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四十五章 这是他临死前,唯一能为儿子做的了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160 2019-05-16 17:18:34

  文莱泪流满面。

  “是我毁了韵儿,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一定做一个好哥哥”,文莱第一次在韵生的面前,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韵生冷漠的看着他,鳄鱼的眼泪

  “如果再来一次,你还是会那样对待她,因为你只在乎你的拥有,从来不考虑妈妈是不是能够承受,即使到最后,你也没有放过她,你害死了她”

  文莱拼命的摇头,干尸在他的怀里随着他的动作,摇晃。

  “我没有害死她,是龙意洲,是龙意洲另寻新欢,抛弃她,为了不闹出离婚的丑闻,影响他的仕途,制造车祸害死了她”,文莱把干尸紧紧搂在胸前,轻轻的拍着。

  “你还用这个来欺骗你自己,谎话说过一百遍,就可以成为真的了吗?”韵生失望的盯着文莱,“妈妈好不容易逃出来,逃到临江那个小地方,开始了新的生活,妈妈说过,在临江的日子里,是她觉得最开心的日子,她可以远离你,有了爱自己的丈夫和儿子,而这一切,在你找到她的时候,都结束了”

  “爱?那个男人根本就不爱她,那个男人始乱终弃,只有我,只有我,心里只有你的妈妈一个女人,只有我才是真的爱她,那个男人不配说爱”,文莱有些疯狂的咆哮,手里抓着干尸的头发,把修补好的头发,拽掉了一块。

  “你爱她,让你爱上是多么的可怕,你设计女人去勾引龙意洲,你制造假的DNA鉴定,让龙意洲以为妈妈骗了他十多年,以为儿子不是他的,更残忍的是,你以我病危的消息,把妈妈骗来A国,你给她下药,你安排魏雄与她发生关系,你录像,照相,把这些相片发给龙意洲,你害死了她”

  韵生想起他侵入文莱电脑系统的时候,看到的那些肮脏的相片。

  “那只是摆拍,我怎么会那样对待你的妈妈,我是爱她的,我只想让龙意洲抛弃她,让她回到我的身边”,文莱捂住脸,痛哭。

  “是,魏雄是摆拍,可是你是真的强暴了妈妈,而且,再次使妈妈怀孕,而,这次的怀孕,龙意洲抽取了羊水,做了DNA鉴定,也正是因为这次的鉴定,让龙意洲下了决心要杀了妈妈”,韵生仰面,控制着泪水。

  “不是龙意洲,是郑玲玲那个贱女人,龙意洲当时只想让你妈妈看着她的儿子龙跃阁死在她的面前,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贱女人,她为了得到龙意洲,改变了计划,把你妈妈害死了.....,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也一直以为是龙意洲做的,后来,我找到了那个卡车司机,他告诉我,郑玲玲没有按照计划把你妈妈支开,而是让你妈妈和龙跃阁一起待在车里”

  “韵生,你妈妈不能白死,我把你妈妈的尸体换了回来,带她回家,一直陪着我们,而且,我替你妈妈报了仇了,我让那个女人看着她的亲生儿子被注入毒品,让她受尽折磨后,把她扔进临江水里,看着她痛苦的溺水而死,而龙意洲,我也报了仇了,我让他临死才知道当年他要杀的是他的亲生儿子,我让他肝肠寸断,死的非常痛苦,我为你妈妈报了仇了”

  文莱有些兴奋的对着镜头,喋喋不休。

  “我要让龙意洲一家都不得好死,痛苦不堪”,文莱想到现在的龙跃阁已经一无所有,而他最爱的女人也已经被肢解,而按照计划,龙跃阁也到了A国的边境了,他活不了了。

  “你害了妈妈一生,害死了她,现在连她的儿子都不放过,你还敢说你爱她”,韵生想到他看到的文莱对龙跃阁做的一个又一个的阴谋,心里非常气愤,他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

  妈妈这一生遇到文莱,是多么的不幸。

  韵生看着文莱还想狡辩,就摆手说,“你告诉了我这么多,那我也在你临死前,告诉你,我的计划吧”

  文莱努力的撑着疲惫的身体,听着儿子跟他说话,这是近二十年来,父子第一次说了这么的话。

  “你想说什么?说你的举报吗?”,文莱冷笑着说

  “呵呵,原来你知道啊”韵生笑的特别开心

  文莱看着笑得好像天使一样的儿子,心里刺痛刺痛的,他前几天才知道,一直以来,不断举报他的行动,打击他的生意,捣毁他的基地,逼得他亡命生涯的,那个他恨的牙痒痒的神秘人,原来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哈哈哈,这真的是自己的报应吗?

  “看着我死,你就这么高兴吗?”,文莱的声音已经平静了

  当一切都没有了,也就放下了。

  “高兴啊,我高兴的要死啊”韵生哈哈的大笑

  “我死就行了,你不要死.....你好好的活着”,文莱微笑的看着儿子说

  “既然你都要死了,我还要送给你一份大礼,好让你死不瞑目啊,睁着眼睛,看着”,韵生笑的开心。

  “好,你说吧,我收下,儿子送的礼物,我都要收下”,文莱向后面的靠背,半躺下,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能够这样看着儿子笑着说话,是这么的难得。

  “从哪里说呢?,就从你给龙跃阁第一笔钱,让他去投资股市开始吧”,韵生也放松的向后靠在椅子上,他的腿一直都在抽筋,但是他忍受着,他不要让文莱看到他的痛苦。

  “你是不是觉得龙跃阁一直很幸运啊,你让他去投资股票,他什么都不懂,应该备受打击,惨败,摧毁自信心,让龙跃阁的抑郁症发作,继续自残下去,悲苦的靠着药物和治疗度过一生,就好像我这样,甚至要他比我更痛苦,是吗?”

  “你没想到龙跃阁在股市上一路畅通无阻吧,赚的那么多,气的你吐血吧”韵生笑着说

  “是你帮了他?”,文莱同样笑着看着儿子

  虽然儿子三十多了,一直厌恶着自己,但是孩子到底还是孩子,做了自认为了不得的事情,还是要在父亲面前炫耀。

  文莱知道,这么多年了,韵生因为疾病和自卑,从来不跟任何人接触,他的世界里,只有电脑,而,今天,是儿子说的最多的一次,这也是一种宣泄,毕竟,这些年,韵生承受的来自身体和精神上的压力,快要摧毁他了。

  韵生对他有多厌恶,心里的承受就有多痛苦,如果今天,韵生能把压力释放出来,那么他就不会那么痛了,这是他临死前,唯一能为儿子做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