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06章 惩罚自己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618 2019-06-11 16:42:58

  吃完午饭,小花坐车去花阁艺术学校。

  欧阳典已经在学校了,他昨晚提心吊胆的等着龙跃阁和霍黑把小花送回家,终于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小花,希儿和望儿也没事,悬着的心总算是可以放下了,看着龙跃阁抱着小花进卧室,也就忍着想和小花说说话的冲动,没有去打扰他们。

  “爸爸”,小花看了一圈学校的情况以后,来到欧阳典的办公室看他。

  欧阳典看到小花的脸色不是很好,似乎有些疲惫,心里沉了一下,他总是觉得龙跃阁对小花太过饥渴了,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不是总要在床上表现。

  在欧阳典看来,小花17岁就被大11岁的龙跃阁占为己有了,心里总是一根刺,17岁,人生才开始而已。

  做父亲的永远都认为女儿是自己的心肝宝贝,他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受到一点欺负,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小花对龙跃阁的爱包含了她对男人所有的幻想,龙跃阁是她的初恋,是她的港湾,更是她归宿,小花是真的非常非常的爱龙跃阁,只是,小花的表现很含蓄,欧阳典,甚至是龙跃阁都不一定知道。

  “你也快30了,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能总是由着跃阁这么折腾,毕竟你的身体跟他的身体是比不了的,你的心脏不能太劳累”,欧阳典心疼的拉着女儿的小手,说。

  欧阳典的直白让小花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小花知道这是父亲对自己深深的爱。

  “知道了,爸爸,我会爱惜自己的”,小花把欧阳典的手握着,父亲的手很漂亮,这是一双钢琴王子的手。

  自从妈妈去世以后,欧阳典对小花的爱,就象是爱自己的眼睛,甚至欧阳典不自知的把对苟勒的那种爱也全部的转移到了小花的身上。

  很多的时候,欧阳典还拿对希儿和望儿的疼爱来对待小花。

  小花很感动,同时也一直在想,父亲真的还很年轻,他应该有更好的未来,而不是就这样为了自己,为了痛苦的回忆,度过一生。

  .......

  “爸爸,我今天请了一位舞蹈老师,为我们舞蹈班的孩子排练,你陪我看看去”,小花笑着说。

  欧阳典笑着点头,只要是小花在,他愿意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小花看着欧阳典,温柔的为父亲整理了一下白色的衬衣。

  “爸爸好帅”,小花欣赏的笑着

  “老了,帅什么帅”,欧阳典轻抚了一下小花的秀发。

  “44岁就说老啊,龙跃阁40岁,还总说自己是小伙子呢”,小花将欧阳典的手臂楼在怀里,头靠在父亲的肩膀上。

  “我可跟跃阁比不了啊,他看起来还真的就是小伙子的样子”,欧阳典苦笑着说。

  龙跃阁现在的年龄是男人最好的年龄,尤其的成熟有魅力,有几次,欧阳典和龙跃阁在宴会上,很多的女人对龙跃阁的追逐,好像是狼看到了肉,让欧阳典很担心。

  他除了相信自己以外,不相信任何男人的定力。

  但好在龙跃阁是真的不理会外面的那些莺莺燕燕的,欧阳典在这点上,对龙跃阁还是很满意的。

  一个能控制住自己的男人,应该是一个好男人。

  当然,欧阳典认为,如果龙跃阁在和小花的房事上,再多控制点就更好了。

  “爸爸,你真的非常的儒雅,帅气,只是你自己的心态总觉得自己老了”,小花心疼的说。

  心里更坚定要为爸爸寻找幸福的决心了,今天这位,就是她千挑万选的舞蹈老师,微微,就是为了自己的父亲准备的。

  ......

