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九十五章 有进无回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669 2019-06-04 15:50:41

  老四几次的试探,霍黑都支支吾吾的,不告诉小花在哪里。

  老四非常焦虑和生气。

  虽然他已经知道了小花在精神疗养院里,但是他不能直接去,否则不是不打自招的承认自己每天都派人跟踪着小花了吗?

  于是老四决定,既然不能正大光明的去,那就偷偷的去看小花,如果小花真的谁也不认识了,不如就提前实施计划,把小花先带走,两个孩子也得找机会都带走。

  老四查到龙跃阁基本都会在疗养院的病房里陪着小花,如果见小花,必须把龙跃阁调走。

  正好有一个项目可以用上了。

  ........

  秘书给龙跃阁打电话,新建的项目出了大事,急需龙跃阁亲自处理。

  于是龙跃阁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疗养院。

  老四自然也接到了龙跃阁离开的消息。

  老四带着几个保镖到疗养院的时候,被门口的保安拦下了。

  每一个探视的家属必须持卡进入,而且必须经过安检。

  交涉了半天,老四也没进去,惹的老四非常生气,近在咫尺,可是见不到小花。

  硬闯容易惊动警察,不行

  看来偷偷看小花的计划是行不通的。

  ......

  霍黑接到老四的电话,说想见孩子。

  霍黑当然会答应。

  “能不能让我见见小花”,老四看着希儿和望儿玩着模型飞机,转头对霍黑说。

  “嗯,龙跃阁不想让你见,你这样我也难做”,霍黑为难的说。

  “那就不告诉他,你偷偷带着我去”,老四说。

  “小花住的医院管理非常严,病人的亲属必须持卡进入,只有龙跃阁才有卡,也只有龙跃阁才能带我们进去”,霍黑说

  “那你能跟龙跃阁,带我看看吗?,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关心她”,老四有些急切的说。

  “行,我找个机会试试”,霍黑稍显为难的说

  ......

  一周以后,霍黑告诉老四,龙跃阁把探视的卡给他了,因为龙跃阁要出差几天,让他这几天照顾小花。

  老四非常高兴,龙跃阁不在,就更好了。

  “一个卡只能带一个人进”,疗养院的保安严肃的说。

  老四的保镖愣了一下,不让进,老四的安全怎么保护。

  老四也在犹豫,霍黑,不能让他放心,保镖必须进。

  霍黑拿着卡,给了老四,说:‘你带一个人进,在五楼的最里面的病房,小心点,不要刺激到小花’

  “好”,老四很高兴,拿了卡,带着一个保镖,今天到安检口。

  “危险品不能带进去”,保安通过安检,发现老四和保镖的身上都有武器。

  老四随身都带着一把手枪,还有一把刀,看到武器被安检出来了,只好,把武器交上去了。

  老四的身手非常好,保镖更是不用说,所以即使没有武器,想要控制住他们,没有十几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即使武器上交,老四也并不担心。

  ......

  老四带着保镖坐电梯上了五楼。

  五楼非常的安静,静的只能听到他们的脚步踏到地毯的声音。

  “怎么这么静?”,老四的保镖轻声问

  “都打镇定剂,肯定静啊”,老四听霍黑说过,如果小花不打镇定剂,就歇斯底里。

  “哦,最里面那个房间吗”,保镖走在前面问

  “对,拿卡开门,小声点”,老四说

  保镖把卡放在门的感应器上,滴滴的响了好几声,门也没打开。

  “我来吧”,老四有些烦躁的把门卡拿过来。

  可是,试了两次,也没打开

  正当老四很着急的再次试验门卡的时候,房间里传来了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喊叫声,可能是由于经常喊的原因,嗓子都是哑的,老四也不确定是不是小花。

  女人的喊声引来了医生和护士,他们开了房门以后,老四透过瞬间开着的房门,看到了房间的床上绑着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的,挡住了脸,身形同小花很相似。

