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四十章 小花在绝望中,第一次想到了死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141 2019-05-14 14:24:04

  老四的这座小岛,距离文莱藏匿的那个密林深处的基地,坐船要两个小时的时间,文莱让他在基地的四周小岛放哨观察,一旦发现危险船只,马上通报。

  老四的这座小岛位于基地的南端,岛上包括他一共只有五个人,四个人互换,日夜放哨观察,他们都住在简易的竹棚子里,地下室是藏匿武器,毒品和杀人、折磨人的地方。

  小花现在就被关在曾经用来折磨犯人的地下室里,那里阴暗潮湿,到处都是干涸的血迹和人的碎肉,还有各种酷刑的工具。

  .....

  老四回到自己竹编的房间,倒在床上,心里想着白天老二跟他说的,文莱最近一直在咳血,是不是时日无多了。

  跟在文莱身边十多年了,他经手了无数的交易,手上积累了一笔人脉和财富,他比文莱身边的其他三个影子都年轻,但是,他更有心计,看起来对文莱是最忠心的,其实他一直都在默默的筹划。

  他看过太多大毒枭一度风光,富可敌国,但是结局都是象文莱一样,最终寥寥,甚至死无葬身之地。

  涉毒是一条不归路,永远也不要想平安到老,不要想娶妻生子,过安稳的日子。

  但是,老四想,他一直想,他不想过这样隐藏的象鬼一样的日子,他想自由的生活,想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虽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生活。

  他贩毒,但从来不吸毒,这在这个群体里,尤为特殊,即使是无数次的受伤,需要毒品的慰藉,他也不碰,这一点,让文莱很欣赏他,说他是一个意志力很强的人。

  其实,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的野心使他的意志力变得更加坚强。

  .......

  半夜的时候,老四醒了,岛上的海风吹的他更清醒了,他想去看看......那个女人...死了没有。

  地下室非常的黑,他打开灯,昏黄的灯光使得夜晚的地下室更加的死寂。

  那个女人还是他离开时候的样子........“应该是死了”,老四心里想,有一些,不太情愿。

  他坐在椅子上,用脚推了小花一下。

  小花的身体随着他的力量,动了动。

  老四低头看着脚下的女人,没有动静,过了一会儿,他使劲的踢了一脚。

  疼痛,使昏厥的小花微弱的哼了一下,这一声轻哼,听在老四的耳朵里,似乎觉得地下室的灯光,亮了一些

  “还活着”,老四的嘴角勾了起来。

  老四把小花拽着胳膊一路在地上拖着,从地下室的台阶拖到上面的海滩,扔到了海滩的浅海里,夜晚的海水冰凉刺骨,小花被激的动了两下,又一头栽在海水里,不动了。

  老四用脚把小花的身体踢翻了过来,仰面朝上,拎着小花的两只胳膊在海水里来回的涮,又反过来拎着小花的两条腿来回的在海里涮。

  就这么来回涮到他自己都觉得有些累了,就把小花夹着,带回了自己简易房

  老四把浑身湿漉漉的小花扔到地上,自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

  早上,给老四送饭的手下,瞥了一眼地上的女人,毫无表情的放下饭菜就走了。

  这样的女人他们经常见,有当地的妓女,有买卖的女人,太多了,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毒品、武器、和女人。

  见到最多的就是死人、鲜血,已经很少有什么可以让他们的情绪产生波澜了。

  .....

  老四睡醒了,眼望着竹棚的房顶,想着他的计划,他的假身份已经做完了,钱已经转到了安全的账户,现在他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时机成熟。

  改头换面,重新生活,开始有阳光的生活。

  ......

  起床的时候,老四看见地上倒着一动不动的女人,才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把这个女人带到自己的房间里了。

  简易的房间非常的小,老四坐在床上,开始吃旁边桌上的饭,两只脚有意无意的踏在小花的身上,“还没死”,双脚触及的温度让他知道,这个小丫头还活着。

  “命还挺大”,老四想。

  看到碗里剩下的汤和饭,老四想了想,就把小花拽起来,把剩下的饭和汤都灌进小花的嘴里,期间,只要是小花把饭呛出来,他就用一只脚使劲的踩小花在地上的腿,直到小花因为疼痛而把嘴张得更大,不再喷饭,全部都吞咽下去。

  剩饭都喂完了,小花经过这么折腾,有了一些知觉,加上进食了食物,意识也回来了一点。

  她梦见了自己坐在花园里,抱着哈哈笑的阳阳,龙跃阁在她的后面抱着她,亲吻她的颈窝,幸福而温暖。

  然而这一切都随着左小腿处传来的一阵剧痛,戛然而止。

  看着自己腿上被小花喷溅的饭菜,老四用力的踩了小花的左小腿一下,随着小花痛苦的发出“啊”的一声,小花的左小腿的骨头被他踩断了。

  看着疼的在地上挣扎翻滚了两下,就昏迷过去的小花,老四愣了一下,没感觉使劲,怎么就把小丫头的腿弄断了呢,想着,断就断吧,反正她也活不了几天了。

  .......

  晚上的时候,老四春风得意的回到房间,他得到密报,欧阳典的赎金也交了,现在......他.....老四,应该是这世界上最有钱的男人了。

  低头看着在地上躺着的小花,他走过去摸了一下小花的额头,还是有些烫。

  又查看了一下小花早上被他踩断的腿,已经红肿了。

  想着既然这个女人给他带来了这么多的财富,还是应该对她好一点,在她临死前,让她少遭点罪。

  便简单的给小花包扎了一下,又给小花清洗了一下,上了点药。

  想到这个小丫头给自己带来了这么丰厚的财富,又从兜里掏出今天他外出带回来的两块巧克力,塞进小花的嘴里。

  他从来不吃巧克力,今天在基地看见了,不自觉的就拿了两块。

  糖分对于一个身体虚弱的极点的人来说,是非常必要的,这两块巧克力,把已经垂死的小花拉了回来。

  ......

  当地的气候很闷,老四在隔壁冲了一个冷水澡,出来的时候,想了一下,把地上的小花夹起来,带到隔壁,给小花也冲了冲。

  把彼此都擦干以后,他把小花放到了到床上。

  ......

  这一夜........小花在绝望中,第一次想到了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