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六十一章 霍黑的心跳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463 2019-05-21 10:46:26

  接下来的几天里,小花一直在同季月研究有关电影设计方面的细节。

  经过几次的细节修改,花阁设计的电影宣传方案得到了奇迹总裁季文的肯定,虽然小花一直没有见到总裁季文,但是通过季月的传达,得知万般挑剔的总裁季文对自己的设计很满意的时候,小花还是觉得很高兴的。

  结束了五天的设计行程,花阁团队就要回国了,季月依依不舍的送小花到机场。

  几天的相处,让季月惊讶于小花在设计方面所表现出来的灵性和聪慧,更加的喜欢小花含蓄清新的性格,就要分开,季月还真的是舍不得。

  在去往机场的车上,季月拉着小花的手,说:‘下次一定要带着你的四个宝贝来我们这边玩玩,我负责招待,也让我老公见见你的孩子们,改变他不要孩子的思想’

  “好,只怕他看完我的那两个双胞胎以后,更不想要孩子了,哈哈哈”,小花想起希儿和望儿的破坏力,笑起来

  “淘气呗”,季月笑了

  “是非常非常的淘”,小花无奈的摇头说

  突然想到还没给儿子阳阳要奇迹总裁的相片和签名呢,就看着季月不好意思的说:‘你知道,我的大儿子是奇迹的忠实粉丝呢’

  “是吗?想不到我们还有这么小的粉丝啊”,季月开心的笑起来

  “有啊,你们公司制作的《猎人》,在我们国家放映,我儿子看了好几遍啊,看完以后,就各种的收集你们奇迹影视的消息,这回听说我要来为奇迹设计,把他兴奋的啊,非要我给他带回去奇迹总裁季文的相片和签名,我没答应他,我告诉他,奇迹总裁不是明星,而且季文总裁素来低调,怎么会给你一个小孩子相片和签名呢”

  小花看着季月,说

  季月听到小花说自己的儿子索要季文的相片和签名,惊讶于一个只有八岁的孩子,竟然对他们奇迹集团如此的痴迷,看来奇迹的客户还有儿童这个年龄段的客户啊,顿时更高兴了,拍着胸脯说:“没问题,告诉宝贝,必须满足,今天晚上我回家就给你要签名,至于相片嘛,我老公素来不喜欢照相,这样,我就偷着照一张,给你传过去,但是告诉宝贝啊,只能自己看,不能外传啊”

  “真的吗?小月姐,那太好了,这下阳阳要乐的睡不着觉了”,小花非常的高兴。

  “没问题,我们是好姐妹嘛,这都是小事情”,季月看到小花这么高兴,也更开心了。

  小花上飞机的时候,季月把为四个孩子买的礼物递给了小花,还有E国的一些特色的产品。

  小花连连的道谢,并邀请季月夫妇到M国来玩。

  两个人依依不舍的告别了。

  .........

  知道小花今天回来,霍黑去机场接机

  看着从出站口走出来的小花,在人群中夺目的有如一颗明珠一样,霍黑的表情盛开了,而他自己并没有察觉。

  几天见不到小花,霍黑觉得家里突然就显得空荡荡的,尽管孩子还是一样的喧闹,但是,他还是觉得心里空了一块,直到,看到走出来的小花,心里空的那一块,突然就.......填满了。

  .......

  回到家里,四个孩子看到好几天没见的妈妈,高兴的一起扑了上来。

  看着四个孩子好像小牛一样的扑过来,霍黑害怕小花被直接扑到,就赶紧在后面揽着小花,迎接了四个小家伙的冲撞。

  小花的后背靠着霍黑的胸膛,当那种芳香传到霍黑的口鼻时,他脑袋.....空白了片刻,双手不由得更紧的把小花拉到自己的怀里。

  小花只顾着四个孩子的亲吻和拥抱,没有发觉后面的霍黑紧紧的拥着自己,也没有听见霍黑那......惊天动地的心跳声。

  这天晚上,霍黑早早就逃回了自己的房间,连晚饭都没吃。

  小花觉得霍黑应该是生病了,就吩咐厨房熬的小米粥,她亲自做了两个可口的小菜,敲了霍黑的房门。

  霍黑一直在房间里呆坐,刚才他抱着小花的时候,他的那种感觉,这一生都从来没有过,那是一种失控到头脑一片空白的情感。

  霍黑一直以自律性强而自豪,可是现在是怎么了,面对几天不见的小花,他很思念,竟然好像毛头小伙子一样的单相思起来了。

  他心里知道,他和小花的婚姻是有名无实的,一直都是为了孩子们能有一个健全的家庭而形成的协议婚姻。

  可是现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已经变了,变得越来越关心和关注小花的一言一行,一笑一颦

  正在霍黑陷入迷茫和惊慌的情感旋涡的时候,小花敲门了。

  .......

  看着门口站着的小花,霍黑的脸不自觉的红了,好在是天黑,房间又没有开灯,小花没有丝毫的察觉。

  “你怎么了,黑哥”,小花走进房间的时候,看见房间的灯都没有开,看来霍黑是真的不舒服了。

  霍黑是属于非常魁梧强壮的男人,虽然四十五岁了,但是,正是男人的第二个黄金年龄时期,高大强壮,成熟而有魅力。

  在小花的意识里,霍黑从来没有生病和不舒服的时候,总是精力充沛,威猛健康的。

  霍黑看着端着晚饭进来的小花,掩饰的说:‘突然就觉得有些头晕,现在没事了,不用担心’

  小花把饭菜放在床头柜上,担心的伸手摸霍黑的额头,因为霍黑很高,小花伸手去摸他的额头,身体就不由得靠的霍黑很近。

  霍黑又闻到了那......属于小花的芬芳,他赶紧强迫自己后退,坐到床上,掩饰的说:“没事,真没事,好多了”

  小花觉得问题有些严重,霍黑看起来真的是不舒服,就马上坐到他的身边,认真的看着霍黑说:‘不舒服必须去医院,不能挺着,你是不是这几天,趁着我没在家,不好好吃饭休息了’

  听着小花老夫老妻般质问的语气,霍黑突然觉得好温暖,真好,就让他和小花这样的过吧,虽然不能真正的拥有,但是小花现在是他的妻子,他每天都能够看见她,照顾她,这就够了。

  如果真的自己失控,对小花走出了那一步,只怕......会......永远的失去小花。

  霍黑不敢赌,他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小花。

  他什么也不要,只要能每天见到小花,照顾她,在她的身边,就好。

  “真没事了,你看我,是不是好了”,老黑这么想的时候,就放下了自己的心思,举起一只胳膊,让小花看他手臂上的肌肉。

  霍黑手臂粗壮的可以让希儿和望儿当单杠,小花看着霍黑手臂上强壮的肌肉,伸手掐了一把,太硬了,没掐动

  笑着说:“要是不舒服,必须告诉我,快吃吧,一会凉了”

  “啊,你做的小菜啊,太好了,我最爱吃你做的菜”,霍黑看着面前这两道可口的小菜,色香味俱全,非常感动的说

  家里的厨师经常说,小花的厨艺是大师级的,虽然都是家常的普通菜肴,但是小花做出来,就是好吃。

  他们不知道的是,小花的厨艺是她从六岁开始就负责外公和妈妈的饭菜,而且一旦做的不好,会换来外公大声大的责骂,不许睡觉,不许吃饭的惩罚,苦练出来的。

  梅花香自苦寒来,磨砺的童年对于小花来说,是风霜过后的阳光,是人生的苦难沉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