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07章 谁导演了这一切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766 2019-06-11 16:43:39

  微微听到小花说让自己和欧阳典合作一支舞蹈,来参加下个月的校庆,顿时心里激动的有些安耐不住,白皙的小脸红了几许。

  欧阳典想拒绝,但是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失望,任何人都能拒绝,只有小花,他不想,因为他知道,这是小花对自己爱的表现。

  所以纵使他不愿意,但是也还是接受了女儿的这种爱的表现。

  “好,那我们这段时候就一起练习一下,在校庆上,我们这个节目可是压轴的节目,我们要努力了”,欧阳典微笑着说。

  小花很高兴,父亲接受了,她还担心父亲会拒绝呢。

  更高兴的是微微,作为音乐人,能与欧阳典合作一曲舞蹈,还是在这么盛大的校庆上,这意味着什么,她非常清楚,虽然她不在乎名利,但是她在乎与欧阳典合作的机会。

  她很兴奋,眼神热烈而高兴的看着欧阳典。

  欧阳典比电视上看着更加的俊朗,儒雅,白皙的皮肤,迷人的容颜。

  瘦高的身材,完美的男人。

  微微看着这样的欧阳典,心里升起了一种久违了的情愫,那是一种怎么的情愫,她知道。

  难道她死了的心,还会复活吗?

  欧阳典却对微微没有任何的心理活动,他之所以答应就是为了不让小花失望。

  说完这些以后,正好上课的音乐也响起了,欧阳典就拉着小花走出了教室。

  出了教室以后,小花感觉到了父亲欧阳典的情绪有些低沉。

  “爸爸,你怎么了?”,小花抬头看着欧阳典。

  “小花,连你也要我,忘了你妈妈吗?”,欧阳典看着小花的小脸,有些失落的说。

  小花的小嘴和脸型非常象苟勒儿,侧脸也很象,欧阳典的手轻抚着小花的小脸。

  小花看着父亲欧阳典迷恋的眼神,就知道他又想起妈妈了。

  小花的心里狠狠的痛了一下,父亲总是走不出来,怎么办?,这样的父亲,让小花心疼。

  “爸爸,妈妈不希望你这么不开心”,小花觉得真的有必要好好与父亲谈谈。

  “谁说我不开心啊,我每天看着你,不知道我多开心”,欧阳典疼爱的轻抚着小花的秀发。

  “爸爸,我有自己的家庭,我也希望你有自己的家庭,妈妈已经走了,不要再挂念她,让她安心的走吧”,小花拉着父亲的手,漫步在校园的花园里。

  “人的感情是不由自己的,我的心都在你的妈妈身上,她离去了,我的那份情也跟着去了”,欧阳典说的是实话,他确实在苟勒儿之后,再也没有对任何的女人产生过情感。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我希望你能打开心门,先试着接触”,小花倚在欧阳典身边,边走边说。

  “你这个小媒婆做的真的是太霸道了,好,爸爸就听你的,不是要同那个叫微微的舞蹈老师排练舞蹈吗?,一个月的时候,我答应你,接触接触她,只是,感情不能勉强,如果一个月以后,我还是没有感觉,那你不许生气啊”,欧阳典站了下来,面对这小花说。

  “爸爸,我不会生气,我也没有一定要你找一个女人马上组成一个家庭,我只是希望你能试着接受,也许,会培养出感情”,小花拉着欧阳典的手。

  她不想逼着父亲,为了自己去许诺什么,毕竟,父亲的感情要由他自己来决定。

  欧阳典欣慰的看着小花,自己的女儿,真的,怎么看,怎么喜欢。

  这样的美丽优秀的女儿是勒儿顶着多少的压力,付出了多少不能想象的辛苦,为了他而生下的,他怎么可以在这一生里,再去爱其他的女人。

  他不能,也不想。

  .......

  下午的时候,龙跃阁开车到花阁学校来接小花。

  小花中午上班的时候,脸色不好,龙跃阁让她在家里好好休息,小花不肯,非要去学校看看。

  龙跃阁拗不过她,但是心里一直都担心着。

  小花上次流产,又遭受到绑架的惊吓,龙跃阁很心疼。

  虽然表面看起来小花没有什么事情,但是只有龙跃阁知道,晚上小花睡觉的时候,总是要他抱着才会入睡,而且有几次的梦里,他感觉到小花是做了噩梦了。

  面对两个悍匪,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怎么会不害怕,不留下心理的阴影呢。

  ......

