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三十九章 看来她,活不过今晚了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229 2019-05-14 09:29:32

  兜里的饼干只剩下一小块了。

  小花已经没有口水可以稀释饼干了,她的嘴干裂的有了血腥味。

  她推断自己应该在铁箱子里至少四天了。

  孩子偶尔哼哼一两声,声音小的就像小猫,小花会拼命挣扎着喂孩子一点饼干,用口水稀释的饼干。

  但现在她已经没有口水了,严重的脱水和饥饿使小花常常昏迷。

  .......

  巨大的震动使昏迷的小花,醒了。

  箱子的顶盖被打开,半昏迷的小花被大力的拽了出来,连同她紧抱着的孩子,重重的扔在石灰地上。

  刺眼的灯光使小花的眼睛瞬间失明了,她什么也看不见了。

  小花用仅有的力气抱紧孩子。

  可能是强光和震动的刺激,使好久没有哼哼的孩子竟然微弱的哭了一声。

  .......

  “哎呦,都五天了,还活着呢?”,一个男人惊讶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小花听来,声音离她,好远,她的精神已经游离于身体之外了,奄奄一息。

  “我**,太臭了,冲冲,快冲冲”,一个男人厌恶的声音

  接着,一记巨大的,冰凉刺骨的水柱,猛烈的象挥舞的棍子一样的击打在小花的身上,疼痛.....钻心的疼痛。

  虚脱的小花已经顾不上水柱带来的疼痛了,她贪婪的吸食着从头上流下来的冰凉的水,并尽可能的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怀里的孩子,不被强大的水柱打伤。

  巨大的水枪任意的在小花的身上喷射,还伴有恣意的,恶意戏弄的狂笑声。

  因为担心怀里的孩子,小花不得不在地上拼劲最后的力气,侧面弓起身体,把孩子保护在身下,用自己的后背去阻挡强大的水柱。

  瘦弱的小花甚至被强大的水柱冲到了墙角,头撞到了水泥的墙面。

  这样的游戏使得两个喷水的男人兴奋不已,水柱向着小花使劲的喷射,将昏迷的小花冲的好像破碎的木偶,被小花用外衣和裙子紧紧包裹的孩子被冲到了一边。

  .....

  “够了..”,老四看着身上湿透了的小花,还有那个被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孩子了。

  “五天四夜,这个女人和孩子都还活着,这个女人.......,”,老四的心里想

  生死面前,竟然还想着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孩子的死活,这样的一个女人,让老四的心底里有了一丝震惊。

  他从小在文莱的身边长大,身边充斥着毒贩,妓女,各类的人渣,他所知道的人性,是最残暴,最自私,最无情的,即使是干爹文莱,对他自己养大的孩子,也是毫不手软,现在文莱身边的四个影子,就是在文莱众多的义子中,自相残杀中活下来的,身手最好的,为了生存,他们亲手杀死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伴,甚至是朋友,为了生存,他们没有自我,只有服从,名为义子,实为死士,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文莱而生而死。

  .........

  “醒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小花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里,看见一双穿着拖鞋的男人的脚,她想抬头往上看,但没有一丝的力气,张了张嘴,但嗓子哑的,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小花感觉自己是侧面躺在一堆干草上,她闻到浓重的血腥味和发霉的味道。

  “给她一碗粥”

  坐在椅子上的老四,低头看着在他脚下趴着的一动不动的女人。

  一碗粥,扔到了小花的面前,强烈的饥饿促使小花拼命的挣扎,大口的喝下一口粥,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进食的原因,一口粥还没有咽下去,就被呛的喷了出来,呛得小花剧烈的咳嗽起来。

  老四厌恶的看着喷溅到他脚上的粥,弯下腰,把碗里的粥都倒在自己的一只脚上,把满是粥的脚伸到了小花的嘴边。嘴角邪笑着。

  “这样的身价过亿的富太太还不是象一只死狗一样匍匐在自己的脚下”,老四的心里轻蔑的想

  濒死的饥饿使小花只看到眼前的粥,她挣扎着爬过去,抱着那只脚,拼命的舔食着上面的粥。

  小的时候,小花在饭店的垃圾箱里翻吃了好几年的食物,比现在这只脚恶心的东西不知道见过多少,她根本就没有觉得恶心,只顾着品味粥的香甜。

  看着抱着自己的脚,拼命舔食的小花,老四嘴角的邪笑.......消失了。

  女人的唇舌传来的丝丝凉意和来自那只脚的一丝丝痒意,使老四突然感觉有些.....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异样的一股情愫从脚底一直串上来,他有点坐不住了。

  接下来的几天,老四安排人专门给小花送吃的,每天回来,都会到地下室去看看小花。

  有的时候,他会跟小花说些他小的时候挨打,练武的事情。

  老四也不知道为什么跟小花说这些,只是很想倾诉似的。

  ..........

  这天晚上,老四才从外面坐船回到他的小岛上,他白天收到了龙跃阁交付的第二笔赎金。

  老四从手下人那里得知,龙跃阁以最短的时间卖掉了温城和临江所有的酒店,还有豪宅,只为了交付这两笔根本就不可能付的起的赎金,而且,龙跃阁真的按照他们的要求,没有报警。

  “看来龙跃阁是真的爱这个女人啊”,老四心里又一次震惊的想,为了一个女人,只是一个女人,就让自己变成一个穷光蛋,而且听任摆布,只为了一个可能,换女人的一条命。

  “这个女人.......”,老四这么想的时候,又感觉到了来自他的一只脚的丝丝痒意。

  他还要去看看,看看那个女人.....说说话,这样的倾诉,仿佛成为了老四这二十七年来觉得最舒服的一个解压方式。

  .........

  老四端着一碗粥进到地下室的时候,看到了一动不动的小花。

  他蹲在小花的面前,把粥放在地上,这时候,他看见小花的身体在颤抖,小脸白的如同白色的蜡像。

  “喂....喂”,老四用手摇晃了小花几下,小花随着他的摇晃而晃动。

  小花身上滚烫的温度,让老四愣了一下。

  老四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脚下的女人,心里有了一丝纠结。

  龙跃阁给的赎金现在足够老四买下一座遥远的小国,过着几世无忧的奢华生活,但他现在没有行动,一是,他绑架小花并没有告诉文莱,二是,现在M国、A国都在通缉他和文莱,他不敢贸然的行动,他在等待。

  现在小花对于他来说,可以说没有用了,他是不可能把小花放回去的,也就是说,他现在可以任由小花就这样发烧昏迷而死去了。

  “看来她,活不过今晚了”,老四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小花,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