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四十六章 世界上,没有小花这个人了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50 2019-05-16 21:01:47

  韵生看着视频中的文莱,他的头发都白了,脸色同他怀里的干尸一样,土黄土黄的,前胸的衣服上,有几滴好像血迹的东西。

  应该是吐血时,滴落的。

  “他是真的要死了吧”,韵生心里想,也说不上是难过,还是开心,就是有些堵。

  “是你帮了龙跃阁吧”,文莱咳了两声,艰难的咽下了一口血,见视频中的韵生久久没有出声,就问了一句。

  “是啊,第一次的股票是我指给他的”,韵生淡淡的说“但是,后来的股票都是他自己悟的,龙跃阁是一个非常有头脑的人”

  “后来你又设计了他几次,以前的多少次,我就不说了,就说你让魏雄和龙跃阁合作的房地产项目吧,你想让龙跃阁涉毒,一直到深陷其中,无法抽身,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不好意思,那次的涉毒运输,是我举报的,哈哈哈,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不给你让龙跃阁深陷其中的机会”

  韵生得意的笑了。

  “那么保姆的事情也是你向龙跃阁举报的?,还有龙跃阁酒店嫖娼死人的案件,也是你帮的?”,文莱笑了,自己的儿子还挺厉害的,这么看,就算自己死了,儿子凭借这样的头脑,也会生活的很好。

  “不是我做的,我是事后才知道的,文莱,你以为龙跃阁没有怀疑你吗?,从你给他介绍魏雄开始,他就已经备注了文件了,而且做了些准备了,你真的以为龙跃阁是玩弄于你的股掌中吗?”

  “你以为你是神吗?,你以为你的那几个义子都是对你忠心耿耿的吗?”,韵生轻蔑的看着文莱。

  文莱听到韵生的话,笑容没有了,“你的账号收到钱了吗?”,文莱努力的坐直身体,着急的问

  “收到了,但是只是一个中转站,只到账了几分钟,然后就消失了,但就是这几分钟,全世界的警察都查到了我,你知道吗?,我出名了,你隐藏了我这么多年,现在我出名了,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了,有人会把我打成筛子的,有人会折磨我到死,直到我吐出那些根本就没有的巨款,警察会逮捕我,我会坐穿牢底的......爸爸,我们父子一起死啊,虽然我那么不希望跟你死在一起,但是,没有办法,谁让我们都是这么肮脏呢,那么就让我们黄泉路上一起做个伴儿吧,下一世,我们不要在碰到了,我们各自安好吧”,文韵生的声音是那么平静。

  “不.......”,文莱一声大喊,噗......,一大口鲜血喷到了手机屏幕上。

  过了好久......

  韵生听到手机的那边传来老二的惊呼声,他知道,文莱死了,而他也该死了。

  也许这世上会因为少了文莱和他而变得洁净一些吧。

  韵生摇动轮椅到了电脑的面前,按下了几个发送的按键,把桌子上的一片药片优雅的拿起来,放到了嘴里.......

  ..........

  当警方查到文韵生的住所地址,破门而入的时候,看见文韵生坐在轮椅上,头向后仰着,眼口鼻耳都流出鲜血,脸色铁青,非常恐怖。

  警察看过现场,文韵生是....自杀,一个自杀的人,对自己这么狠,吃的毒药竟然是穿肠烂肚的毒药,让人在死之前,备受折磨,七窍流血。

  “他这么恨自己吗?”,一个警察看着文韵生这么恐怖的死相,心有余悸的说

  文韵生的电脑屏幕的屏保上,循环的播放着一张图片,那是一个女人的背影,文韵在他十七岁生日那年,告别远去的背影,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妈妈。

  ...........

  离岛

  地球的南端

  这里的气候四季初春,岛上的居民,民风淳朴。

  “司先生,这个要放这里吗?”一个个子矮小,棕色皮肤的男人端着一个花盆问

  老四坐在面对海面的院子里,看着微风下的海面,一层一层的荡漾着涟漪。

  “放那边”老四指了指,又说:“一儿,太太呢?”

  老四给这里的佣人,以数字为名字,一共四个佣人,一二三四,加上儿音,好记

  老四在这里的名字叫司阳,司与四同音,阳寓意阳光下的生活。

  小花还是叫小花,是他的太太

  “太太在跟小姐玩积木,在房间里”,一儿回答说。

  “不要让太太蹲太长时间,对胎儿不好”,老四站起来,对一儿说,同时,也走向房间。

  这个靠海的房子是两层,一共两百多平,四个房间,前后两个院子,还有一个地下室。

  这个岛上的原著居民是以打鱼为生,但是,一年多以前,岛上突然搬来的四户富有的住户,他们共同买了这个小岛,所有的岛上居民都为他们工作,他们给的钱很多,比打鱼多很多,岛上的居民都非常的高兴。

  房子都是后盖的,小岛也按照这四户富豪的要求,修建完成。

  一个“世外桃源”。

  ......

  “你不能总是蹲着,这样对胎儿不好”,老四果然看着小花在地上蹲着,陪着女孩玩。

  小女孩看到老四进来,马上就有些害怕的躲到了小花的旁边。

  老四看到小女孩的神情,眼神冷了一下,“到底不是亲生的,养了两年了,还是养不熟”

  小花安慰的亲了小女孩的脸蛋一下,白了老四一眼,没好气的说:‘刚三个月,怎么不能蹲’

  老四看小花有些生气,马上笑着说:“老蹲着,腿不是累吗,本来你的左腿就一直疼啊”

  小花以前断了的左小腿,没有养好,就被老四带着舟车劳顿的赶路,做下了毛病,阴天下雨会疼。

  老四一把把小花抱起来,轻轻的放在客厅的沙发上,为小花按摩小腿。

  “还疼吗?”他温柔的问

  “还可以”,小花越过老四,看向在地上独自蹲着的女孩,说:“阁阁,到妈妈这边来”

  老四知道小花为女孩取名阁阁是什么意思。

  两年了,小花从来就没有忘记龙跃阁,尽管,一年多以前,各大媒体新闻曝出的,龙跃阁在A国边境,被枪杀,幕后凶手,竟然是龙跃阁的舅舅,大毒枭

  在追捕的过程中,文莱及其四个义子在爆炸中身亡。

  龙跃阁身中数枪,头部中了两枪,面目全非的相片一度让小花晕厥数日,在被老四带着隐姓埋名辗转逃往离岛的途中,小花又因心脏突然发病,差点死在路上,当时,老四冒着被警方发现的危险,逼着几个医生连夜救治了小花,进行的手术。

  手术的第二天,小花就被老四带着上路,因为不敢逗留,期间,小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老四全程的护理,悉心照顾,小花苏醒的时候,看到了瘦的都要认不出来的老四,心里有了一丝的触动。

  ......

  小花从来没有在老四面前说过要回家,要去看儿子的话,因为小花知道,她走不了了,就算她逃到天边,老四也会把她追回来。

  这个男人对她有着狂热的感情,这种疯狂的情感令小花永远也不想把他引向自己的亲人。

  小花死亡的消息也公布出来了,现在的世界上,没有小花这个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