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09章 巨大的浓雾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515 2019-06-13 11:29:08

  龙跃阁扶着乔父坐下,看着乔父拉着自己,老泪纵横,心里很难过,同时也很感动。

  他很深刻的感受到,自己去世的哥哥乔安,是生长在一个有爱的家庭的。

  正当他们都百感交集的时候,一个老夫人踉跄的从楼上冲了下来。

  看到和乔父坐在一起的龙跃阁,老夫人惊喜的双手捂住嘴,然后,“啊”的一声,扑向龙跃阁,嘴里大声的喊着:“感谢上帝,感谢上帝,我的安安啊,妈妈的心肝宝贝啊”

  龙跃阁看着老夫人激动的拥抱着自己,不停的诉说着对乔安的思念。

  这样的浓浓父母的爱,是龙跃阁非常羡慕的,他为自己的哥哥拥有这样的养父母而感到高兴,至少,在哥哥在世的时候,拥有爱自己的家人,他是幸福的。

  “尤里,亲爱的,他不是乔安,他是乔安的朋友”乔父拉着自己的激动的妻子说。

  “朋友?,怎么会这么象我们的安安”,老夫人尤里伸手抚摸龙跃阁的脸颊,眼里充满了浓情。

  微微也走了过来,抹着眼泪,轻拥着尤里,安慰她。

  老夫人尤里同乔父一样,纵使知道了龙跃阁不是他们的儿子乔安,可是看着这么酷似他们的死去的儿子的龙跃阁,还是没有办法平静自己的心绪。

  两个老人围坐在龙跃阁的两边,每个人拉着龙跃阁的一只手,眼睛紧紧的盯着龙跃阁,爱惜而又思念的眼神。

  小花看着这样的老人,心里很难过,人生最大的不幸,白发人送黑发人。

  可怜两位老人风烛残年了,真的是人间的悲剧。

  当两位老人的情绪恢复了一些的时候,微微和龙跃阁才把事情都讲述了一遍。

  小花听龙跃阁说,自己曾经有过一个哥哥的时候,也很惊讶。

  微微惊讶的首先问:“你说你的双胞胎哥哥出生就被医生骗说,夭折了,看来真的是一个阴谋”

  龙跃阁听到阴谋两个字,心里刺了一下。

  自己从小到大,身边因为长辈的恩怨,承受了很多的伤害和痛苦,甚至连累到自己的妻儿,如今,哥哥也是一样,刚出生就被偷走了。

  “乔爸爸,我想问一下,我的哥哥是你们在哪里收养的?”,龙跃阁问。

  一声乔爸爸,把刚刚收回眼泪的乔父又喊的动了情,泪眼朦胧的回忆。

  “我是一名警察,在A国做国际刑警,当年警署接到线报,说在边境截获了一批毒品还有一批被贩卖的妇女和儿童,我们到了那里的时候,看到了二十多名年轻的女孩子和四五个孩子被警察从一个船舱底部的铁箱子里救了出来。”

  “由于铁箱子空间拥挤,人又多,封闭了几天几夜,四个孩子死了三个,只有一个小婴儿被一个女孩一直抱着,而这个女孩正巧是哺乳期,正是因为这个女孩的喂食,这个小婴儿才得以活了下来,而这个小婴儿就是你的哥哥乔安”

  “虽然你的哥哥活了下来,但是那个抱着他的女孩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死去了,因为孩子太小,而,我的太太正好是刚生完我们的儿子卡尔,于是我就把孩子,也就是你的哥哥乔安带回了家,给我太太尤里喂养,我的太太同时喂养卡尔和乔安,非常的有感情,我也很喜欢这个东方的孩子,于是我们就收养了乔安”

  龙跃阁感激的握住了乔父的手,“谢谢您,乔爸爸”,他是在替自己的哥哥谢谢这个善良的欧洲老人。

  乔父疼爱的拍了拍龙跃阁的手背,继续说:‘为了感谢那个喂养过他,已经死去的亚洲女孩,我们为你的哥哥取了女孩的姓,乔,并且希望他一生平安,取名,乔安,后来卡尔也给自己取了一个中文的名字乔平,为了同弟弟乔安一样’

