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六十五章 昏迷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73 2019-05-22 08:01:36

  小花在第二天的晚上,醒了

  “你醒了”,霍黑守了小花一天一夜,眼里布满血丝

  “龙跃阁呢?”,小花挣扎着四处张望

  “他.....还在昏迷”,霍黑惭愧的说

  “我要去看他”,小花挣扎着就要起来

  “小花,你等等,你听我说,现在龙跃阁正在抢救,现在.....他的妻子在陪着他”,霍黑考虑了好久,还是决定通知季月

  “谁是他的妻子?,霍黑,你听清楚,我,是我,我才是他的妻子”,小花盛怒了,对着霍黑歇斯底里的喊叫,

  这样的小花把霍黑吓住了

  “是,是,你才是他的妻子”,霍黑看着小花气的浑身发抖,生怕她受刺激再晕倒。

  “带我去看他,马上”,小花大声的嘶喊着

  “好好”,霍黑不敢刺激小花

  .......

  霍黑扶着小花来到重症监护室。

  监护室里,季月痛哭流涕,霍黑只告诉她龙跃阁不小心跌倒了,陷入了昏迷。

  “跃阁.....”,小花进入到监护室里,看到床上倒着的龙跃阁,悲痛欲绝的扑了过去。

  季月突然看到小花冲进到病房,扑到自己丈夫季文的床边,伤心欲绝的样子,顿时惊呆了。

  “小花,你,干什么?”,季月拉着小花问

  小花现在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她的世界里只有龙跃阁

  “跃阁,你醒醒,我们的儿子阳阳已经八岁了,你醒过来,我带你去见他”,小花有些不正常的痴语

  “你说什么?,你疯了?,你走开,不要打扰我丈夫”,季月拽着小花,试图拖开她。

  霍黑怕小花被拽伤,就拉开季月,说:“季总,你冷静点,听我说,你的丈夫失忆前是小花的丈夫,她一直以为他死了,六年了,现在才找到他”

  季月听了霍黑的话,如五雷轰顶,突然激动的推开霍黑,大声的说:“你胡说,现在人昏迷不醒,你还敢这么骗我”

  “我没骗你,他叫龙跃阁,是我的丈夫,我们的儿子八岁了,他是我丈夫,是我的,是我的”,小花发疯一样的推开季月,护在龙跃阁旁边。

  “你们这样,还想不想患者好了”,医院的医生听到喊声急忙跑过来

  “你有男人,为什么抢我的,你走开”,季月使劲推了小花一把

  失去平衡的小花被推得跌倒在地

  “小花,小花,啊,你流血了”,霍黑看着小花跌倒,冲过去,看见小花的胳膊出血了。

  “是我的,龙跃阁是我的”,小花冲过去抱着龙跃阁的床腿,喃喃自语

  小花现在的状态就是应激后精神刺激的结果,有些不正常了。

  霍黑想抱住小花,却被小花一把推开

  霍黑看到小花眼里的恨,心里震了一下,如果龙跃阁醒不过来,小花会不会永远不会原谅自己啊

  季月看着小花的样子,心里沉了一下,难道季文真的曾经是她的丈夫?,不,绝不,季文是自己的,永远是自己的

  这么想的时候,她就要去拉小花,但被霍黑一把拦住。

  霍黑强迫的把季月拉出了病房,季月一路都在拼命的反抗,大声的叫骂

  “你冷静,现在你这么闹,是不希望龙跃阁醒过来了吗?”,霍黑把季月禁锢在墙边

  “我不管,他只能是我的,我要带他回国,他是我丈夫,我要把他带走,你走开”,季月想到季文很可能被抢走,理智近乎疯狂

  霍黑有些生气,说:“你现在带他走,会要他的命,你希望他死吗?,你要是要他死,你现在就带走他”

  季月的疯狂被霍黑的话瞬间浇灭,紧张的说:“不要,不要,我要他活着”

  霍黑看见季月总算回归正常了,松了口气

  “那你听我的,m国的医疗条件是最好的,在这里治疗,他很快会醒过来的”,霍黑说

  .......

  龙跃阁当天被转到m国最好的医院进行治疗。

  霍黑聘请了国际知名脑科专家进行会诊。

  检查结果是,龙跃阁有轻微脑震荡,轻微的脑疝,就是脑中有少量的血肿,推断可能是跌倒撞的,只能等待吸收。

  龙跃阁头部中枪的位置属于旧伤,并没有什么危险。

  “为什么他中枪后会失忆?”,霍黑问

  “可能是碰到了某个记忆的神经”,主治的医生说

  “我只想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小花紧张的问

  经过了几天的吵吵闹闹,恢复了理智的小花,每天寸步不离的守在龙跃阁的床边

  龙跃阁现在已经转移到普通的高级病房了,只能等待

  “他不会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吧,上次他昏迷了整整一年半”,季月痛哭起来

  “现在也不好说,毕竟病人脑部曾经受过伤”,主治医生摇头说

  听主治医生这么说,房间里的人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传来两个女人低低的哭声。

  ......

  龙跃阁的昏迷使两个互相争夺的女人没有了斗争的精力,她们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怎么更好的护理龙跃阁身上。

  在日以继夜的护理中,两个女人由互不理睬到互相合作为龙跃阁按摩,读书,擦身,说话。

  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季月亲眼看见了小花给她看的他和龙跃阁过去的那些录像,照片,还有他们在欧阳典的循环演出舞台上的视频,最让季月觉得绝望的就是亲眼看到了龙跃阁的儿子,八岁的龙阳

  根本无需证明,龙阳就是龙跃阁的儿子,一模一样,这样的孩子,让季月在无人的时候,绝望的想和龙跃阁一起死,

  她感到龙跃阁可能在醒来的那一刻,就会永远的离开她了。

  ........

  小花把阳阳、阁阁带到龙跃阁的床边,告诉了阳阳,阁阁,这是他的爸爸

  小花曾经纠结了好久,怕阳阳会接受不了爸爸昏迷的样子,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阳阳拉着龙跃阁的手,眼泪象断线的珠子一样,轻轻的呼唤龙跃阁:“爸爸”

  也许在阳阳的内心深处,爸爸一直不来看他的原因,就是因为爸爸病了,所以他很顺利的接受了爸爸昏迷的事实,只要爸爸还活着,只要爸爸还在,他的爸爸回来了。

  阳阳非常懂事,小花从小就告诉过他,他的爸爸是龙跃阁,因为意外失踪了,也许是心里的哪一种希望,也许是因为无数次的梦境,即使A国警察提供了面目全非的龙跃阁尸体的相片,但是小花的内心深处始终是不能接受的。

  因为她没有看到真正的龙跃阁的尸体,只有A国警方给欧阳典的骨灰

  小花常常会想,既然当初老四可以让她被死亡,那么也许,龙跃阁也可以是假死。

  这样的信念一直支撑着她,虽然为了希儿和望儿她和霍黑结婚了,但是她一直对阳阳和阁阁说,他们的爸爸龙跃阁失踪了,总有一天,会回来找我们的。

  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虽然龙悦阁不记得了,虽然他昏迷了,但至少龙跃阁在昏迷前,记得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