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03章 一枚剧毒的花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237 2019-06-09 21:36:05

  “妈妈”,望儿在确认了那几个男人走远了以后,轻轻的敲门。

  小花听到望儿的声音,激动的立刻开了门。

  “望儿,你没事吧?”,小花一把把儿子搂进怀里,她后悔让儿子离开自己去山口打电话了。

  万一,望儿被黑城他们发现了,后果.....她不敢想。

  毕竟望儿只有七岁,只是一个孩子。

  “妈妈,我没事,他们没有发现我”,望儿感觉到妈妈抱着他的身体在颤抖。

  妈妈害怕了。

  “妈妈不让你离开了,我们要在一起”,小花现在后怕的厉害。

  三个儿子就是她的命,她不能失去他们。

  “妈妈,不怕,我已经给爸爸打过电话了,虽然信号不好,但爸爸应该听懂了,我还给他发了位置”,望儿回抱着小花,小手一直在轻拍小花的后背。

  来自于儿子的安慰,让小花觉得无比的欣慰。

  儿子长大了。

  “爸爸就算过来也要一两个小时,我们不能在这里等着,只要黑城他们找不到文力,马上就会返回来的”,小花轻抚望儿布满汗珠的小脸。

  “妈妈,我听你的,我不怕”,望儿目光坚定的看着小花。

  “好,我们现在马上到停车的地上,开车跑”,小花说。

  “可是我们没有车钥匙”,望儿着急的说。

  “我在文力身上找到了一把车钥匙,只要到了停车场,应该能知道是那辆车”,小花从裤兜里拿出一把车钥匙。

  除了手枪,匕首,文力兜里的东西,小花都拿了出来。

  应该都会有用。

  小花当时看着这些东西的时候,想。

  “好,我去叫醒希儿”,望儿跳上床。

  为了防止希儿突然被叫醒,大喊,望儿捂住了希儿的口鼻。

  希儿懵懂的醒了,接着望儿又叫醒了露露。

  露露看着小花和望儿紧张的表情,还有屋里昏黑的夜色,害怕的哭了起来。

  希儿已经听了望儿的简单描述,正紧张小心的不发出声音。

  突然听见露露的哭声,顿时吓了一跳。

  “嘘”,希儿一下子捂住了露露的口鼻。

  露露本来就害怕,希儿突然冲过来狠狠的捂住她,她就更害怕了。

  “哇”,一声大大的哭声传了出来。

  在这寂静的夜里,这声突然的大哭,瞬间让小花母子三人吓得汗毛都立了起来。

  “别怕,露露,乖,不怕”,小花迅速放下手里的钥匙,抱住了大哭恐惧的露露。

  露露的情绪并没有因为小花的拥抱而缓解,反而因为小花不由自主的紧张情绪而更加的害怕。

  女孩子尖利的哭声,划破了夜空。

  小花觉得,糟了,要出事了。

  果然,孩子的哭声,使黑城的脚步停了下来。

  女孩子的哭声?

  欧阳花的屋里不是应该是两个男孩吗?

  黑城开始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了。

  “马上回去”,黑城霍然转身,扑回小花的房间。

  “妈妈,糟了,他们回来了”,望儿趴在门缝上,轻声的说。

  “你们马上上床,装刚被吵醒的样子,不要轻举妄动”,小花赶紧快速的说。

  当希儿,望儿冲到床上,刚盖好被子。

  “忽”,房门就被推开了。

  黑城和几个男人一脸凶像的站着门口。

  露露被吓坏了,哭声更大了,小身体一直在颤抖。

  一个男人迅速的打开了灯。

  黑城踏进了屋子。

  瞬间的灯光,让小花的眼睛蒙了几秒。

  黑城看着床边抱哄着一个大哭小女孩小花,眯了眯眼睛。

  “不好意思,孩子醒了,哭了,吵到你们了”,小花带着歉疚的眼神看着黑城。

  同时温柔的安抚着露露的情绪。

  “怎么变成三个孩子了?”,黑城的眼神深了几许。

  他很肯定,刚才屋里只有两个孩子。

  男女他没看清,但是数量,他可以肯定。

  “就是三个啊”,我的两个儿子,还有他们的一个小同学。

  小花惊讶的回黑城。

  如果不是黑城对自己的记忆力深信不疑的话,几乎要相信小花的表情了。

  黑城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有问题。

  几个大男人深更半夜突然闯进来,任何女人都会惊恐,这才是正常的反应。

  而这个女人,是不是太镇定了。

  这种镇定一定是为了掩盖某种惊慌。

  那么她惊慌什么呢?

  难道她知道了.....。

  而,这时,黑城突然发现了床边的一串钥匙。

  钥匙链上一个装饰的烟斗,让他愣了。

  这是文力的钥匙。

  这钥匙上面有地下货仓的钥匙,如此重要的钥匙,文力从不离身。

  而且是系在裤腰带上的,不会摘下来。

  “这钥匙,谁的?”,黑城阴沉沉的走到小花面前,慢慢的拿起来钥匙。

  小花心里暗惊,刚才着急,忘了把钥匙藏起来了。

  黑城一定是认出来这把钥匙是文力的了。

  “这钥匙啊,是文力的,之前孩子要看这钥匙上的小烟斗,文力就拿下来给孩子玩了,你不说,我还忘了呢,明早还给他”,小花轻拍露露的后背。

  露露已经不哭了,但还是害怕的把头缩在小花的怀里。

  “文力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黑城盯着小花的脸。

  灯光下,小花的脸似乎苍白了一些。

  而床上的两个男孩,明显的假意的闭着眼睛。

  她们在瞒着什么事情。

  黑城慢慢的环视着这件小小的房间。

  果然,床边的柜子边,有一抹血迹。

  小花这时也看到了这抹血迹。

  看着黑城想要走到柜子旁边。

  小花把露露放到了床上,下了地。

  黑城感觉到小花突然下了地,回头看着小花。

  小花只是一瞬间就用手里的手枪抵住了黑城的腹部。

  “不要乱动”,小花耳语的对黑城说。

  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

  在门口的手下看来,似乎小花是突然对他们的城哥,投怀送抱了。

  而且女人的脸上还挂着如此迷人的微笑。

  这个女人是不是太.....,这还当着孩子的面。

  “你想干什么?”,黑城万万没想到,一个这么柔弱的女人,竟然这么镇定的当着他的手下的面前,用手枪抵着他。

  “你让你的手下离开,我有话跟你说”,小花继续温柔的靠近黑城。

  好像要投入他的怀抱。

  眼神还有些责怪的瞥向门外的黑城手下。

  仿佛是责怪他们没有回避。

  几个手下果然有几个故意偏下了头。

  黑城已经非常惊恐的发现了。

  这个女人真的不是一般的女人,她太善于伪装了。

  当他余光在看柜子的时候,隐隐的生出一丝寒意。

  柜子里,难道是文力的尸体?

  这个女人把文力......杀了?

  “你不让他们马上离开,我们就一起死”,小花微笑着说。

  黑城这时候再看小花的眼眸,心底的寒意更甚。

  这个女人是一枚剧毒的花,美丽却非常危险。

  令人不寒而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