  龙跃阁点头,人生中有很多痛苦,也有很多恩情,那个死去的女孩,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喂奶给哥哥,才保住了哥哥的命,而自己却虚弱而死,乔家父母,自己已经有了儿子,还收养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给予了他一个家庭的温暖和关爱。

  “谢谢您,乔爸爸,乔妈妈,我替我的哥哥谢谢你们,因为有了你们,他拥有了最好的童年”,龙跃阁拥抱了乔家父母。

  龙跃阁的拥抱让两位老人,情绪激动,他们感谢上帝,在失去儿子的这些年后,还能够有机会看到儿子失散的兄弟,一个与失去的儿子一模一样的人。

  这一天,龙跃阁拉着小花陪了两位老人很久。

  当龙跃阁告诉两位老人,他们的家距离很久的时候,两位老人更加的高兴了,特别是当两位老人了解了龙跃阁还有一个儿子的时候,非常的兴奋。

  小花拉着老妇人尤里的手,说,过几天的周末,就会带龙阳来看他们。

  尤里高兴的手舞足蹈的,她说,他们的儿子卡尔40岁了,每天就是忙着工作,也不结婚,特别是乔安去世以后,卡尔变得更加的沉默,很少笑,尤里说,她很喜欢孩子,希望小花能带着孩子经常来。

  小花高兴的答应了。

  龙跃阁看着小花温柔的与乔母说着话,眼里都是情意,如果自己的母亲文韵还活着,该是多么的喜欢小花,他们婆媳一定也会象现在这样,温柔的说着悄悄话。

  这么想的时候,龙跃阁看着小花的眼神就更加的热烈了。

  而这个时候,微微也听出来了,原来龙跃阁和小花是夫妻,他们已经有了孩子,心里非常的失望。

  她多么希望龙跃阁能与她重续与乔安未完的情缘啊。

  微微的眼神热烈的迷恋的看着龙跃阁,让偶尔一瞥的小花心里一震。

  知道了自己和龙跃阁的关系,怎么微微还是这样的眼神呢?

  小花有些不舒服,小嘴撅了两下。

  小花这样的情绪让龙跃阁瞬间就发现了,“小东西吃醋了”

  龙跃阁暗笑了。

  ......

  告别了乔家,龙跃阁拉着小花坐在车里。

  “是不是吃醋了?”,龙跃阁搂着小花,笑着看着她。

  “吃醋?,为什么?”,小花装傻。

  “还装,刚才是谁的小嘴都要成小猪了”,龙跃阁轻捏这小花的小嘴一下。

  小花哼哼的装小猪要咬龙跃阁。

  两个人嬉闹一路到家。

  刚回到家,欧阳典就打来电话,说有一个国际警察盛军要找小花。

  小花听到“盛军”这个名字,非常惊讶,盛军,是自己在家乡临江的老邻居武岚阿姨家的哥哥,从小对自己就呵护备至,是一位非常温暖的哥哥。

  突然想起盛军,让小花瞬间就想起了自己在临江的生活和学习。

  她和龙跃阁的相识,也在临江。

  龙跃阁曾经说过,要回临江一趟,因为为了他而死的肖寒的父母和妹妹在临江,他想去看看。

  当龙跃阁恢复了记忆以后,他试图联系在临江的朋友莫云飞,但是惠民医院说,莫云飞已经失踪了很久了。

  这个消息让龙跃阁惊愕,他又试图联系在临江的肖寒父母,可是得到的消息,也是,肖家都搬走了,搬到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临江,他们的朋友,为什么都失踪了,出了什么事?

  难道文莱的阴谋和迫害,还没有结束吗?

  还有一件事情,一直也困扰着龙跃阁,自己的姑姑龙意希,自从奶奶去世以后,就联系不上了,当年自己的哥哥为什么会出生就被抱走,还骗自己的母亲说,孩子死了,自己的姑姑和奶奶一定知道真相。

  自己的奶奶不在了,那么姑姑是不是会知道呢?

  所有这些谜团,好像一张巨大的浓雾,让人看不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