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八十八章 老四的情劫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687 2019-05-30 16:41:45

  “四哥,那个,龙跃阁的前妻慌慌张张的离开酒店房间了,但是龙跃阁没出来,他前妻的手上还有血”,手下一直在跟踪龙跃阁,发现不对劲,赶紧报告。

  “那个精神病手上有血?,不是把龙跃阁杀了吧?”,老四心里惊了一下。

  小花现在怀孕了,可不能受刺激,要是龙跃阁死了,小花心脏病发,加上怀孕,那不要了小花的命了,不行,这个该死的龙悦阁,我这么恨他,还得救他,哎......我这操不完的心啊。

  老四马上令手下给酒店前台打电话,通报酒店房间发生事情。

  “希望龙跃阁还没死,等着酒店的人,也不知道,那个精神病的女人用什么杀的,要是直接抹脖子就废了,那小花怎么办?,哎呀,真愁人,明明知道那个精神病是不正常的,又嗑药,又**神病药的,还跟她见面,还中招,这个龙跃阁怎么这么蠢啊,小花怎么会喜欢这么蠢的人呢?”老四急的在屋里急的团团转,也不知道,龙跃阁怎么样儿了,千万不要死啊。

  .......

  酒店接到电话,不敢怠慢,马上冲进季月的房间。

  房间的地上都是血迹,一直延伸到卫生间里,而且浴室里有血水流到了房间的地毯上。

  当他们打开浴室时,发现一个头上流着血的男子,坐在浴缸里,一只手捂着头,浴缸的水龙头里,花花的流着冷水。

  “先生,你怎么样?”,酒店的人连忙冲进去,扶着龙跃阁从浴缸里出来。

  “没事”,龙跃阁手紧捂着流血的头,因为浴缸里的放的冰凉的冷水,使得龙跃阁的意识被激醒,同时也控制了头上的大口子的出血量。

  如果龙跃阁没有被季月扔进浴缸里,放入冷水,只怕龙跃阁会失血过多,即使酒店的工作人员赶来,也可能会造成深度的昏迷。

  救护车和酒店的人,手忙脚乱的把龙跃阁扶进救护车里,急速的赶往医院。

  老四也得到消息,龙跃阁没死,被送往医院了。

  老四松了一口气,龙跃阁没死,小花就没事了。

  这样的认知虽然让老四不舒服,但是为了小花,只能忍了。

  ........

  躺在救护车上,龙跃阁的头脑有些昏沉,虽然头上出了血,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

  身上还轻飘飘的,好像不是自己的身体一样,但是.....,记忆的闸门打开了,他看到了17岁的小花,看到了他们相爱的每一天,看到自己的“小太阳”阳阳,小的时候,肉肉的样子,想到了他看到的那些断指,以及疯狂找寻小花的每一天。

  还有他在A国,被设计枪杀,他的兄弟,迷笛,肖克,以及听到消息,从临江赶回来救了他的肖寒,.......,肖寒替他死了。

  “啊.....”,龙跃阁痛苦的哀嚎了,他的记忆回来了,他记起了他的好兄弟的死,那种痛彻心扉的疼痛,让龙跃阁瞬间清醒了。

  自己一直视为亲人的舅舅文莱,就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自己母亲的被害,自己父亲的绝情,一切痛苦的记忆,都涌入了龙跃阁的脑中,令他无法承受,几近崩溃。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救护人员看着龙跃阁全身颤抖,以为他突然发急症了。

  “你家人电话是多少?,我们要联系你的家人”,酒店跟从的人员很着急的问。

  “不行,不能告诉小花,她怀孕了,不能受刺激,找,找霍黑.....”,龙跃阁双手捂着眼睛,想到自己风雨同舟的好兄弟,都因为自己而死,他的眼泪根本就止不住。

  ........

  霍黑同时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匿名的电话,说龙悦阁有危险,在救护车上,另一个是医院救护人员的电话,说龙跃阁情况不好,让他马上来医院。

  霍黑吓了一跳,早上龙跃阁出家门的时候,告诉他,说季月找他吃饭。

  当时霍黑还告诉他,小心季月再给他下药,让他小心,不要出了什么事情,刺激到小花。

  “难道是龙跃阁不从季月,季月恼羞成怒把龙跃阁伤了?”,霍黑一边飞快的催促司机直奔医院,一边担心的想。

  .......

