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五十六章 物是人非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06 2019-05-20 08:15:11

  小花看着霍黑那个委屈的样子,明明是非常高大魁梧的男人,在她面前愁眉苦脸,可怜兮兮的样子,非常的滑稽。

  一瞬间,小花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老黑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小花,很无奈,这个年龄的女孩子都是这么喜怒无常的。

  想到以后要跟这样的女孩子一起生活,虽然是假的,但是也要在一起相处,心里就很郁闷。

  .......

  一个月以后,小花和霍黑举行了盛大的国际性的婚礼。

  婚礼奢华的程度令人咋舌。

  只是婚礼上的两位新人,都是一脸的生无可恋的表情,让大家也很费解。

  婚后他们暂时住在M国,霍黑购买了欧阳典附近的豪宅,作为他和小花的婚房。

  四个孩子都被接到了他们身边,家里非常的热闹。

  霍黑的生意也开始在M国投资,在国际贸易这方面。

  每天回到家中,是霍黑最开心的,因为家里的四个孩子,太可爱了,只要他一回来,阳阳和阁阁就会跑过来抱着他,大声的叫“爸爸”,希儿和望儿就张牙舞爪的笑。

  小花觉得,霍黑最会笼络人心,四个孩子这么快就跟他这么好了,还管他叫“爸爸”,看着霍黑高兴的答应的样子,小花直接给他一个大白眼。

  .........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

  小花心里一直有一个想法,她想去龙跃阁被害的A国看一看。

  三年多了,龙跃阁离开她已经这么久了。

  每次,当小花想起龙跃阁的时候,她的心就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捏着一样,疼的她只想大声的撕喊。

  老黑发现每天晚上,在孩子睡了以后,小花都会独自到隔壁的小储藏室里,一呆就是将近一个小时。

  老黑和小花的房间中间间隔了两个储藏室,一大一小,老黑很疑惑,三更半夜的,小花总去小储藏室干什么。

  难道小花去吸毒,这么想的时候,老黑想起老四就是毒贩,小花被老四控制,胁迫她吸毒,非常有可能。

  老黑决定一定要弄明白,如果真的是小花染上了毒瘾,无论如何要强制她戒赌。

  这天,小花半夜又进入到小储藏室了。

  老黑打开事先装好的监控,在自己书房的电脑里观看。

  监控是可以夜视的。

  老黑看见,小花目光呆滞的进入到储藏室,缩在一个最里面格柜里,储藏室下面的柜子都是开放式的,没有门。

  小花紧缩在里面,蹲着,双臂抱着双腿,把头埋在双腿间。

  老黑把镜头放大,他感觉小花好像在.....哭。

  没有吸毒,而是每天晚上躲在储藏室里偷偷的哭吗?

  为什么哭?,是想念老四吗?

  霍黑没以为小花是因为龙跃阁而哭,毕竟龙跃阁已经死了三年多了,小花怎么还会每晚为龙跃阁哭呢。

  “看来小花是真的爱上老四那个毒贩了”,霍黑无语的摇头。

  连续一周的观察,让霍黑决定跟欧阳典谈谈。

  .......

  “你说小花每天半夜为了那个绑匪哭?”,欧阳典难以接受的看着霍黑给他看的手机视频。

  “不是为老四,难道是为了龙跃阁?,龙跃阁都离开三年多了,应该不会吧”

  霍黑说。

  欧阳典坐了下来,脸色沉沉的说:“小花不是为了老四,确实是为了龙跃阁而痛苦,其实这么多年了,小花从来没有忘记过龙跃阁,她前段时间跟我说过,要去A国看看,我知道她想去龙跃阁被害的地方看看,我没同意”

  “哦”,霍黑的心里被触动了一下,自己的妻儿也离开好多年了,自己也是一直忘不了,原来小花也是重感情的人啊。

  “也许我不应该拦着她,如果她去看过了,也许就能放下了,也好过每天这样的折磨自己,小花这个孩子就是这样,高兴的事情给你分享,可是难过的事情,她从来都是自己扛着,我没有体谅她的心情,总以为一切都会过去,没有想到,其实孩子的心里,已经千疮百孔了”

  欧阳典难过的呐呐自语

  霍黑在欧阳典的呐呐自语中,听出了一个与他平时感知不同的小花,心里突然感到与小花之间,有了一丝共鸣,他们曾经深爱的人都突然的离世,他们那无法承受的痛苦都深深的埋在内心的深处,一生都永远无法忘记。

  “过几天,我要去A国一趟,我想带着小花一起去”

  霍黑说

  他确实是有一批军火的交易要去A国。

  “.....好,有你去,我就放心了”,欧阳典轻叹了一声。

  ........

  A国

  霍黑去谈生意,小花在霍黑离开之后,吩咐司机带她去边境的卡城,那是龙跃阁被害的地方。

  “太太,卡城是三不管地区,大部分都是毒贩,妓女和暴徒,太不安全了”,司机劝小花说。

  “没事,我身边四个保镖呢”,小花转头指了指后面的四个高大的保镖。

  鉴于小花曾经在两个保镖的面前被绑票,欧阳典和霍黑一直觉得小花的保镖要加倍。

  现在她身边的四个保镖都是功夫了得的顶级保镖。

  保镖被要求,只要小花外出,必须.....紧紧跟随,贴身保护。

  “老爷他知道吗?”,司机可不敢让太太去卡城,要去也得老爷同意,他才敢送。

  小花无奈,便给霍黑打了一个电话。

  霍黑一听小花要去卡城,马上吩咐司机来接他,他要陪着小花一起去,有他在,没人敢打小花的主意。

  ........

  卡城,A国的费城。

  所有罪恶的发源地。

  这里的很多恐怖的事情都是合法的。

  比如买卖武器,毒品,比如杀人,伤人,很多肮脏的事情,都会在卡城出现,发生。

  小花慢慢的走在卡城的街道上,到处都是三五成群的吸毒人,妓女,乞丐等等。

  街道很脏,到处都是随地大小便的痕迹。

  街道旁边站立的一些男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花这一行人。

  他们看得出来,小花好像很有钱,后面的保镖都是当过雇佣兵的,在W国当过雇佣兵的人,他们看得出来。

  .......

  小花走在前面,很慢,霍黑和保镖跟在小花的后面。

  “跃阁也曾象这样慢慢的走过吧,我现在看到的街道,人物,呼吸的空气,跃阁也曾经感受过吧.......”,小花静静的走,静静的想。

  龙跃阁遇害的是卡城边境的边境酒店,龙跃阁外出返回酒店的那个晚上,刚进入到酒店的房间,就被潜伏在房间里的杀手,开枪杀害,头部中了一枪,身上两枪。

  “我要住龙跃阁被害的那个房间”,小花直接走到酒店的前台,用英语冷冷的说。

  “对不起,我没有听懂您的意思”,前台疑惑的问。

  三年了,早已经物是人非了,谁还记得当年的案件,何况在卡城,每天都会发生几起杀人事件,这种事情,就好像一阵暴风雨,无论曾经是多么汹涌,但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的时候,曾经风雨的痕迹,就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