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五十七章 盛开的玫瑰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77 2019-05-20 14:49:59

  龙跃阁遇害的房间是边境酒店二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

  霍黑用了一些办法,让小花得到了那个房间。

  他发现,从来到卡城以来,小花有些变得不太正常了,小花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只是发呆,这让霍黑想到了小花的妈妈苟勒儿的样子,他很担心。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给家里的孩子们打开视频,让视频中争先恐后叫妈妈的孩子们冲淡小花的悲伤情绪,只有看到孩子们,小花的眼里才有了些许的颜色。

  “小花,我跟你说过我曾经有两个非常聪明健康的儿子,还有贤惠的妻子”,晚上,霍黑到小花的房间,准备跟她好好聊聊。

  小花看着漆黑的窗外,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的反应,这是她这几天的常态。

  她就这样呆坐在龙跃阁遇害的这个房间里,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无论窗外是白天还是黑夜。

  霍黑真的觉得问题有些严重了,他必须要打开小花的这个心结。

  “有一天,孩子们放假,我也正好有了时间,就在妻子的建议下,我们去了E国全家旅游,我们玩的非常开心,照了很多的相片,因为我以前一直都很忙,这次难得的放假陪家人出游,孩子们特别的高兴”

  “我们游玩了五天,第二天就要回家了,中午的时候,有几个E国的朋友要给我送行,我就去了,但,我没有想到那次与家人的分别.......竟然就是.....永远”

  “我妻子下午带着孩子出门去世贸中心购物,可是就是那次,世贸中心发生了恐怖爆炸袭击,死了很多的人,而我的......三个亲人,我的妻子,我的.....两个十二岁的儿子,他们都被炸死了,甚至没有给我留下一片衣物,有的时候,我常常出现一种幻境,好像他们只是我的梦,他们也许从来都没有来过......”

  “你知道吗?,他们离开的那天,正好是我的儿子十二岁生日的第二天,前一天,孩子们在游轮上开心的切蛋糕,唱生日歌,拆礼物,而第二天,他们就消失了,无影无踪了......而我,陷入了濒死的痛苦中,没日没夜的思念,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们,我曾经想过,我应该去陪他们,我不应该单独的活着”

  “可是,我还有年迈的父母,我不能这么自私,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有感情,有责任,也有义务,我们要为我们的亲人负责,不能只说沉溺于自己的情绪中,让我们活着的亲人为我们担心”

  老黑的话,小花是听进去了的,她的内心也知道自己的责任,她的四个孩子再也不能因为她的不坚强而受到伤害了。

  ........

  回到M国以后,在欧阳典的提议下,小花开始学着参与欧阳典的文化传媒的相关产业。

  在欧阳典的帮助下,小花进入到精英培训的企业形象策划教育机构,系统的学习和掌握相关文化传媒的知识。

  同时,在欧阳典的熏陶下,小花也开始学习弹钢琴。

  也许是基因的原因,在音乐方面,弹钢琴方面,小花真的非常有天赋。

  同时,小花开始让阁阁系统的学习音乐,阁阁很喜欢舞蹈,小花也有意识的加以引导和培养。

  霍黑辗转M国和W国之间,进行贸易的生意,逐渐脱离与毒贩,涉黑组织的生意往来,回归阳光产业。

  霍黑和小花在逐渐的接触中,在教育孩子,培养孩子的共同责任中,摒弃了误解,成为彼此的好朋友。

  霍黑对于小花的感情,就象是对待女儿,事无巨细的关心和爱护。

  小花对于霍黑的感情,就象对父亲欧阳典一样,依赖,撒娇,亲人的感情。

  这样的日子,平淡而充实.......

  .........

  三年转瞬即逝,岁月留下的沉淀,是亲情,是内心的坚强与成熟,还有对逝去亲人的思念。

  小花的妈妈两年前去世了,看着妈妈每天要靠从鼻子里打流食才能维持毫无知觉的生命,小花在多次规劝爸爸欧阳典之后,放弃了对妈妈的继续治疗。

  “让妈妈有尊严的去吧”,这是在妈妈的葬礼上,小花对爸爸欧阳典说的。

  也许妈妈这一生,唯一感到幸福的时候,就是同欧阳典的爱情,唯一的欣慰,就是拥有了他们的爱情结晶,小花。

  ........

  二十五岁的小花现在是欧阳家族产业中的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总设计师,主管企业形象设计,舞台设计,广告设计等,因其设计团队的独具匠心,另辟蹊径而崭露头角。

  小花在企业中最初是以实习生的身份开始进入的,企业中的很多人都知道小花的身份,刚开始在工作中,因为小花的身份,没有敢让小花干活,而且对她很畏惧,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小花用自己的努力,勤奋,自律,聪明,深深的感染了设计的团队,最终小花自己成立了自己的花阁设计团队,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特别是花阁设计团队参加了两年一次的国际设计大赛,小花的舞台设计作品获得了网络平台投票的第一名,并且获得大赛评委的青睐,各大知名传媒企业和电影舞台公司的设计邀请,纷纷而至,花阁工作室异常的忙碌。

  特别是最近一年的时间里,小花所带领花阁设计团队,为欧阳传媒带来了非常的知名度和口碑,同时也带动欧阳家族的相关产业的发展和壮大。

  欧阳典自妻子苟勒去世以后,开始投资帮助治疗心理疾病的研究和治疗康复机构,经常飞各国去参加国际红十字会的各类活动。

  小花知道,父亲是选择忙碌,而让痛苦的回忆远离。

  ........

  二十五岁的小花已经由青涩的敏感女孩蜕变成为一名成熟的魅力女人,如今的欧阳花,仿佛是盛开的玫瑰,艳压枝头,聪慧干练,自信优雅。

  无论在哪里,小花都会吸引众多追逐的目光,成为焦点。

  ........

  中午的时候,小花接到了幼儿园的电话,望儿又跟小朋友又打架了,把小朋友打伤了。

  希儿和望儿三岁了,非常的健康,小花很欣慰,毕竟当初孩子是早产。

  只是,望儿的脾气非常的急躁,只要是有一点不顺他的心,他一定第一时间选择动手,因此,望儿在幼儿园里几乎隔几天就会跟小朋友打架,而且总是把别人打哭,下手非常的重,小花是非常的头疼。

  小花赶到幼儿园的时候,霍黑也到了。

  “为什么打架啊?”,霍黑看着已经黑脸的小花,把望儿拉到自己身边,和颜悦色的问

  霍黑对孩子非常好,就是因为太好了,所以才会溺爱,小花在家长的角色里,只能扮演黑脸。

  “爸爸,爸爸,望儿是英雄,他保护了女生”,希儿首先扑到霍黑的怀里,解释起来。

  希儿和望儿的性格截然不同,希儿说话早,伶牙俐齿,非常有心计,很会讨好,望儿脾气急躁,不爱说话,力气大,即使是错了也绝不会认错,很固执。

  在平时的生活中,希儿更象是望儿的喉舌,在望儿的各种犯错和打架中,经常替望儿解释或者狡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