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七十七章 阁阁的身世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219 2019-05-24 23:51:49

  当谈判专家进来的时候,那个女人的体力和精神似乎有些要崩溃了。

  所有的人被警察请了出去,只留下谈判专家和劫匪。

  龙跃阁和小花非常担心自己的女儿阁阁,在门外一直紧张的握着对方的手。

  .........

  二十分钟以后,劫匪自己走了出来,被警察带走调查。

  龙跃阁一个健步冲进去,拍打隔板门,叫阁阁,但是,喊了几声都没有动静,这个时候小花也冲了进来。

  “阁阁,开门,是妈妈”,随着小花的声音,隔板的门打开了,露出阁阁吓得惨白的小脸。

  “妈妈”,阁阁扑到小花的怀里,哭了起来。

  ......

  由于受到绑匪事件的影响,舞蹈决赛改期

  阁阁受到惊吓,一直抱着小花不撒手,不讲话,不主动吃饭,甚至于晚上睡觉,都一直是小花抱着。

  龙跃阁看阁阁快两周了,还是这个状态,心里开始担心阁阁精神有什么问题,就联系了心理医生进行疏导,没想到,医生检查的结果,令小花和龙跃阁震惊。

  阁阁竟然得了应激性精神疾病

  ........

  “劫匪并没有劫持阁阁,她只是在门后面,为什么阁阁会受到这么大的刺激呢?”龙跃阁问

  “你爱人不是说过吗,孩子三岁的时候,曾经面对妈妈要被杀害的情况,当时是被妈妈藏在床底下,她亲眼看着怀孕虚弱的妈妈独自面对两个凶狠的罪犯,并在这过程中,用枪打死两名罪犯,后来又面对妈妈在恶劣的条件下痛苦的生下孩子,这一切都是活生生的发生在一个三岁的孩子面前,说实话,这个孩子的心里疾病由来已久了,而这次的事件,就是一个导火索,让过去的回忆又重新被撕开”,医生对龙跃阁非常严肃的说。

  “那怎么办?,平时她就是话少一些,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只是非常的粘着她妈妈,另外很喜欢她的哥哥”,龙跃阁现在心里非常的内疚,为什么阁阁这么多的反常表现,自己没有发现呢?

  “现在孩子必须接受系统的治疗,包括吃药,心里辅导等,这段期间,家人要多关爱,不要再让孩子受刺激了”,医生说

  医生的话让龙跃阁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家同小花讲,阁阁对于小花来说,甚至比阳阳更重要,小花真的是对阁阁倾注了所有的爱,现在这样的阁阁,让小花怎么能接受。

  龙跃阁进门的时候,小花正在喂阁阁吃饭,阳阳也在帮着喂。

  龙跃阁的心沉了一下。

  .......

  阁阁在小花的怀里睡着了,龙跃阁小声的将今天医生的话告诉了小花。

  小花的眼泪流了下来,怕惊动怀里的女儿,小花一直手捂着嘴,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为了阁阁的病情,小花决定把阁阁带在身边,花阁艺术学校也有破格录取的年龄小的孩子,阁阁可以在自己的学校读书。

  .......

  九月份开学的时候,阁阁似乎恢复了正常,只是不爱说话,只有看到小花和阳阳的时候,才露出笑容,能说几句话。

  另外,警署传来消息,绑匪是受到境外老四的指示,要求把小花喷晕以后,带到剧场的地下停车场,具体交给谁,她也不知道。

  小花请求警察问那个女人,七年前在机场,她手里的二三个月大的女婴是哪里来的。

  警察反馈回来的答案令小花震惊,那个女人竟然对七年前的女婴,记忆深刻,因为当时她的女儿也是几个月大,所以她记得很清楚,女婴是她在医院在一个护士手里要的。

  具女人回忆,当时,老四提出要用婴儿做诱饵,让她去弄一个婴儿,于是她潜入医院,想偷一个孩子,没想到,遇到一个护士,抱着一个婴儿鬼鬼祟祟的从医院的后门出来,她就跟了上去,看见护士把女婴放在医院后院的医疗垃圾的旁边,就离开了。

  她当时想看看孩子是死是活,刚抱起来,护士就回来了,她只好说自己没有孩子,看见孩子就抱起来,没有想到这个护士竟然非常的高兴,催促她马上把孩子带走,很着急的样子。

  她当时还想,护士会不会要钱,结果,护士只是催促她快点把孩子抱走,并没有提钱的事情。

  小花和龙跃阁都觉得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于是龙跃阁去了劫匪说的那家医院,找人调查了七年前的事情,看看能查到什么有线索的事情。

  “你看,这里有一起伤人的病例”,小花翻看着龙跃阁带回来的七年前医院的所有的与女人和孩子有关的病例。

  当时阁阁刚刚二个月不到,正常应该是妈妈带着的,而且根据女人的描述,女婴当时穿的非常好,应该是富裕的家庭,所以,女人才会记忆如此的深刻。

  “这是一个女子被撞死亡,女人身边还有一个女婴,因为被妈妈抱在怀里,幸免于难”,龙跃阁看着病例上的详细记录,还有医生开具的死亡证明。

  “这个医生,我明天去问问,他还在不在医院”,龙跃阁说

  .......

  令龙跃阁没有想到的是,当年救治被撞女人和孩子的医生竟然还在这间医院里,而且现在已经是院长了。

  “乌院长,你好”,龙跃阁进到院长办公室,发现这位院长竟然是亚洲人,六十多岁,相貌堂堂的。

  “你好,龙先生,久仰大名啊”,乌伟明热情的接待了龙跃阁

  “客气,客气,乌院长,就是我在电话里说的,你还记得这个吗?”,龙跃阁把七年前女人死亡的病例递给他。

  乌院长接过病例和记录,认真的看了半天,摇头说,“时间太长了,我实在是记不起来了”,又看着龙跃阁温和的笑着说:“怎么想起问这个病人了,你认识她吗?”

  龙跃阁笑着说:‘不认识,就是朋友托我调查一下这个女人是怎么死的,她是谁?’

  “你那个朋友是谁?”乌院长突然问,问过以后,又觉得不妥,又温和的解释说:‘都过去七年了,你的朋友怎么才想起来找呢?’

  “哦,我朋友就是最近才找到线索”,不知道问什么,龙跃阁觉得这个乌院长好像是记得七年前的事情,不过,他有所隐瞒。

  为什么?,难道阁阁的亲生母亲的死亡有问题?,龙跃阁心里想。

  “我朋友想问一下,女人身边的那个女婴呢?”龙跃阁突然问了一句

  龙跃阁的问题一出口,只见乌院长的脸迅速的僵了一下,拿着病例的手,微微的颤抖。

  如果不是龙跃阁观察细致入微,这些小细节根本就不会被察觉,只是,现在的龙跃阁已经怀疑了。

  这个乌院长有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