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九十四章 小花得了精神病?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196 2019-06-03 19:57:58

  小花的孩子没有保住。

  相对小花的身体而言,小花的精神受到的刺激很大。

  连着几日的不吃不喝,把大家愁坏了。

  ........

  “查到了,是保姆小青”,龙跃阁接到了警察的电话,心里异常的堵,竟然有人可以在家里给小花下药,这种手下,同以前的文莱一模一样,当初,阳阳小的时候,文莱就曾经收买了保姆,给阳阳下药,想要毒杀阳阳。

  “小青?,怎么会?,那是我从家政公司介绍的,说这个孩子手脚利落,干活很好,最会照顾孕妇了”,欧阳典没有想到自己千挑万选的保姆,竟然会下毒害小花。

  “无孔不入,防不胜防啊”,霍黑叹气说。

  “知道是谁吗?,是不是老四?”,龙跃阁压抑着怒火。

  “虽然没有证据,但只有他”,霍黑眯起了眼睛。

  “霍黑,你上次说的计划要尽快实施”,欧阳典自从上次听了霍黑跟他说的老四的事情以后,心里总是很不安稳。

  老四就象一颗定时炸弹一样,如果不引爆,放在身边就是危险。

  龙跃阁听欧阳典这么说,愣了一下,看向霍黑,皱眉问:“黑哥,你想干什么?”

  霍黑听龙跃阁这么问,想了一下,既然都说出来了,不如就告诉龙跃阁吧:“我计划杀了老四,永绝后患”

  龙跃阁听了霍黑的话,心里惊了一下。

  本来想到希儿和望儿,龙跃阁并不想致老四于死地,可是现在的老四,竟然下毒害了小花肚子里的孩子,他明明知道小花的身体不好,这次流产,小花的精神和身体遭受了多大的打击,恐怕要很久才能够平复。

  想到自己那个未出生就被害死了的小女儿,龙跃阁的心一片冰凉。

  “算我一个,他不死,我们没有好日子过”,龙跃阁沉沉的说了一句。

  霍黑点点头,靠近龙跃阁,说:“我的计划是这样........”

  .......

  半个月以后,小花出院了,在龙跃阁精心的照顾下,身体恢复的很快。

  “我要把小阁阁安葬起来”,在车里,小花靠在龙跃阁的怀里,难过的说。

  “我已经买了墓地了,无论她有没有生出来,都是我们的宝贝,我们都会记住她”,龙跃阁想到小花流掉的孩子。

  四个月的孩子已经成型了。

  龙跃阁的心里充满了恨,自己女儿的惨死,小花遭受的痛苦,必须血债血偿。

  .......

  老四安排了一个晚宴。

  邀请霍黑和龙跃阁一家,还对霍黑说,希望把希儿和望儿带来,毕竟半个月没有见到孩子了。

  霍黑在电话里说,小花流产了,身体很不好,孩子可以去,但是小花去不了了。

  “小花现在怎么样了?”,老四着急的问,心里很担心,难道小花的身体不好了吗?,手下不是说小花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吗?

  “哎,小花这回受了刺激,不吃不喝的,我怕她熬不过去啊”,霍黑故意的这么说。

  关心则乱,小花就是你老四的劫难。

  听了霍黑的话,老四果然乱了,马上命令手下,仔细的了解,小花到底怎么了?

  .......

  “怎么不回家?”小花看着车子不是往家里开,问龙跃阁

  “家里孩子多,乱,怕影响你休息,我们好久没有过二人世界了,我们在一起,当度一个蜜月”,龙跃阁搂着小花,亲了一下。

  小花笑了,小脸有些红了,自从怀孕以后,龙跃阁一直都没有碰过自己,以龙跃阁那样的体力,是不是憋不住了。

  “现在还不行,医生说要过一个月”,小花低着头,轻声的说

  龙跃阁抬起小花的小脸,笑着说:“小东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色了,度蜜月就要做.......”

  小花一听龙跃阁这么说,瞬间脸就羞的通红了。

  “讨厌”,小花推了龙跃阁一把。

  ......

  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停在了一个疗养院的门口。

  小花早已经昏睡了,龙跃阁瞥了一眼车外,用车里的方巾把小花裹了裹,抱着小花下了车。

  .....

  老四在屋里坐立不安,心里担心小花,同时又开始懊悔自己不应该让小花流产。

  可是不流产也不行,如果船准备好了,要让小花昏迷至少一天,到时候小花怀孕五六个月,颠簸昏迷,对于一个那么大肚子的孕妇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老四不敢冒那个险,所以只能让小花现在流产。

  “叮”,手下的信息来了。

  老四慌忙打开手机信息

  他看见龙跃阁抱着昏迷的小花走进了精神病疗养院。

  “难道小花受刺激过度,得了精神病”,老四惊恐的想。

  .....

  一天以后,手下带来的消息让老四崩溃。

  精神病医院的医生说小花现在不吃不喝,不认识人,只能靠镇静剂才能安静。

  小花的精神疾病很重。

  老四不愿意相信,小花的坚强和耐性他很清楚。

  当年小花顶着要临盆的肚子,一个人镇定的用枪杀了两个人。

  在没有医生的情况下,凭证那股倔强生下了一对双胞胎。

  这样的女人怎么就会因为一次流产就变成精神病了呢?

  老四决定弄清楚。

  ......

  霍黑接希儿和望儿放学的时候,看见了向他走过来的老四。

  “司阳舅舅”,望儿有很久没见到老四了,很想念。

  司阳舅舅这么厉害,一定让他教教自己武术。

  “望儿,舅舅好想你”,老四伸手抱起望儿,亲了望儿的小脸一下。

  “我也想你”,望儿撒娇的偎在老四的怀里。

  霍黑看着这样的望儿,心里一动。

  望儿从来不愿与人亲近,除了对小花以外,连对他都是酷酷的样子。

  而今天,却对只见了几面的老四,这么的亲近。

  难道真的是骨血的原因吗?

  霍黑的心里沉了沉。

  “爸爸,你抱我”,希儿看见霍黑好像有些伤心,想着可能是望儿与舅舅亲近而生疏爸爸的缘故,就体贴的亲近霍黑。

  希儿的亲近果然令霍黑的心情瞬间变得明媚了。

  伸手把希儿抱起来,亲了好几下。

  老四看着希儿和霍黑的亲近,垂下了眼眸。

  如果当年不是霍黑强行把小花带走,自己的儿子怎么会叫了别人七年的爸爸。

  等自己顺利带走小花母子,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

  老四从望儿和霍黑的含糊其辞中知道了小花之所以受刺激,不仅是孩子没有了,还因为小花知道了阁阁的事情。

  老四知道小花对阁阁的感情,如果是知道了阁阁的事情,那小花一定受不了,这么强烈的刺激,加上孩子的流产,确实......

  老四坐在沙发上,双手紧抓着头,心疼极了。

  我得陪着小花身边,她需要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