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三十八章 再也见不到龙跃阁了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543 2019-05-13 21:29:01

  虽然龙跃阁对小花隐瞒酒店出事的消息,但小花还是知道了。

  “小花,你回去也没有用,龙跃阁也不让你回去”

  欧阳典极力劝阻已经在收拾行李的小花了。

  “爸爸,我知道我帮不上忙,但我至少可以在他身边,安慰他”

  小花眼神坚决的看着欧阳典。

  “我不放心你”,欧阳典非常担心小花的安危。

  “阳阳留着您身边,我带着他不方便,也不安全”

  小花拎着行李下楼。

  “你不听龙跃阁的话,他会生气的”

  欧阳典不知道还能怎样留住小花。

  龙跃阁在电话里要求欧阳典一定不能让小花回来。

  但是小花的倔强,是他们想不到的。

  因为要留在m国,继续为勒儿和阳阳治疗,所以欧阳典不能陪着小花回去,他心里觉得很担心。

  但拗不过小花。

  .......

  小花带着两个保镖,坐上了返回温城的飞机。

  .....

  飞机从m国到国内的温城中间有一个小时经停在岛国的边境。

  小花坐在候机楼的座位上看书,两名保镖坐在她旁边。

  等待的过程中,对面座位上一位年轻的妈妈抱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一直哭闹,引起了小花的注意。

  “是不是饿了”,小花问

  “是,我给她冲点奶粉”,年轻的妈妈对小花报以微笑,并不好意思的说:“你能帮我抱一下孩子吗?,我去打热水冲奶粉”

  “好”,小花答应着,伸手要抱女人递过来的孩子。

  但女人突然犹豫了,好像不放心这么轻易的把孩子交给一个陌生人。

  小花笑了,理解做母亲的谨慎,便说:“我替你打热水吧”

  女人顿时感激的向小花道谢。

  “我来”,小花的其中一名保镖接过奶瓶去打水。

  女人就同小花聊了几句,都是关于她怀里孩子的。

  等了一会儿,接水的保镖还没有回来,孩子哭的厉害,小花就让另一名保镖去看看。

  “可能是接水的人多”,看着候机楼喧闹的人群,女人有些着急的哄着怀里的孩子。

  “可能是”,小花看看周围,的确很多人。

  见到小花旁边的位置空了出来,女人抱着孩子就坐在她旁边。

  “是尿了,”女人无奈的看着小花说。

  “带这么小的孩子,是这样的,随时随地的尿”,小花帮助抱着孩子,女人给孩子找尿布。

  “我记得我带了啊,怎么找不到了”,女人急得脸上出了汗。

  “我去给你买吧”,小花看着孩子哭的嗓子都有点哑了,心疼的说。

  “我去买,你不知道用什么牌子的,麻烦你帮我看着孩子”,女人没等小花说话,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小花想着应该是女人太着急了,没太在意,只顾着哄怀里的孩子。

  “这孩子哭的太厉害了,你走动走动,晃一晃”,旁边一个中年的女人看着小花说。

  “好”

  小花抱着孩子站起来,想着正好看看保镖和孩子的妈妈在哪里接热水。

  四处张望一下,不知道打热水的地方在哪?

  “请问?,哪里有热水?”,小花看见一个亚洲女人问。

  “^&&&”,女人说的话,小花根本听不懂。

  刚才小花候机的位置都是回温城经停的温城人,语言是小花能听懂的,现在离开那个位置,什么国家的人都有,小花有些话就听不懂了。

  想着还是问问服务台,便抱着孩子往前走。

  正走着,看见一个男人拿着一杯热水从对面走过来,男人还对拉着的孩子说:“小心热水烫”

  小花一听,就马上问:“请问,在哪里可以打热水”