  龙跃阁到教学楼的二楼的时候,看到了舞蹈教室里,一个孩子受伤了,而几个老师和校医正在忙碌着。

  “怎么了?”龙跃阁走进舞蹈教室。

  当龙跃阁走进舞蹈教室的时候,微微正在查看受伤女生的腿,她听到声音,抬头,看到了龙跃阁。

  当看到龙跃阁的时候,她惊呆了。

  这个男人不是自己的丈夫吗?

  微微的脑袋嗡的一声,她忽的一下跳了起来,扑向了龙跃阁,失去了理智一样的喊:“阿文,阿文,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龙跃阁正要问受伤孩子的情况,突然冲过来一个女人,一把就抱住了他,嘴里还激动的喊着,什么阿文.....什么的。

  龙跃阁很恼火,现在的女人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上次谈生意的时候,对方公司的一个女总裁就直接借故扑到他身上,现在这个女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这么不要颜面,

  世风日下啊。

  这么想的时候,龙跃阁就毫不客气的推开了女人。

  “干什么?”龙跃阁带着怒火的呵斥道。

  微微被龙跃阁狠狠的推倒在地,疼痛让她清醒了不少。

  “不是阿文,只是长的象的一个男人”,微微泪眼蒙蒙的望着龙跃阁。

  其他几个老师看见微微突然去拥抱龙跃阁,顿时就惊讶的蒙了。

  因为顾及到希儿和望儿,龙跃阁和小花的关系并没有公开,部分花阁学校的老师,都以为龙跃阁是小花的亲戚。

  毕竟龙跃阁的年龄同欧阳典差不多大。

  要知道龙跃阁和欧阳典可是花阁学校女老师们的男神,是他们梦中的情人。

  只是碍于这两个男神身份太高,而且又是她们的总裁和董事,只能在心里暗恋,不敢有所行动。

  但是这个新来的舞蹈老师竟然突然对龙跃阁做出这么大胆的行为,几个女老师明显的感到愤怒。

  小花和欧阳典接到老师的电话,说舞蹈教室里一个孩子练习动作的时候,受伤了。

  于是他们从花园里匆匆的赶往舞蹈教室。

  ......

  “你看,这是我的丈夫,你们长得真的很象”,微微知道自己的行为让龙跃阁误会了,她把脖子上挂的饰品打开。

  饰物内盒里有一张相片,是她和丈夫曾经的合影。

  龙跃阁皱着眉头,瞥了一眼,女人胸前的相片。

  就是这一眼,使得龙跃阁瞬间就愣住了。

  虽然相片中的男人比自己现在要年轻一些,但是,他还是非常的清楚的看清了,这个男人分明就是自己,而且是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

  “他现在在哪里?”,龙跃阁伸手把女人胸前的饰品抓在手里,盯着女人,严肃的问。

  “他去世了,他是一名A国的军人,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牺牲了”,微微痛苦的说。

  龙跃阁沉默的低下了头,他想起了一些往事:

  龙跃阁曾经听母亲文韵说过,他有一个双胞胎的哥哥,比他早半个多小时出生,当时因为文韵大出血,又是早产,龙意洲出差,不在身边,只有龙意洲的姑姑,奶奶,在她的身边。

  当文韵拼死的生下两个孩子后,就昏迷了,等醒来,是小姑子龙意希告诉她说,双胞胎中的哥哥生下来就死了,而龙跃阁还在保温箱中,生命垂危。

  文韵当时痛苦不已,哭闹着一定要见孩子,小姑子就把龙跃阁抱了过来。

  而文韵一见到龙跃阁就一直抱着不放手,直到当天晚上,龙意洲赶回来。

  看着相片中同自己酷似的男人,龙跃阁陷入了沉思,难道当年自己的哥哥并没有死,而是被人带走了,骗母亲说孩子已经死了。

  如果不是当年,母亲抱着自己不撒手,是不是自己也会被带走,到底是谁,导演了这些。

  当年父亲龙意洲不在旁边,后来才赶到的,而姑姑和奶奶都在,难道是她们干的,只是,为什么?

  自己的哥哥被谁带走了,是舅舅文莱吗?

  看来这一切,需要找隐居多年的姑姑龙意希问一问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