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02章 斗智斗勇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48 2019-06-09 12:58:57

  小花在中年男人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杀机。

  小花迅速的做着判断。

  霍黑说过,暗黑组织的核心人物,除了文力,还有一个老奸巨猾的黑城,跟随老四多年,更有城府。

  黑城不会为了死了的老四得罪霍黑。

  眼前这个男人的年龄和对文力直呼其名的态度,都显示了他与文力的位置相当。

  那么这个人应该就是黑城,而黑城为什么会突然来。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黑城知道了文力绑架了自己。

  文力不可能告诉他,只能是霍黑从下午开始就因为自己和孩子到了这个没有信号的地方,联系不上而到处找自己,可能会去找黑城。

  但是霍黑没来,说明黑城没有告诉霍黑实话,而黑城自己带着人来了,目的只有两个:

  一,看文力杀了自己没有?

  二,如果没杀自己,他会怎么做?

  现在黑城眼里的杀机是为了什么?

  他并不知道文力已经被自己杀了,那么他要杀自己,不是为了报仇,是为了什么?

  小花突然想起文力手机上,自己现在是在暗黑组织秘密的中转站,地下有很多毒品和不能为人知的东西。

  而自己已经被文力带到了这个地方,一旦自己出去,这个地方就会暴露。

  那么黑城眼中的杀机,就是怕这个地方因为自己的出去而暴露。

  小花想到这点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活着的几率将变得很小。

  黑城不是文力,文力会杀了自己,但不会杀孩子们,因为文力的目的是为老四报仇,他对孩子们没有杀意。

  但是黑城不同,黑城是为了巨大的利益,他对任何人都没有感情,眼里只有利益关系,谁损害了他的利益,他就会杀谁?

  所以这次如果黑城杀了自己,孩子们也会死。

  小花强迫自己冷静,她要做好一切准备,自己可以死,孩子们不能死。

  小花带着迷人甜美的微笑说:

  “这次活动孩子们玩的很高兴,文力说了,他和吴克校长是朋友,推荐的这个旅游的地方,真的很有心,谢谢”

  黑城愣了一下,眼前这个小女人如此的自然和镇定,难道文力没有对她说什么威胁的话,反而还与她聊的很好?

  或者这个女人在伪装?

  一个没见过什么风浪的乖乖女,应该不会有这么深的定力。

  黑城见过很多象小花这样的贵族千金,都是或高傲,或单纯。

  这个女人比霍黑小了二十多岁,而且大儿子都十几岁了,也就是说这个女人不到二十岁就跟了霍黑。

  能嫁大那么多的男人,而这个女人的家庭又是名门望族,不缺钱,不缺名,那么只能说这个女人好骗而单纯。

  黑城现在给小花的定义是单纯的傻女人。

  也许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记得这个位置,还以为是夏令营的基地。

  特别是听了小花刚才的话,再看小花一脸甜美乖巧的模样。

  黑城的杀机少了一半。

  “霍黑联系不上你和孩子,找到我,我给文力打电话,才知道他来夏令营看你们了”,黑城露出慈祥的笑脸,只是笑容不在眼里。

  “哦,我们玩的太高兴了,忘了联系他了,他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吗?”,小花故意睁着大眼睛天真的问。

  黑城阅人无数,但是他没有看出来小花的伪装,反而觉得这个女人的眼睛无比的干净。

  难怪老四被迷的死去活来的。

  想到老四,黑城的心震了一下。

  不对,单纯的女人怎么会游戏在两个男人之间,还让两个男人都死心塌地呢?

  越表面上看起来单纯的女人,心思越是复杂。

  文力去哪了?

  先等等?

  黑城打消了马上送小花回去的想法,他想先找到文力,看看文力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信号不好,没事,一会我给霍黑打个电话,告诉他你们睡了,明天一早,你们就联系了”,黑城盯着小花,眼神如刀般锋利。

  一般的人面对黑城这样的眼神,如果有什么事情,早已经吓得心虚了。

  可是黑城不知道,小花曾经面对过多少这样的眼神,面对过多少这样的风浪。

  霍黑几乎每天都在训练小花面对危险时候应该具备的能力。

  因为霍黑总是担心老四会再次的劫走小花,未雨绸缪。

  而欧阳典和龙跃阁,则强迫小花接受专业教练的防身术训练。

  否则小花也不会对文力一击即中。

  当然原来霍黑也想让小花学会打枪,但是当他惊讶的发现小花的枪法非常好的时候,才知道,老四以前一直在训练小花的枪法。

  老四以前教小花枪法是为了小花跟着他东躲西藏,面对各类人渣,能够在他顾及不到的时候,可以自保。

  所以小花现在的淡定,一半来自于她的心里承受定力,另一半来自于她一直以来的训练。

  其他贵族大小姐怎么能跟小花经历过事情相比呢?

  “那好,明天见”,小花微笑说。

  小花不想多跟黑城说话,她怕黑城发现床上躺着的孩子有一个女孩。

  黑城应该知道自己有两个儿子,如果他发现孩子少了一个男孩,一定会问,自己会很麻烦。

  小花也同时担心,床上的两个孩子会突然醒过来。

  一切都在惊恐的险境中。

  “好,你们也休息吧”,黑城又看了床上的两个孩子一眼,带着人转身。

  小花没敢马上关门,怕引起怀疑,等黑城他们走了一段距离以后,才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夜色里,没人注意到小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小花现在特别担心望儿,他会不会躲起来,会不会被黑城发现。

  其实小花不知道的是,霍黑对于望儿的培养和训练是按照特种兵的方式来强化教育的。

  也许霍黑想到望儿骨子里的那种戾气和狠辣,必须要有一个适合他的地方,让他得到发泄和约束,而特种兵非常适合望儿。

  事实也证明,霍黑的教育是非常正确的。

  七岁的望儿已经具备了成人的敏锐和胆识。

  而望儿性格中的偏执和暴躁,在与人相处的时候,表现的非常明显,他只顾自己的感受,很少考虑别人。

  但是在小花的责任意识,人生观教育的不懈坚持下,望儿在不断的变化。

  虽然还是不断的打架,但是打架的原因已经从惹我就打你,发展成为见义勇为性的打架了。

  虽然老师们还是觉得望儿好斗,暴躁,但小花还是发现望儿的可喜进步的。

  而霍黑和小花对望儿共同的训练就是在发现问题以后,先冷静分析,再沉着应对。

  而这种训练,显然对望儿今天的行为产生了极大的作用。

  现在的望儿正在潜伏的观察黑城。

  如果不是之前的训练,以望儿的冲动,当他第一时间发现黑城敲开妈妈的房门时,他就会冲过去用手里的匕首捅过去。

  但几年的训练,使他学会了等待。

  虽然他心里担心妈妈会受到伤害。

  等待中,他看到自己的妈妈与那个男人斗智斗勇,成功的把那个男人骗走了。

  他的心也放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