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10章 乔家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128 2019-06-13 20:58:07

  听到龙跃阁要带着小花回临江,欧阳典非常的反对。

  小花刚刚经历过流产,绑架,欧阳典现在只希望女儿能留在自己身边,毕竟在这里,有欧阳家族,可以依靠。

  “跃阁不想带我去,可是我必须和他在一起”,小花拉着欧阳典的的手,撒娇的说。

  “是不是因为你的老邻居盛军找到了你,你想回去看看临江的朋友和同学了”,欧阳典疼爱的看着小花。

  “爸爸,你在跃阁面前千万不要提盛军啊,他吃醋很厉害的”,小花做着嘘的手势。

  自从盛军通过电话找到小花以后,几乎每天都要与小花通话和视频,这让龙跃阁非常的生气。

  盛军现在在国际的缉毒警署工作,从军多年的盛军是代表国内的缉毒警署参加此次国际联合缉毒活动中,在汇报会议,听到了暗黑组织的覆灭与一个女人的勇敢和智慧有着直接的关系,

  当汇报此次活动的警官,用大屏幕展示被这个女人杀死的文力和黑城的相片,并且播放了欧阳花的相片的时候,盛军惊呆了。

  屏幕上面的女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小花,小花不是被绑架杀害了吗?,竟然还活着,太好了。

  盛军热泪盈眶,从小到大,他一直陪在小花的身边,他早已经认定小花就是自己未来的妻子。

  当年因为参军,不能常伴小花的身边,而让自己的父母经常照顾小花,他对自己的父母说过,今生他只娶一个女人,就是小花,只要小花到了结婚的年龄,他就要迎娶她。

  可是世事难料,小花在17岁就被一个比她大十多岁的总裁霸占了,而这一切,自己的父母选择了隐瞒在外从军的他,直到他,很久也联系不上小花,母亲才选择告诉他真相。

  当时他正在集训,虽然心急如焚,但是不能回家。

  而等他几个月集训回来之后,小花已经离开了临江,据说找到了远在国外的父亲。

  由于军务的原因,他不能去国外追回小花,他只能祝福他的女孩幸福。

  直到他听到小花被绑架,被杀害,肢解,他整整病了十多天,他痛恨自己没有勇气,如果他去找了小花,小花一定会跟他回来。

  在盛军的心目中,小花是对他很依赖的,他觉得小花对他的感情,应该同他对她一样。

  盛军之所以参加缉毒警察就是因为知道了小花是被毒贩杀死的。

  他当时只有一个信念,为小花报仇。

  他放弃了大好的升迁的机会,主动要求到最危险的缉毒现场去,宁可从一名缉毒警察做起。

  没有人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他在缉毒的过程中,勇猛而拼命,抓获的毒贩,负过的伤无数。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小花。

  而正是因为他的优秀成绩,几年前,他参加了国际联合缉毒警署,成为一名国际的缉毒警察。

  两年前还荣升为警长。

  他见到了小花,他要见小花,他有一周的假期,他约了小花。

  小花也非常想念盛军,只是她想着要怎么跟龙跃阁说。

  龙跃阁的心眼儿小的令小花无语。

  ......

  周末的早上,龙跃阁和小花刚起床,龙跃阁就接到了微微的电话。

  希望龙跃阁来乔家一趟,说乔安的哥哥卡尔,很想见见他。

  龙跃阁和小花商量以后,就带着龙阳去了乔家。

  对于乔家父母,龙跃阁和小花有着共识。

  以后要经常来孝敬乔家父母,为了已故的哥哥,尽孝。

  由于两家很近,开车就几分钟,所以他们很快就到了乔家门口。

  他们没有想到,乔家一家竟然在院子里等着他们。

  “乔爸爸,乔妈妈”,龙跃阁拉着小花从车上下来,走向两位老人。

  老夫人尤里高兴的冲过来,抱住龙跃阁,然后又抱住小花。

  当看到缩小版的龙阳的时候,激动的双手捂着嘴。

  “这孩子多么象我安安的小时候啊,我的安安啊”,尤里流下了眼泪。

  乔父连忙安慰妻子,说:“不提伤心事,让我们的干儿子高高兴兴的”

  乔家父母第一次见龙跃阁就提出希望龙跃阁做他们的干儿子,以后多多的走动。

  龙跃阁和小花答应了。

  乔父拉着龙跃阁的手,说:“这是安安的哥哥,卡尔,我的儿子”

  龙跃阁看过去,一个非常英俊高大的男人正在盯盯的看着他。

  眼神无比的浓烈,激动。

  “你好”,龙跃阁被卡尔盯的有些不太舒服,主动的伸手同卡尔打招呼。

  卡尔没有握龙跃阁的手,而是突然的冲过来,紧紧的拥抱住龙跃阁。

  龙跃阁非常不习惯一个男人对自己这样的拥抱。

  何况还抱的这么紧。

  “嗯嗯,好了,好了”,龙跃阁有些尴尬,不得不推卡尔,想让他放开自己。

  乔父也看出龙跃阁的尴尬了,便拍了拍儿子卡尔的肩膀,说:“好了,卡尔,龙先生尴尬了”

  卡尔这次不舍的放开了龙跃阁,但是眼睛还是浓烈的盯着龙跃阁。

  龙跃阁皱了一下眉,他很不喜欢卡尔这样的亲热。

  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乔家其他人并没有感觉到龙跃阁的不快。

  大家很高兴的把龙跃阁一家迎进了屋子。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

  乔家父母很喜欢龙阳,拉着龙阳和小花问东问西。

  龙跃阁坐在他们旁边,看着小花和儿子阳阳,自豪的微笑着。

  相比之下,卡尔就很沉默,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盯着龙跃阁看。

  卡尔这种赤裸裸的眼神,令龙跃阁每次瞥见都很不舒服。

  这种感觉不正常。

  而微微的眼睛好不遮掩的全在龙跃阁身上。

  甚至看着龙跃阁的眼神出现了迷离,似乎在幻想。

  龙跃阁现在有些推翻之前想要经常来乔家的想法了。

  因为卡尔,因为微微。

  他们看着他的眼神,竟然是一样的迷恋和痴迷。

  龙跃阁觉得不舒服的很。

  小花当然察觉到了龙跃阁的不舒服。

  而且她也敏感的发现了卡尔的不对劲。

  微微迷恋龙跃阁是因为龙跃阁长的象乔安,龙跃阁令她想起丈夫,也可以理解。

  可是卡尔的眼神,绝不是哥哥思念弟弟的眼神。

  更像是一种爱恋。

  难道卡尔是一个同性恋,变态的迷恋自己的弟弟?

  这样的认知令小花和龙跃阁都不愿意接受。

  同时也觉得,这个家庭,也许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乔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