  进入到舞蹈教室的时候,小花特意拉着欧阳典在门外,透过玻璃门,看着微微老师对孩子们的舞蹈训练。

  微微,27岁,是一位混血的漂亮女孩,有过一段很短暂的婚史,她的新婚丈夫是军人,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牺牲了。

  微微是一位舞蹈老师,小花之所以会选中她,是因为她对已故丈夫的深情打动了小花。

  微微在22岁的时候,丈夫牺牲,这些年她一直主动的照顾着丈夫的父母和家人,放弃了自己到国外进修的大好机会,而且拒绝了很多的追求者。

  花阁学校招聘舞蹈老师的时候,微微来应聘,小花看到微微的简历的时候,很震惊,这位多次在国际上获得舞蹈大赛的年轻女孩,竟然只是想留在M国做一个收入一般的舞蹈老师。

  但小花问微微,你有这么好的条件和平台,为什么甘心应聘这么普通的舞蹈老师职务的时候,微微低下了头,她跟小花讲述了她的故事,留在M国,就是为了更好的照顾已故丈夫的父母。

  小花非常的感动。

  她觉得,一个懂得孝道的人,一定是一个好人。

  而且这么多年了,还是不忘自己牺牲的丈夫,是一个多么长情的人啊,这一点真的与父亲欧阳典非常的象。

  当时小花的心里,就动了一下,如果这个女孩可以跟自己的父亲在一起,他们将是多么的幸福。

  只是不知道,微微会不会在意父亲的年龄,毕竟父亲比她大了17岁。

  .......

  “她好美”,小花在门外看着微微的舞蹈,真心的赞许。

  “恩,跳的很好,非常优秀的舞蹈老师,小花,你很有眼光”,欧阳典不明所以,以为只是一个小花选的舞蹈老师,同样觉得这个老师舞蹈跳的的确很好。

  下课了,小花拉着欧阳典推门进入到舞蹈教室。

  “校长好”孩子们看到欧阳典和小花进来,都很有礼貌的主动问好。

  “孩子们好”小花和欧阳典对着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心情无比的愉快。

  这些孩子很多都是贫困家庭的孩子,还有很多孤儿院的孤儿,教育改变了他们的人生,使她们自信而健康。

  欧阳典每次看到这些孩子,总是会想起自己的女儿在小的时候,如同孤儿一样困苦的生活,而那个时候,自己没有在她的身边,保护她。

  “欧阳校长”,微微看见小花进来,高兴的打招呼。

  当她看到小花身后的欧阳典的时候,惊呆了,这不是自己的偶像,钢琴王子欧阳典吗?

  小花当然注意到了微微热烈的眼神,心里暗暗高兴。

  “微微,这是我的父亲,欧阳典,是我们学校的董事”,小花不失时机的介绍。

  微微有些激动,她从小就很喜欢欧阳典,他的钢琴曲,她收集了很多,特别是欧阳典创作的很多曲调悲伤,优雅的钢琴曲,陪着她度过了最难的那几年。

  “欧阳典老师,您好,我,我是微微,我是您的粉丝啊”,微微主动伸出了手。

  欧阳典笑了笑,很多人都认识他,很多人都是他的粉丝,这样的话,他几乎每天都在听,只当是客套,礼貌的点头,伸出手,轻握了握微微的指尖。

  “微微,我们下个月校庆,你能与我父亲合作一个节目吗?,我父亲创作了一个新的曲子,我觉得特别的适合你伴舞”,小花亲昵的拉着微微的手,说。

  微微和欧阳典,同时的愣了一下。

  欧阳典的心里沉了一下,看来自己的女儿也要给自己做媒了。

  这些年,欧阳家族所有的人,几乎都给自己做过媒,尤其是父亲欧阳峰和大哥欧阳京,都成了媒婆了,各种的软磨硬泡,各种偶遇,各种套路。

  可是欧阳典都是一律拒绝,他不会接受任何的女人,他根本没有办法忘了苟勒儿。

  其实欧阳典拒绝相亲,拒绝女人,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原因是在惩罚自己,惩罚自己轻易的相信所谓的朋友,相信自己的继母,就是因为他的轻信,没有亲自去找寻苟勒儿,使得苟勒儿的生活过的生不如死,使得自己的女儿的童年困苦不堪。

  欧阳典一直生活在自责和痛苦中,他用这种方法来赎罪,虽然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