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三十六章 躲藏的文莱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540 2019-05-13 12:13:18

  w国......边境

  文莱拄着拐杖从屋里出来,随身的影子老二扶着他。

  “老二,A国那边有消息了吗?”

  文莱望着眼前位于密林深处的寨子,心情沉重。

  接连几次的重创,几乎把他大半生辛苦建立的黑色产业摧毁,只能退回最初的根据地,躲避起来。

  “A国那边.....我们回不去了.....”,老二欲言又止的说。

  听了老二的话,文莱的身体抖了一下,差点跌倒

  “干爹,你挺住,留得青山在....”,老二马上扶住文莱,看着文莱这一年多迅速衰老的面容,老二的眼光沉了几许。

  文莱伸手摆了摆,在老二的搀扶下,拄着拐杖,慢慢的走回屋子。

  竹编的屋子,在风吹过的时候,发出类似埙的声音,空旷悲伤,听在文莱的耳朵里,仿佛是送葬的哀乐。

  “临江那边怎么样了?”文莱压抑着心里的烦躁,暗示自己: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

  穷途末路不可怕,可怕是精神意志力的穷途末路,这一世的风浪见过太多,这点挫折不算什么,自己一定会东山再起的。

  文莱靠着不断的自我麻醉和自我激励硬撑着。

  “那个保姆也失手了,龙跃阁只查到了魏雄,另外,控股的事情进展不顺利,龙跃阁看来早有防备,还有,运毒的那件事,龙跃阁解除嫌疑了了,警告正全力追查魏雄,公司的重要文件都没有龙跃阁的签字,所以.....这几件事,龙跃阁都全身而退了,嗯.....对了,干爹,龙跃阁一家现在在M国,跟.....欧阳家族的人....在一起”

  老二刚刚接到来自临江的密报,赶紧汇报给文莱。

  “哈哈哈,这小子的命是真大啊,也不知道是你们没用呢,还是龙跃阁有天助呢,几次都逢凶化吉啊,哈哈哈”

  文莱气急而乐的哈哈哈的笑着。

  文莱的话让身边的老二冷汗冒了出来。

  “我再去安排”,老二连忙说。

  “但是.....”老二看着文莱,又不得不说:“M国的欧阳家族....势力太强了,我们......”

  文莱压住火气,点点头说:“不能在M国,再等机会”

  老二看了一眼文莱,想说什么,停了一会又咽了下去。

  文莱瞥了老二一眼,他身边这四个影子,也是他的干儿子,从小在他身边,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文莱都能知道,他们想什么,看出老二想说什么,便幽幽的开口说:

  “我要的是龙跃阁失去最爱的妻子和儿子,痛不欲生,就像他的那个父亲龙意洲一样,临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当年要杀的是竟然是自己的亲儿子,到死才知道妻子没有背叛他,可是却因他而死,人间惨剧啊,哈哈哈,痛不欲生啊,哈哈哈,我就要他们姓龙的永远痛苦,我不要他痛痛快快的死,我要他饱含痛苦而死。”

  老二应了一声

  “是”,就不做声了。

  “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一会”,文莱挥了挥手

  看着老二出去了,文莱缓慢的拄着拐杖走进了房间的内室。

  文莱放下拐杖,坐在床边,把床上的被子掀开,温柔的说:“韵儿,你睡醒了吗?”

  随着被子的掀开,一具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干尸露了出来,虽然经过精细的高级防腐处理,但是干尸的皮肤还是呈现出渗人的青棕色,呛人的防腐药水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文莱慢慢的躺在干尸的旁边,轻抚着干尸经过特殊处理的长发,说:

  “韵儿,让你跟着哥哥受苦了,这里太简陋了,委屈你了,不要着急啊,韵儿,我还会另外建一个属于我们的家的,和A国的房子一样,到时候,让韵生也搬过来,我们都老了,需要跟儿子在一起生活了”