  “不能进”,护士严肃的把老四他们挡住了门外。

  “她怎么样了?”,老四已经认定病房里的女人就是小花,听到小花的哀嚎,老四心如刀绞。

  “这个病人病的很重,有自残的现象,你们今天不能见她了,她情绪不稳定,不适合见人”,护士说完就关上了门。

  老四隔着房门,听到里面的医生护士说:“按着按着,打镇定剂”,还有小花沙哑的嚎叫。

  老四很想冲进房间里,抱住小花,小花一定非常害怕。

  龙跃阁的眼里从来只有生意,他根本就不爱小花,只有我,我可以为了小花放弃一切,哪怕是我的生命。

  “我必须马上见到小花”,老四的情绪在听到房间里小花的嚎叫开始,就乱了。

  “我们还是回去找霍爷,看看怎么才能让我们见一面”,保镖看着老四的情绪失控了。

  .......

  霍黑听到下楼的老四说,小花又犯病了,很着急,对着门口的保镖说:“你再让我进去一次,我就看看她就行,就看一眼”

  “这个.....”,保安很为难。

  “我知道一天只能探视一次,可是刚才我们的门口不好用了,没打开,我们根本就没看见病人”,霍黑着急的跟保安解释着。

  “那行,你自己进去吧,快点出来”,保安开了恩。

  老四一看霍黑要单独进疗养院去看小花,顿时着急的拉住霍黑说:“我也去,黑哥,带我去”

  霍黑为难的看了保安一眼,勉强的试探说:“兄弟,让他去看一下吧,这是病人的哥哥,才回国,一直没看到,担心啊”

  “不行,我都犯错误了,让你进去,不要给我找麻烦”,保安当场就拒绝了。

  “下次,下次,你在来看”,霍黑没办法就对老四说。

  老四急了,直接就拉着霍黑没松手,说,:“今天无论如何我要进去看看小花”。

  霍黑被磨的没有办法,就直接打了一个电话。

  老四听了几句,好像是给疗养院的某位医生打的电话,请求能多带一个人进到病房,看小花。

  过了一会。

  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医生走了出来。

  “让他们进来吧,我正好有病人的事情要跟家属说”,眼镜医生对保安笑着说。

  保安于是终于点头同意了。

  霍黑带着老四,跟着眼镜医生走了进去。

  老四出了一口气,终于进来了,可以见到小花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老四也想不起来保镖了,一心只想着见小花的事情了。

  霍黑走在老四的后面,心里冷笑着,“费尽心机的准备,让你有进无出”

  医生和霍黑把老四夹在中间,一路坐电梯向上。

  老四没有丝毫的怀疑和警觉,因为眼镜医生正在跟他很严肃的讲小花的病情,老四听的注意力非常的集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霍黑在他的身后,手里多了一把刀。

  .......

  走到病房的时候,医生用门卡开了门。

  随着咔的一声,门开了,老四跟着医生走进病房的时候,就感觉病房里的光线暗了很多,他注意到是窗户的窗帘都拉上了。

  “嘘,小声点,病人刚睡着”,眼镜医生小心翼翼的提醒,打消了老四刚刚升起的一丝警惕。

  模糊中,老四看到病床上的一个女人背向着他,蜷着身体,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小花,宝贝,我来了”,老四心急如焚的冲到病床前,迫切要看看小花现在的状态。

  当老四冲到病床边的时候,后面的霍黑一个健步冲了过去,手里的尖刀刺向了老四的。

  与此同时,床上的人,忽然转身,一把尖刀刺进了老四的前胸。

  “啊”,老四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得刚要大叫,嘴就被一个毛巾捂住了,一股酸酸的味道瞬间灌入老四的口鼻。

  同时,老四感觉前胸的尖刀又扎了第二刀,窜出来的血,崩了老四一脸。与此同时,他的背后也深深的挨了一刀。

  虽然突然受伤,但老四凭着多年刀头舔血锻炼出来的敏锐性,还是抬起一脚把面前男扮女装的杀手踢飞。

  但是转身想要挣扎的时候,麻醉药已经开始起效,昏迷的厉害,一头栽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