  男人看了一眼小花,指着前面一个拐角说,在那个帘子后面,人很多。

  小花道谢,就抱着孩子走了过去。

  拐角处的尽头有一个大门帘,小花走过去的时候,觉得一下子就远离了吵杂的候机室了,变得瞬间有些安静。

  这瞬间的安静,使小花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她停下脚步,看向还有十多步的门帘。

  这时候,怀里的孩子再次的哭了起来,小脸满是泪水和鼻涕。

  孩子的啼哭打破了诡异的安静,也促使小花向门帘走去。

  当小花撩开门帘的那一刻,一双有力的大手把小花拽了出去,还没等小花出声,口鼻就被捂住。

  一股刺鼻的酸味灌满口鼻的同时,小花感到全身无力,视线模糊起来,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小花是被孩子微弱的哭声叫醒的。

  忍着昏涨的头痛,睁开眼睛,小花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封闭的,很小的黑暗空间里,而且摇摇晃晃。

  小花听到身边有孩子断断续续,微弱的哭声传来。

  虽然看不见,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但小花还是凭着听觉摸到了孩子。

  小花能感觉到,这个孩子应该就是在候机楼里,自己一直抱着的那个两三个月大的小女孩。

  “乖,乖,妈妈在”,小花抱着孩子轻抚着。

  现在的小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是被绑架了。

  凭着摇晃均匀的节奏,小花感觉她应该是在船上。

  她试着摸向四周,冰冷如铁,她被关在一个铁箱子里,非常窄小,只能躺着,连坐的空间都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怀里的孩子没有声音了,小花非常害怕孩子会饿死,一只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摸索着自己的衣服兜。

  小花在兜里摸出来一包饼干,这么小的孩子根本就吃不了饼干,但不吃,只怕孩子活不了了。

  小花记得从候机楼开始,这孩子就什么也没吃,而从她被迷晕到现在,一定是过了至少一天的时间了,因为小花觉得自己都饿的胃疼了。

  自己在飞机上吃过饭,到现在这么饿的程度,应该有一天了。

  小花以前经常挨饿,她知道饿的程度兑换多长时间。

  摸着孩子的呼吸都有些微弱了,小花把一块饼干掰成一小块,放到嘴里,用口水嚼的稀烂,并尽量用口水稀释,一点点的摸黑喂给孩子。

  万幸的是,孩子吃了进去。

  虽然不多,至少有了食物,孩子不会饿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

  铁箱子里逐渐变得很冷,小花想,也许是晚上了,晚上的海面是非常冷的。

  小花冻的发抖,想着不能冻着孩子,便把外衣衣服脱下来,一层层的包裹着孩子,并紧紧的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保护着她。

  只穿着单衣的小花,感觉自己的四肢已经冷的没有知觉了,意识也在又冷又饿中涣散起来。

  “小花,你要坚强,你不能死,你要是死了,孩子也会死的,她还那么小,不能死”

  小花开始跟自己说话,并且用自己学过的瑜伽体式弯曲身体活动,使自己发热。

  果然,一个个高难的抻拉体式使小花的身体热了起来,肚子也没那么饿了。

  小花的体温温暖着孩子,孩子把头往小花的怀里拱了两下,在小花轻哼的曲调和轻拍中,竟然呼呼的睡着了。

  孩子的安然熟睡让小花感到些许的安慰。

  船体摇晃似乎剧烈了起来

  “难道是遇到了风浪”,小花心里想。

  抱着孩子的小花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悲伤大于恐惧。

  悲伤的是,自己可能永远都见不到龙跃阁了。

  从绑匪对待自己的方式来推断,这么久都不给一点水和食物,证明绑匪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换句话说,即使绑匪得到赎金,自己只怕也活不了了。

  好想阳阳,好想爸爸妈妈,好想龙跃阁,他们一定也好想自己,好担心自己,现在他们应该知道了自己被绑架的事情了,他们一定非常的担心.......

  想到这里,小花的心,疼的钻心,那是再也见不到龙跃阁的刺骨伤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