不足惜,不知悔改”

  龙意希惊讶的张大了嘴,好久才说:“你知道了,你都知道了吗?”

  “是,我都知道了”,龙跃阁点头说。

  “跃阁,你原谅姑姑,姑姑是太恨了,你帮我找找文儿,好不好,你帮我找找他,我就要死了,我想见见文儿”,龙意希的眼泪流了出来。

  龙跃阁知道姑姑龙意希说的是她和文莱的儿子,原来那个孩子叫文儿。

  如果他活着,也应该同四十多了。

  “你给我线索,我帮你找”,龙跃阁说,他也确实想知道,那个孩子,在哪里?

  龙意希听龙跃阁答应帮她找儿子,顿时就高兴起来,连连点头说:“好好,我说,我都说,只要你帮我找到文儿”

  龙跃阁看着龙意希,没有说话

  听着龙意希的讲述:

  “文莱,你的舅舅,我在国外上大学的时候,一天夜里,我遇到了流氓,是他突然出现,救了我,哈哈哈,后来我才知道,什么流氓啊,都是你的舅舅文莱安排的,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接近我,报复我的哥哥龙意洲,可是当时我不知道啊,我当时因为文莱救了我,我感激的很”

  “后来我们就交往了,他很有钱,给我买房子,买衣服,对我很好,那段时间,我太幸福了,还想着只要我大学毕业了,就跟他结婚,我不在乎他的年龄比我大十多岁,我不在乎他坐过牢,我爱他,我是那么的爱他”

  “后来我就怀孕了,他当时也很高兴,几乎每天都陪着我,后来,文儿出生了,那是个非常漂亮的小男孩,我真是太幸福了,虽然文莱从孩子出生以后就经常外出,很少顾及照顾我们母子,但是有了文儿,我心里的空虚和寂寞都被文儿驱走了”

  “在文儿两岁的时候,走了半年多的文莱突然回来了,他说要带着文儿去见见他的妹妹,我要跟着,他不让,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文儿了,我无数次的疯狂的找文莱,找儿子,可是都没有结果”

  “在我痛苦的时候,文莱给了我毒品,哈哈哈,他真的好狠心啊,带走了我的儿子,又用毒品侵害我”

  “他告诉我,他一直爱着他的妹妹,文韵,我当时非常的惊讶,文韵是我的嫂子,原来这一切都是文莱的算计和阴谋”

  “文莱告诉我,只要我能打掉文韵的孩子,让龙意洲和文韵离婚,他就把文儿还给我”,龙意希痛苦的回忆着。

  “可是,他骗我,其实他从来没有想过把孩子还给我”

  由于过于激动,龙意希剧烈的咳嗽起来,嘴角流出了血。

  龙跃阁看着被仇恨毁掉的龙意希,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这就是他的亲人,舅舅,姑姑,父亲,真的是讽刺啊,他们畸形的爱和仇恨,毁了这个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