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八十九章 洗白的老四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480 2019-05-30 21:24:44

  龙跃阁打电话告诉小花,他这几天要出差一趟。

  小花以为龙跃阁还是最终要跟季月回去,就嘱咐龙跃阁注意身体,早去早回。

  “我不跟季月回去,我真的是出差办点事情”,龙跃阁在病床上,跟小花说谎。

  “你去哪里?”,小花问

  “去W国,霍黑说有一个客户,跟我要合作一个项目,我要去考察一下”,龙跃阁说着他和霍黑对好的话。

  “哦,那你也要注意安全,早去早回”,小花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心里有些慌。

  “放心啊,没事,你自己也注意身体”,龙跃阁很想呆在小花的身边,呆在孩子身边,可是他头上的伤,太明显了,现在半边的脸都肿了,怕小花担心。

  “知道,我会小心的,跃阁,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昨天到现在,心里都很慌”,小花皱着眉头说。

  “怎么了?,是心脏难受吗?”,龙跃阁忽的一下坐了起来,很担心。

  “哎,你不能坐起来,很危险,一会又出血了,快躺下”,一个护士推门进来,看见龙跃阁坐了起来,急的大声的阻止。

  .......

  龙跃阁愣住了,完了,小花都听见了。

  果然,电话里传来小花激烈的声音:“跃阁,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别激动,千万别激动,我就是不小心撞伤了,在医院包扎一下,怕你担心”,龙跃阁赶紧安慰小花,生怕小花着急。

  “在哪个医院,马上告诉我”,小花激动的喊,拿着电话的手都在抖。

  龙跃阁不能有事,她再也不能失去龙跃阁了。

  小花非常害怕,龙跃阁一定伤的很重,否则他一定会回来陪她。

  因为龙跃阁还和她怀阳阳的时候一样,每天都亲吻她的肚子,和肚子里的孩子说话。

  虽然龙跃阁失忆了,但是很多习惯还是没变。

  “别着急宝贝,别哭,我现在给黑哥打电话,让他马上接你过来”,龙跃阁听出来小花压抑的哭声,很心疼。

  .....

  霍黑接到龙跃阁的电话就马上回家了,他不放心小花。

  “跃阁是不是伤的很重?”,小花在车上,听霍黑讲了龙跃阁受伤的原因,担心的问。

  “现在好多了,我其实才从医院出来”,霍黑拉着小花的手,小花的手还在抖。

  “为什么不告诉我,讨厌”,小花气的把手从霍黑手里抽出来,打了霍黑的胳膊一下。

  “你心脏现在才养的好些,又怀着孩子,跃阁担心也能理解”,霍黑伸手把小花的碎头发整理到耳后。

  “我自己的心脏我知道,只要你们都好好的,我就没事”,小花靠在霍黑的肩上。

  这些年,霍黑就象亲哥哥一样的照顾着她,照顾着这个家。

  尤其是对希儿和望儿,非常的好,所以没有任何人怀疑希儿和望儿不是霍黑的孩子,尽管两个孩子长的一点也不像霍黑。

  希儿长的象小花,白净俊俏,小嘴特别会哄人,望儿越长越象老四,宽额头,微突的眼睛,阔鼻子,薄嘴唇,很霸气的男人模样。

  霍黑和小花看着六岁的望儿,简直就是老四的翻版,性格也象,动作永远在语言前面,尤其是学习武术以后,很有悟性。

  霍黑在望儿身上的教育要比希儿多很多,小花也是,人生观,价值观,理想,美丑都讲的多,因为他们都害怕望儿的人生也像老四。

  ......

  老四可不知道小花和霍黑的担心。

  他现在正对着镜子看他这张整容后的脸呢。

  上次整成曾浩文,老四就花了很长的时间来适应那张脸,现在又整成这张脸,又得适应。

  现在的脸,只是医生看他的脸还适合整成什么样的了,毕竟整容不像玩橡皮泥,不好就重来。

  他上次整容变动太多,太大,这次又整,神经有的都已经破坏了,现在老四的脸上,几乎是没什么明显的表情的,因为神经感觉不明显了。

  就是一张僵化的脸。

  老四对着这张僵化的路人甲的脸,心情糟透了。

  心情郁闷的时候,还是看看小花她们娘三的相片吧。

  “望儿可真帅”,老四看着望儿的小脸,就是曾经的自己。

  老四现在有很多钱了,绑架顶替曾浩文的计划被小花破坏的夭折了,警方又地毯式的追捕他,于是他破釜沉舟的在A国边境,接了几个玩命的活,赚了很多钱。

  他以司阳的名字组织的暗黑帮会在道上很有名,很多帮会也惧怕他。

  虽然想儿子,但老四从来不敢向任何人提前这两个孩子是他的,因为文莱就是前车之鉴,文莱把韵生告诉了他,他设计嫁祸给韵生,使得文莱保护了三十多年的儿子,跟着文莱一起死了。

  文莱死之前对儿子韵生的愧疚和心疼,老四永远都不想体验。

  他在一切都没有绝对安全的前提下,不会透漏一点消息,包括对小花,他都要确保他们的安全。

  他的手下只知道老四感恩霍黑曾经的帮助,所以日夜监视保护霍黑的妻儿。

  老四现在的手下没人知道老四原来的样貌,因为以前跟过老四的手下都死了,或被灭口了,所以即使望儿长的像极了老四原本的模样,老四现在也不用担心。

  何况,霍黑可不是吃素的,两个孩子在霍黑身边就是最大的安全保证。

  老四很满足,儿子是他的,流着的是他的血,小花是他儿子的妈,这些都是事实。

  老婆孩子他都有,他当然满足。

  “四哥,我们的娱乐城都建好了,你得快点取个名字啊,我们好刻字啊,下周就开业了,名字还没有呢?”,手下着急的催促。

  “就叫希望花娱乐城”,老四早就想好了,就是怕暴露才一直在考虑,后来一想,应该不会让人怀疑,毕竟“希望花”,还是很正常的名字。

  “希望花,好名字,真是好名字”,几个手下连连说好。

  “对,这个名字好,一点也不俗气,还很高雅,哈哈哈”,手下都觉得这个名字真好。

  “好就用,找名家书法人,写上,刻上,挂上门口,以后我们都是正经的生意人,“希望花娱乐城”,的员工”,老四高兴的说。

  “太好了,跟着四哥就是有肉吃,还有太平日子可以过,太嗨了”,手下都非常高兴。

  ......

  “你知道老四把娱乐城开到你公司对面了吗?”,霍黑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偷偷对龙跃阁说。

  “看见了,希望花娱乐城,这么露骨的名字,我傻子都能猜出来是他开的”,龙跃阁生气的说。

  “现在老四可是光明正大的做起生意人了,A国抓到了大毒犯老四,现在他叫司阳,不是老四,真是洗白洗的最好的了”,霍黑也不得不佩服老四的计谋和胆量。

  让手下整成老四的脸,又替他死了,消了所有的罪了。

  从A国到W国,到M国,这身份洗的确实完美。

  “现在国际联合警察以为他们已经找到并击毙了老四了,所以老四可不就是洗白了嘛”,霍黑无奈的说。

  “只要我们举报,他就跑不了”,龙跃阁生气的说。

  “他的暗黑帮还在暗处呢,你可别逼得他跟我们撕破脸,真不好对付,现在他顾及儿子和小花,不动手,一旦逼急了,以我对老四的了解,他死的话,会带他们一起走,你知道,老四的狠毒,我可是早就知道的了”,霍黑不赞同逼老四。

  “那先不告诉小花”,龙跃阁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