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四十七章 利益驱使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70 2019-05-17 09:35:00

  吃早饭的时候,老三来了。

  岛上这四户富豪,都是文莱的义子,老三,老四,还有老六,老七。

  这四个人带着剩下的赎金,一起逃到了离岛。

  共同的利益让他们联合在一起,彼此制约,彼此监督。

  老三是四个义子中,最大的,比老四大一岁,三十岁了,为人很有城府,跟老四的关系相对较好。

  老六和老七都是二十七八岁,其中,老七是最耐不住寂寞的,带了三个女人上岛。

  “三哥,你来了”,老四看见老三来了,就站起来。

  他知道老三一定是有事了,否则不会这么早就来找他。

  老三看了一眼饭桌上,正在喂孩子吃饭的小花,向老四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走出了房间。

  “什么事?”老四问

  “欧阳典又提高了赏金,要找到小花”老三看了一眼屋里,说

  警方对发现的疑似小花的女性尸体进行了DNA鉴定,不是小花的,因此,欧阳典这两年里,从来没有放弃过找寻小花的踪迹。

  悬赏的金额,越来越高。

  “你是怕...?”老四说

  “是,毕竟我们的钱被警方截获了很多,又还了老黑的欠款不少,打听消息,买岛,打点外援的手下,加上我们的日后花销,武器购置,还有制药的工具,都要钱,我们现在没有收入,又不敢出去,等于是坐吃山空,他又是一个花惯了的”,老三说

  他们的担心,指向的是老七。

  “那怎么办?”,老四问

  他们做事从来都不拖泥带水,如果觉得老七守不了秘密,就直接除了他,但是现在不行,因为现在的形式下内讧太危险,容易暴露,那就前功尽弃了。

  “小花在这,始终是块肥肉”,老三说。

  “再多的钱,我也不给”,老四说

  老三点头,他也不是第一次听老四这么说了。

  当年逃亡离岛的路上,小花病发,需要手术,那个时候救小花住院等于暴露,等于自杀,他们都不同意。

  可是老四红眼了,把枪顶上了,差点自相残杀。

  那次的事情之后,大家知道了,小花是老四的命。

  “先静观其变”,老三说

  老四的情绪紧张起来,小花死亡事件两年前就操作的天衣无缝了,无人怀疑,欧阳家族还办了盛大的葬礼。

  后来有一个神秘人向警方透漏小花还活着的信息,并提供了一张小花躺着病床上的图片,后经过警方调查,图片是真的,是小花因为心脏疾病住院的图片,还有当时的机器检查,验血的资料。

  一石激起千层浪,欧阳家族又燃起希望,不断攀升的赏金,使得老四他们举步维艰,想要东山再起,有所行动的计划,不能实施。

  特别是,只能隐藏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岛国,物质贫乏,没有灯红酒绿,没有炫彩夜生活。

  这些对于老四来说,没有什么,他原本就希望过阳光下平静的生活,而且,只要有小花,他就满足了。

  但其他人不行,所以老四警惕,怀疑,害怕。

  另外,当年知道小花活着,治病的人,只有现在岛上的他们这四个,以前w国边境,放哨岛的手下,只要是知道小花身份的,已经全部灭口。

  也就是说,这个神秘人在他们四人中间。

  那么透漏的目的,就是要欧阳家族不断提高赏金,等待合适的价钱,出卖。

  这么想的时候,老四的冷汗冒了出来。

  瞬间觉得周围都是虎视眈眈的敌人,要把他的小花抢走。

  他决不允许。

  老四的眼睛里,现在遍布杀机。

  ......

  警方得到小花住院的图片是由一个电脑黑客提供的。

  提供人:“杀毒人”

  但警方已经核对了文韵生的身份,确实已经服毒自杀。

  现在这个“杀毒人”,又是谁?

  同时杀毒人还提供了老四还活着,同小花在一起的信息。

  ......

  欧阳典也在考虑,这样提高赏金,小花会不会有危险。

  但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挟持小花的人乱了阵脚,让他们因为赏金而内斗,也许,终会因为高额的奖金,再次有小花的消息。

  而且,小花无论生死,欧阳家族都会永不停息的追查,生,高额赏金,死,提高追凶的赏金。

  当初,文莱和他的义子,之所以这么快就覆灭,与欧阳家族当时的高额赏金有着很大的关系。

  当时的W国边境,一度成为人口密集地,旅店,食物都供不应求。

  当地的人称小花为“神花”

  直到现在,依然有人慕名参观,旅游密林深处的基地和放哨岛,只为了感受那种氛围.

   W国也开启了招募游客的招财模式,旅游业及蜂拥而至的旅游人群,随着小花赏金的不断飙升,随着小花事件热度的盛久不衰,而红红火火。

  小花是“神花”,声名远播,就只差为小花立一个肖像了。

  ........

  与世隔绝的离岛上,小花是什么也不知道。

  龙跃阁的死亡对于小花的打击是致命的,如果没有对儿子龙阳的牵绊,对父母的挂念,小花早就选择去陪伴龙跃阁了。

  每一个午夜梦回,小花都会梦到龙跃阁,所有的美梦也好,噩梦也好,都是以龙跃阁微笑着向她跑过来而结束。

  两年来,同样的梦境让小花常常恍惚觉得,也许,龙跃阁同自己一样,没有死。

  “妈妈,小弟弟什么时候能跟我玩”,阁阁的小手轻轻的抚在小花的肚子上,仰着小脸,认真的问。

  小花摸了摸阁阁漂亮的小脸,看了自己的肚子一眼,笑了笑,说:“等妈妈看不到脚的时候”

  “妈妈为什么看不到脚?”,阁阁非常的粘小花,也许在潜意识里,阁阁知道,这个岛上的所有人,只有小花是真的在乎她,爱护她的。

  “因为小弟弟长大了,妈妈的肚子就变得好大,那我们就看不到脚了”,小花微笑着说。

  老四站在远处,凝望阳光下的小花。

  美丽的微笑容颜,只有当她面对孩子的时候,才会流露出来。

  老四记得,有一次他在网上偶尔看到了当年欧阳典演唱会上,小花在台上哼唱曲调的那一段录像,老四觉得小花哼唱的曲调,让他第一次有了想哭的感觉。

  他看到龙跃阁看着小花的眼神,很嫉妒,龙跃阁什么都有,而他的名字却只能是个代号,他恨。

  当他开始设计绑架小花的时候,他想,要把龙跃阁喜欢的东西抢走、毁掉,好象让龙跃阁痛苦,可以安慰他的悲剧人生一样。

  他知道小花读大学,于是设计了美男计,老四的认知里,女人都是见异思迁,不知廉耻的,混血的美男,年龄相仿,小花一定抗拒不了,只要威尔单独可以把小花约出来,他就可以实施绑架。

  当威尔给他传来小花在M国大学校园里看书的相片时,他拿着相片,愣了一会,他好像在那张相片里,看见了阳光。

  美男计最终以惨败告终,威尔告诉老四,小花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子,他没有任何的机会,他放弃。

  后来,老四就设计了其他的计划,都失败了。

  直到,以孩子为绑架计划,他成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