  “你怎么样了?,医生说你被注射毒品了?”,霍黑担心的问

  “现在没事了,医生给我打了点药,感觉好多了”,龙跃阁叹气的说,季月真的是疯了,也不知道她跑哪里去了。

  “让你小心点,你怎么还被她伤了啊?”,霍黑无奈的问

  “别提了,我看出来季月在用毒品,我想拉她去医院,谁知道,她突然掏出针管就扎了我,根本就没防备”,龙跃阁摇头说,

  “好在发现早,要不你就完了”,霍黑担心的说。

  “不过,也因祸得福了,我现在已经恢复记忆了,我想起所有的事情了”,龙跃阁看着霍黑无奈的说。

  “什么?,你恢复记忆了?,太好了,跃阁”,霍黑坐在龙跃阁的病床前,看着龙跃阁正在输液。

  “正是因为都想起来了,我才会那么痛苦,我的好兄弟,肖寒,肖克,迷笛,我们比亲人都亲的兄弟,都因为我,没了,我痛苦,黑哥,我真的太痛苦了”,龙跃阁又想起兄弟们的死,泣不成声。

  霍黑第一次看见龙跃阁哭的象一个孩子,心里瞬间也跟着难过,男儿有泪不轻弹,龙跃阁真的是跟兄弟有着很深的感情。

  “都过去了,不要难过了,人总是要往后看啊”,霍黑对龙跃阁的痛苦,也是感同身受,自己的妻儿意外离开自己,他何况不是如此的痛苦呢。

  “黑哥,我想回温城一趟,这么多年了,我不知道肖寒的父母是怎么过的,当初,肖寒把父母接到温城,就是为了照顾他们方便,现在肖寒走了,家里只有一个还在上大学的妹妹,他的父母怎么过的,我不放心,还有肖克,他还有妻儿,他怎么过的,我心疼”,龙跃阁用手捂着眼睛,泪水顺着捂着的手,流了下来。

  “行,等你好了,你就回去,料理好温城的事情,小花和孩子,有我呢,你放心”,霍黑拍着龙跃阁的肩膀说。

  “谢谢,黑哥”,龙跃阁感激的说。

  “对了,跃阁,这次除了医院给我打电话来,还有一个匿名的电话,告诉你出事了”,霍黑疑惑的问。

  “知道我出事的,只有季月,但是,季月因为毒瘾发作,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她是不可能给你打电话的,那还有谁呢?”,龙跃阁也觉得奇怪,除了给霍黑打电话,还给酒店打的求救电话,谁这么掌握他的行踪呢?

  “你知道吗?,我查到W国的刚毕维的死,是最近新的暗黑帮会中,一个叫司阳的组织干的,你知道这个司阳就是老四的代名吗?”,霍黑皱着眉头说。

  “司阳?,老四”,龙跃阁仔细的想,好像听小花讲过,他们躲在小岛上的时候,老四确实改的身份就是叫司阳。

  “我怀疑老四杀了刚毕维,这次电话也应该是他打的,他应该一直在跟踪监视小花”,霍黑的手下查到,司阳来M国了,而且一直有人监视他们的家。

  “老四监视小花,我能理解,杀刚毕维,为什么,打电话救我,为什么?”,龙跃阁想不明白,一直心黑手辣的老四,这么恨他,为什么要救自己。

  “呵呵,情为何物啊,我想啊,这个老四是遇到情劫了”,霍黑虽然知道老四一直在监视小花,但是,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利的,也就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

  “他会把小花再次绑架吗?”,龙跃阁非常担心的问。

  “不会,他这回应该只会用计,不会用强了,因为一旦用情,他想的事情就多了,呵呵,包括,对你,对阳阳,对我,他都站在了小花的立场去想了,所以,即使,他恨死了你了,也还是为了小花,去打电话,救你”,霍黑知道了老四的心思以后,不禁又一次感叹,情关啊,老四遇到小花,就是他的情劫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