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六十九章 你是在叫我吗?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35 2019-05-22 20:52:53

  文强回来禀报龙跃阁说,小花晕倒了,正在病房里救治。

  “在那个病房?”龙跃阁问,心里狠狠的想,明明小花在他面前好好的,怎么被霍黑抢走以后就晕倒了,一定是霍黑欺负她了

  “就在最里面的VIP病房”,文强回答,怎么季总这么关心欧阳花,干什么?

  “她受伤了吗?”龙跃阁声音有些狠厉的问

  “应该....没有”,文强想了一下说

  “你去把霍黑想办法调开,让他离开小花的病房”,龙跃阁从床上站了起来,感觉身体还是虚,但是比刚才好了一些。

  “好”,文强痛苦的答应着

  无条件执行总裁的要求,哪怕是无理的要求

  “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胡来啊”,季月看着龙跃阁若有所思的样子,心里焦急,龙跃阁不是不记得小花了吗?,为什么还这么关心她啊,这样.....就更加的不能让他们接触了。

  “季月你先回去,我有事,听话”,龙跃阁推了一下季月,想让她离开

  “为什么要我走,我是你妻子啊,你要去找别的女人,那个女人还是别人的妻子,季文,你冷静点,你怎么这么糊涂,你想让我们都被霍黑扣下吗?”,季月见龙跃阁极力的让她走,顿时就发作了,大声的哭着说

  龙跃阁的冲动被季月的话激醒了。

  如果我就这么冲进病房把小花抢走,后果可能是不可控的,毕竟小花还是霍黑的妻子,这个方案不可行,要冷静的再想其他的办法。

  龙跃阁这么想的时候,就坐回到了床上,紧皱着双眉。

  季月以为龙跃阁被自己说中了,心里暗喜,又继续说:“小花是霍黑的妻子,他们有四个孩子,我都看到了,非常的可爱,你如果对霍黑的妻子存了什么心思,以霍黑的能力,我们能遇到什么,你能想象吗?”

  龙跃阁的心惊了一下,不是因为霍黑的能力,而是因为想到小花的不幸,一个那么年轻的女孩子,嫁给了一个比自己大二十多岁的男人,而且他以前听季月说过,小花最大的儿子已经八岁了,小花才二十四五岁,就是说,小花十七八岁就被霍黑强迫了.....这个畜生。

  文强发来信息,霍黑被调走了。

  调走的原因是幼儿园的电话,孩子就是最好的借口。

  “好”,龙跃阁站起来,要走出病房。

  “我不许你去”,季月猛地挡在龙跃阁的前面

  “我就看看她,确定她没事,我就跟你回去”,龙跃阁确实是这么想的

  他可以先回去,想到办法再回来带走小花

  “真的?你真看她没事就跟我回去?”,季月喜极而涕

  “真的,奇迹也离不开我”,龙跃阁看了一眼季月,走出了病房

  .......

  小花已经醒了,望着房顶,流着眼泪

  如果龙跃阁不再要她了,怎么办?她还能不能活下去....

  龙跃阁推门进到病房的时候,看见了床上泪流满面的小花

  “他欺负你了?”龙跃阁冲到小花的病床前,心疼的问

  小花正暗自伤心,泪眼婆娑的,突然看到龙跃阁的脸出现在了自己的上方。

  小花呼的一下坐起来,紧紧的抱住龙跃阁,抽泣的说:‘你.....不要不要我,你不要不要我’

  龙跃阁正想着怎么安慰小花,结果小花一见他,就忽的一下扑进他的怀里,还哭着说,不要不要她

  什么最稳妥的办法,什么理智,在小花哭着说不要不要她的时候都成了炮灰。

  果然,小花是喜欢上自己了,那就更好了,只要小花跟他走,霍黑再厉害,也阻止不了。

  “我要,我要你,我马上就带你走”,龙跃阁紧拥着小花,抱起她,就要走出病房

  “你干什么?你给我放下”,霍黑刚接了一个幼儿园的电话,说孩子肚子疼,但是到了楼下,突然发现,这个手机号码也不是平时老师的电话啊

  于是,霍黑马上给幼儿园的老师打了一个电话,证明刚才的电话是骗子。

  霍黑突然想到老四也许还活着,刚才着急,没有嘱咐保镖,是不是老四的调虎离山之计啊。

  这么想的时候,霍黑急的一身的冷汗,连跑带颠的就返回楼上

  正看见龙跃阁抱着哭的象泪人一样的小花往外走。

  龙跃阁看见霍黑突然进来,马上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上次不小心让霍黑打晕了,这次,要好好跟他打一架。

  龙跃阁的功夫是很厉害的,他醒来后就不久就发现了,一般几个人都近不了他的身,他以为是自己失忆前,做黑暗势力的时候,自保学会的。

  上次被霍黑打,是因为全部的心思都在小花身上,加上霍黑又是偷袭,这次,可没这么便宜。

  龙跃阁怕伤着小花,把小花放回床上,拉开架势,准备跟霍黑打一架。

  “霍黑,不许你伤着跃阁”,小花看见霍黑和龙跃阁剑拔弩张的样子,生怕龙跃阁有危险。

  “放心,他不欺负你,我绝不动他”,霍黑气愤的盯着龙跃阁

  怎么看这小子这么不顺眼呢

  “你要是敢动小花,我绝不放过你”,龙跃阁已经要揍霍黑一顿了,想到霍黑在小花十七八岁的时候就强迫小花结婚生子,实在可恶。

  霍黑看着龙跃阁一副气愤填膺的样子,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明明一直是他在欺负小花,怎么最后还倒打一耙呢。

  “呵呵,我动小花,是你一直在伤害她”

  要不是小花阻止他,霍黑一定先揍龙跃阁一顿。

  龙跃阁脸色微红,以为霍黑说的是在酒店误把小花当成霍黑送给他的小姐的事情。

  想着自己这事确实欠霍黑一个解释,也想把小花解脱出来,便说:

  “关于酒店的事,确实是我的错,与小花无关,我把小花当成你送给我的女人了,对不起霍兄,但你别难为小花,是我强迫她的”

  龙跃阁说完这番话以后,就看见霍黑和小花都象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你还没恢复吗?”,小花担心的从床上下来,走到龙跃阁身边,伸手去摸龙跃阁的头。

  小花这么亲昵的动作让龙跃阁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他想,毕竟在小花丈夫面前,还是收敛点好。

  于是龙跃阁向后躲了一下,用眼神示意小花注意点后面的霍黑。

  小花看龙跃阁躲开,不让她碰,心里误会龙跃阁疏远她,顿时又伤心起来。

  龙跃阁使了半天眼色也没见小花有什么反应,反而看见小花低下头很委屈的样子。

  眼泪又要流出来了。

  龙跃阁看见小花流泪,心疼,也不管霍黑在不在了,直接就用手擦拭小花脸上的眼泪。

  “龙跃阁,你不能再辜负小花了,她为了你吃了太多的苦了”

  霍黑想着龙跃阁在小花面前,与季月卿卿我我的就生气。

  龙跃阁看着霍黑很认真的对自己说话,可,是叫自己.....龙跃阁.....似乎听过这个名字,是叫自己吗?,辜负小花,是什么意思。

  “我不明白,龙跃阁.....你是在叫我吗?”,龙跃阁疑惑的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