  文莱亲吻着干尸的面颊,看着因为仓促出逃,干尸处理过的耳朵竟然少了一个的时候,文莱的情绪有些失控,浑浊的眼里流出了泪水,哽咽的说:‘韵儿,痛不痛,我的韵儿’

  “不用怕,我马上再找一个漂亮的耳朵给你,别怕啊”

  文莱踉跄的冲出内室,嘶哑着嗓音喊:“老二,老二”

  门外的老二正在吸烟,一听干爹声嘶力竭的喊他,立刻冲进屋里,:“怎么了,干爹”

  “你干娘的耳朵呢?”文莱浑浊的眼睛里凶光毕现。

  “医生马上过来了,马上就给干娘治好”

  老二看到文莱的眼光,心里惊了一下。

  心里暗想:‘干爹的精神.....日益严重了’

  正说着,一个当地的医生被一个手下带着,走了过来。

  “医生来了”

  老二扶着文莱说

  “好好,医生,马上给我的妻子治疗,她受伤了”

  文莱的鼻子里流出了鼻涕,四肢开始颤抖。

  老二看着文莱的状况,应该是毒瘾犯了,便赶紧使了一个眼色给那个手下,转头对文莱说:

  ‘干爹,让医生先给干娘治疗,你在那里,干娘会不舒服,你还是到旁边的屋里舒服舒服吧’

  文莱已经控制不住的颤抖了,在老二的搀扶下走到另外一个房间

  随着毒品进入到体内,文莱的身体和精神放松了下来,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

  “干爹呢?”风尘仆仆的老四赶了回来,着急的问。

  老二伸手示意老四小点声,拉着老四走的远了一点,轻声说:

  “刚打完药,正睡着呢”

  “干爹怎么样了?怎么又碰这东西了”老四责怪的看着老二。

  “你也知道,这次干爹受伤这么重,他又那么大年纪了,我也是怕他疼的顶不住了,他要的紧,没办法,我就给了”老二摇头说。

  “A国那边查到什么了吗?”老二接着问

  “是匿名举报给缉毒局的,我们查了半天,只是知道消息是从网上给缉毒局的,具体的地址和信息,我们竟然根本就查不到”,老四生气的说。

  “看来是高手啊,几次都能那么准确的获悉我们的信息,看来只是盯着我们啊”

  老二眯着眼睛,狠狠的吸了一口手里的烟。

  “你少吸点这东西,不要耽误事”,老四看着老二陶醉的狂吸烟的样子,警告的提醒着。

  “放的少,没事”老二不以为然的说

  “我们的货能剩下多少了?”老二又问

  “A国那边全军覆没了,我们要在这里从头再来了”,老四叹了一口气,望着浓雾弥漫的林间,沉沉的说

  “完了”老二听到老四这么说,心里唯一的希望,破灭了。

  “我们还欠老黑的货,怎么交啊,现在钱没了,货也没了,我们的人也没剩多少了,老黑追究起来,我们怎么办啊”

  老二一屁股坐在石头上,满眼的绝望。

  “龙跃阁不是跟欧阳家族有联系吗,有了龙跃阁,不就有钱了吗?”老四眼神冷厉的说。

  “可是干爹说,不让动龙跃阁”老二看着老四说

  “我不会动龙跃阁的,我要动龙跃阁的心头肉,你知道吗,那个小丫头,竟然是欧阳典的女儿啊,而且是唯一的女儿,还有龙跃阁这个大金主,我们这么需要钱,这个小丫头贡献点,不是也应该吗?”老四邪笑着说。

  “我看行,干爹说了,要让龙跃阁痛不欲生,绑了小丫头,龙跃阁肯定心疼死”,老二哈哈哈大笑,仿佛是看到了一根根的金条向他跑过来。

  “那告诉干爹吗?”老二突然想起什么的问

  “绑个人,还用麻烦干爹吗?”老四笑着说

  “好,多要点,我这都半年没开荤了”

  “保证让你爽”老四呵呵的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