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三十五章 磨人的小太阳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189 2019-05-12 21:33:36

  小花抱着孩子一直在爸爸欧阳典的别墅里住。

  龙跃阁知道小花有心里阴影了,看着小花这几天更加瘦弱的身体,龙跃阁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没有保护好老婆孩子。

  “对不起,我不去上学了”,小花抱着阳阳,偎在龙跃阁的怀里。

  “不是你的错,是有人针对我的,不许你胡思乱想”

  龙跃阁紧抱着小花和阳阳,亲吻安慰他们。

  “爸爸....爸爸”,阳阳手舞足蹈的。

  让龙跃阁感到些许安慰的是,经过治疗和调理,阳阳看起来很健康。

  欧阳典安顿好勒儿午睡,走到小花的房间对龙跃阁说:

  “我想让小花和阳阳跟我回m国,阳阳需要系统的治疗,勒儿也需要好好治疗,这里的技术毕竟不如m国”

  龙跃阁知道欧阳典说的对,正好他也想去m国找找舅舅文莱,便点头答应。

  “那边安排好了医院,m国是我们欧阳家族的地方,在那里,我们更安全”

  欧阳典说。

  “我知道,爸”,龙跃阁点头说

  虽然欧阳典只比龙跃阁大四岁,但龙跃阁还是很尊重的每次都叫欧阳典“爸”

  欧阳典知道小花是自己女儿以后,曾经很排斥龙跃阁,毕竟龙跃阁比小花大整整十一岁,而且小花现在才十九岁,人生才开始,作为他欧阳典的女儿,可以有更好的未来,可是看到龙跃阁对小花是真的爱护疼惜,最主要的是,自己的女儿小花非常的爱龙跃阁。

  欧阳典只好认可了龙跃阁。

  龙跃阁和欧阳典的关系总是很微妙,龙跃阁也知道欧阳典十五岁生了小花,是自己的岳父,但欧阳典实在是太年轻了。

  看着欧阳典帅气年轻的脸,每次叫爸的时候,龙跃阁都会有点难堪。

  其实欧阳典何尝不是呢,一个只比自己小四岁的高大男人管自己叫爸,他也很难堪。

  虽然各自难堪,但是为了他们共同深爱着的小花,这些都不算什么。

  ......

  这次去m国,迷笛和刘妈跟着,肖寒在临江和温城照顾生意。

  莫云飞跟m国他的老师也取得了联系,把阳阳的相关治疗的病例都传了过去。

  .......

  到达m国的时候,快到晚上了。

  小花没有坐过飞机,全程都感到很新鲜。

  阳阳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完全开启了小魔怪的模式。

  精力充沛,一刻不歇,要不是有刘妈有经验,他们都要被这个小太阳折磨死了。

  欧阳京和欧阳典的几个兄弟都来接他们了。

  欧阳家的兄弟看到小花和阳阳都非常高兴,特别是看到阳阳很健康,悬着的心都放下了。

  .......

  “这就是勒儿?”,在回家的路上,欧阳京看着埋在欧阳典怀里害怕的瘦的一把骨头的女子,问。

  “是,这是我妻子苟勒儿”,欧阳典很正式的介绍着。

  车内欧阳典的几个兄弟都没有说话,心情非常复杂。

  欧阳典是欧阳家族的骄傲,他在艺术上的成就,还有他创办的教育机构,使欧阳典成为艺术的钢琴王子,盛名远播,名利双收。

  欧阳典帅气儒雅,是多少名门望族最理想的联姻对象,可是现在,看着欧阳典怀里双腿变形,骨瘦如柴,病殃殃的那个女人,他们的心无比的沉重。

  这样的一个不能算作女人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他们欧阳家族的钢琴王子啊。

  可是,他们也痛心的发现,欧阳典对这个残疾的女人,太在意了,太爱护了。

  似乎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拆散他们了。

  龙跃阁和小花坐另一辆车,虽然是晚上,但m国的夜生活太繁华了,这是临江市根本无法比拟的。

  “喜欢吗?如果喜欢,我们就不回去了,在这里生活”

  龙跃阁亲吻着小花的额头,问

  小花笑笑没有回答

  心里想

  别人的家再美,也不是自己的家。

  .......

  来到欧阳典的家。

  小花才知道原来爸爸欧阳典是这么的富有啊。

  小花也见到了欧阳典的父母,就是她的爷爷奶奶。

  欧阳锋鹤发童颜,气度不凡,见到小花的第一眼暗暗吃惊,虽然之前看过相片,知道小花长的很像欧阳典,但看到本人以后,才发现,小花的容颜竟然跟欧阳典已故的生母年轻的时候长的一模一样。

  “孩子”,欧阳锋拉着小花的手,看着那张酷似自己挚爱亡妻的容颜,心里不禁非常的难过。

  “孩子,奶奶对不起你”,欧阳典的继母也走过来拉着小花的手说。

  当年就是她隐瞒了小花和勒儿的真实情况。

  “没事的奶奶,我很好”,小花并不知道这个奶奶并不是亲的。

  ......

  快到深夜的时候,欧阳家的其他人都陆续的离开了。

  欧阳典的千米别墅也瞬间变得安静了。

  安顿好龙跃阁和小花以后,欧阳典抱着勒儿回到他们的卧室。

  勒儿今天因为见了太多的陌生人而一直处于害怕颤抖阶段。

  欧阳典抱着勒儿洗完澡后,就倒在床上为勒儿讲故事书。

  以往欧阳典讲的过程中,勒儿就睡着了,但今天,一本书都讲完了,苟勒儿也没睡着。

  “不困吗?勒儿”,欧阳典温柔的亲吻着勒儿的额头,脸颊,小嘴。

  “那再讲一本好吗?”,欧阳典起身想要去书架上再拿几本书。

  苟勒儿看见欧阳典突然起身,有些害怕,毕竟今天一天她都很害怕。

  “啊.....典.....典”,苟勒儿的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微弱声音。

  在这寂静的夜里,苟勒儿发出的声音让起身的欧阳典惊呆了。

  他狂喜的,猛的转过身,扑到苟勒儿身边,控制不住的,激动的说:“你说什么,勒儿,你叫我什么?”

  苟勒儿看着突然变得很激动的欧阳典,似乎有些害怕,身体往后缩了一下。

  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的动作吓到了勒儿,欧阳典马上压抑住自己内心的狂喜,尽量平静的上床,抱住苟勒儿,温柔的低声说:“再叫我一次,勒儿,再叫我一次”

  苟勒儿微笑着依在欧阳典的怀里,张了张嘴,断断续续的说:“典......典”

  “对,典典,典典,我是你的典典”,欧阳典兴奋无比。

  两年了,勒儿终于开口说话了。

  这意味着,勒儿的病会逐渐的好起来的,总有一天,他的勒儿会好起来的。

  会象以前一样,他们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谈不完的心。

  .......

  而龙跃阁和小花的卧室里,阳阳只睡了一个小时,就醒了,开始疯玩。

  龙跃阁现在是真的领教了阳阳的精力了。

  小花已经困得睡着了,留下龙跃阁独自面对开启磨人模式的小太阳。

  今夜无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