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四十一章 得到赎金,会放了她吗?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80 2019-05-14 22:00:10

  早上,文莱派老二亲自来叫老四,立刻来基地。

  老四拿了点东西后,安排了点事,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告诉手下,找大夫给小花治一下,让手下熬点粥,给小花喂下去。

  还找了一件自己的衣服给小花穿上,摸着小花还是发烧,又吩咐手下,让医生给小花吃药。

  然后看了看,还在不知道是昏迷还是昏睡的小花一会,就出去了。

  .........

  “老四,这是怎么回事?”,文莱被老二扶着,倚在床上问

  文莱的语气非常温和,可是大家都知道,这个时候是文莱起杀心的时候。

  被扔在地上的是几张各国的报纸,大标题“欧阳家族钢琴王子欧阳典唯一的女儿欧阳花,被绑架,赎金过亿,仍未赎回女儿”

  “是你做的对吗?”,文莱眯起眼睛盯着老四

  “是我做的,干爹,你现在身体好点了吗?要是承受的住,我就告诉你好消息”

  老四同平时在文莱面前一样,平静而淡定。

  “说”,文莱咳了一声

  “干爹,给您”,老四把手里的一个单子递给了文莱。

  文莱接过来一看,眼睛就睁大了,剧烈的咳嗽后,吐了一口血。

  老二惊呼了一声,马上为文莱擦拭。

  老四冲上前,抱着文莱,轻拍后背,担心的说:“我就是怕您激动,我想这边都安排完再告诉您”

  文莱激动的拉着老四的手,说:“老四,你有心啊”

  老四微笑的说:“应该的,干爹”

  文莱点头,很满意,把手里老四给的那张纸仔细的折叠起来,小心的收起来。

  老四看到文莱的动作,心底沉了一下。

  文莱的心里哪有半分对义子的情分,过亿的钱款没有一分要留给他们,都要留给他的残废儿子,呵呵,那就不要怪我了不义了。

  老四给文莱的是一张转给M国某账号的的钱款清单,而这个账号的收款人,就是文莱的儿子,文韵生。

  当然,数字是转给那个账号了,国际的警察不久也会查到那个账号的。

  即使欧阳典不报警,老四的人也会在万事俱备后报警,而欧阳典这个报警的时间,刚刚好。

  而整个绑架事件,文莱会为他的贪婪买单的。

  老四冷笑。

  “老四,那个女人在你那里,我要你拍下她被人强的视频和相片,我要龙跃阁每天都能收到他心爱女人身体的一部分,一点一点的折磨他,哈哈哈”

  文莱感到,今天是他这一年东躲西藏的日子里,最高兴的一天,得到了富可敌国的财富,可以保障儿子韵生幸福的生活到老,即使自己现在死了,也放得下心了。

  而龙跃阁,龙意洲唯一的儿子,变成了穷光蛋,心爱的女人被慢慢肢解,一件件的寄给他,让他心碎到死,就象他知道龙意洲害死了他的韵儿一样,心碎,心疼到死。

  “没问题,干爹,这个我在行”,老四哈哈的笑着。

  “嗯,好,对了,老二说了,他要尝尝龙跃阁女人的滋味,你一会带他回去,这段时间辛苦老二了,犒劳犒劳,哈哈”

  文莱打了一个哈欠说

  “好,二哥,走”,老四搂着老二的肩膀笑着说

  老二最喜欢小男孩,而对于女人,如果被老二玩过,基本,人就废了。

  没有人注意到,老四转过身后,眼里的狠厉。

  ......

  老二得尝心愿的尝到了龙跃阁太太的味道。

  “怎么样?,二哥,滋味好吗?”,老四坐在床上,看着走进来的老二。

  “太一般,就这货色,龙跃阁还付出那么多,太不值了”

  老二呸了一口,说

  “各有所好嘛”,老四笑着说

  “那女的脸怎么打的跟猪头似的”,老二问

  “不听话,到了这儿,还以为是总裁夫人,不得收拾收拾”

  老四递给老二一支烟。

  “那就该卸了手脚,使劲揍”,老二不屑的说。

  “反正你玩女人,从来不看脸,哈哈”,老四看着老二手上的血迹说。

  “我卸了她一只手,你寄给龙跃阁,我知道你小子不喜欢伤女人,哥哥替你做了”

  老二吸了加了料的烟,心满意足的样子。

  “就知道二哥最疼我”,老四笑着说。

  “我回去了,最近干爹总咳嗽,还咳血,我不放心别人照顾”

  老二起身往门外走

  “二哥辛苦了,干爹你就多照顾了”,老四拍着老二的肩膀说。

  “应该的”,老二登上了往返的小船。

  看着老二的船走远,老四转头对手下说:

  “把孩子抱来”

  “四哥,龙跃阁要是发现寄去的不是他老婆的手,说出去怎么办?”

  手下担心的问

  “难道龙跃阁希望我们寄真的?”,老四斜眼看了手下一眼。

  就这智商,一辈子就这样了。

  “那可不一定,万一他希望他老婆死呢?”

  手下继续用他的智商分析着。

  “倾家荡产交完赎金,然后希望他老婆死?”,老四跟这个手下说话,心累。

  “哦,也对”,手下挠挠头,转身去抱孩子。

  ......

  老四接过喂了安睡药的孩子,走向地下室。

  小花又被关在地下室里了,只不过这回的地下室,收拾了一下,填了些东西。

  小花躺在地下室的床上,身体还是很虚弱。

  “你说这孩子的命,怎么这么大,我把她扔到海边,到现在还活着”

  老四走进地下室,坐在床边,对小花说。

  这个孩子,老四一直放在当地居民家里,总想着会有用,现在看来,真有用,对收拾小花......很有用。

  小花睁开眼睛,看了看老四怀里的孩子,那小脸正是跟她一起漂洋过海,九死一生的那个小女孩。

  “给我”,小花想伸手抱孩子,但没有力气。

  “孩子睡觉呢,先放你旁边”

  老四把孩子放在小花的旁边,伸手拉开小花身上的被子,查看小花骨折的小腿。

  看见小腿打上了夹板,他又把被子给小花盖上。

  “我听说你不吃东西,想饿死?”,老四盯着小花问。

  小花把头偏向里,不看老四。

  “一会我把饭端过来,你不吃,我就把饭都喂这孩子”

  老四微笑的盯着小花说。

  “她太小,不能吃饭”,小花急忙转过头,瞪着老四说。

  老四笑着盯着小花,没有说话。

  小花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孩子,轻声说:“我吃”

  老四伸手摸了摸小花的小脸,说:“乖”

  .....

  晚上,昏睡的小花被身边的动静惊醒了。

  老四倒在小花的旁边,把小花的被子拉过来一些,盖好,闭上眼睛。

  “孩子呢?”,小花转头问

  “放小床上了”,老四闭着眼睛说。

  “你不许再喂她吃药”,小花看着昏暗灯光下,男人的侧脸。

  “行,不喂了,以后当女儿养,以后给我养老”

  老四声音轻了,好像要睡着了。

  小花转过头,闭上眼睛。

  地下室里非常安静,已经没有了霉味和血腥味。

  不一会,小花就听到了身边男人均匀的呼吸声。

  男人睡着了。

  小花却睡不着了,她想龙跃阁,好想,想阳阳,想父母。

  他们一定非常担心自己,可是,现在,自己什么也做不了,连在哪里都不知道。

  身边这个绑架她的男人到底是谁?,他得到赎金,会放了自己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