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三十三章 下药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512 2019-05-12 16:11:29

  龙跃阁早上起的早,看着儿子和小花都睡着,就悄悄的走出卧室,下了楼。

  “先生,你现在吃早餐吗?”,刘妈看见龙跃阁从楼上下来以后,问。

  “刘妈,今天我不去上班了,在家休息,不着急,我先去跑步,等小花和孩子睡醒了跟他们一起吃”,龙跃阁说。

  “阳阳还没醒吗?”,刘妈问

  “睡的呼呼的,哈哈”,龙跃阁开心的笑着。

  “昨晚你们是不到九点睡的,夜里阳阳醒过吗?”

  刘妈有些疑惑的问。

  这一个多月,阳阳是不是太能睡了。

  “没醒,一直睡”,龙跃阁看着刘妈似乎想说什么,就认真的说。

  “有的孩子也是一觉到天亮,小少爷生下来就比别的孩子大,健康啊,就比别人好带”

  保姆于鑫走过来笑着说。

  “这么睡也是正常的,是吗?”,龙跃阁认真的问保姆于鑫。

  于鑫是金牌月嫂,专门负责调配阳阳的饮食及营养搭配。

  龙阳能吃能睡,龙跃阁对于鑫的工作很满意。

  “身体好的孩子是这样的”,于鑫笑着肯定的说。

  刘妈见有经验的月嫂都这么肯定了,就没在说什么。

  .......

  龙跃阁跑步回来,小花抱着阳阳下了楼。

  “睡了这么久,怎么还这么蔫蔫的,还没睡醒啊,爸爸的小太阳”

  龙跃阁伸手抱过孩子,逗弄着。

  “爸....爸”,阳阳伸出小胖手,抓龙跃阁的耳朵。

  似乎还没睡醒,张开小嘴,打了一个大哈欠。

  龙跃阁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九点半。

  “阳阳才醒吗?”,龙跃阁抱着阳阳,走到小花身边,低声问。

  小花看着龙跃阁很严肃的表情,愣了一下,点头说:“是,平时他也起的晚,今天更晚了一些,怎么了?”

  龙跃阁的眉头皱了起来。

  刚才跑步的时候,他一直在想刘妈的话,用手机搜了一下,九个月的孩子确实也有一觉到天明的,也同保姆于鑫说的一样,是健康的。

  可是,阳阳从昨天晚上九点睡到今天早上九点半,还好像没睡醒的样子。

  这样的所谓好睡眠,即使龙跃阁没有带孩子的经验,也不禁要怀疑了。

  平时龙跃阁非常忙,经常是阳阳没醒就上班了,根本不知道阳阳这么嗜睡。

  今天如果不是刘妈质疑了一下阳阳的嗜睡,龙跃阁可能还没太在意,可是这么一问,似乎不太对劲。

  “先生,你们现在用餐吗?”

  刘妈问

  “啊,刚才跑步看见爸了,非让我们过去吃,我们在那边吃”

  龙跃阁笑着对刘妈说

  不动声色的看了小花一眼。

  “外公是一晚上不见阳阳就想啊”,小花看懂了龙跃阁的眼神。

  “那好”,刘妈笑着说。

  “这是小少爷的牛奶,带着吧,一会饿了再喝”

  保姆于鑫手里拿着奶瓶递给小花。

  “好的,于姐”,小花笑着接过奶瓶。

  ......

  到了旁边的别墅,爸爸欧阳典正在院子里喂妈妈苟勒儿喂水果。

  “这么早就来了”,欧阳典看见小花和外孙阳阳非常高兴。

  即使每天都见,也是想。

  也许是没有参与女儿小花的成长,欧阳典对于阳阳的每一个瞬间都不想错过。

  所以才会以高出市价一倍多的价格,硬买了龙跃阁旁边的别墅,就是为了天天能看到小花和阳阳。

  “爸,进去说”,龙跃阁的脸上有些严肃。

  “好”,欧阳典看出龙跃阁的脸色不对劲,马上推着勒儿的轮椅跟着进了屋。

  因为苟勒儿不允许任何陌生人靠近,否则就会紧张犯病,所以,欧阳典的别墅是没有专职的保姆的。

  只是定期聘用小时工。

  “怎么了?”

  一进到屋里,欧阳典和小花同时问龙跃阁。

  “我怀疑有人给阳阳喂安眠药”,龙跃阁皱着眉头严肃的说。

  “啊?”,小花和欧阳典同时惊呼出来。

  “阳阳是两个月以前才断了的母乳,以前晚上要醒一两次,而这一个多月,晚上睡的太沉,从来没有醒过”

  龙跃阁回想起这段时间,阳阳晚上在他们旁边的小床上确实睡的太沉了。

  刚开始他们夫妻在床上嬉戏,还非常小声,生怕吵醒孩子,但这段时间,偶尔他们声音大了,阳阳也没有醒。

  现在想来从断母乳以来,阳阳确实安静了很多。

  三个大人一起看向还有点发蔫趴着龙跃阁肩膀上的阳阳,顿时回想起这段时间的一些不对劲。

  细思极恐。

  小花的眼泪已经掉下来了。

  龙跃阁抱着小花安慰着,肩头是蔫蔫的儿子,心里变得沉重起来。

  .......

  欧阳典把勒儿抱到副驾驶,为她扣上安全带,开车带着龙跃阁一家赶往惠民医院。

  阳阳倒在龙跃阁的怀里,又有些要睡的样子。

  看着醒来连奶都没喝,还要睡觉的儿子,龙跃阁的心里开始意识到问题严重了。

  他的怀疑有可能是真的。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分析。

  能接触孩子食物的人只有家里的四个保姆,最主要负责阳阳食物的是月嫂于鑫。

  于鑫是小花生完孩子以后三个月后请的金牌月嫂,是管家迷笛在家政中介找的,原来的月嫂家里突然有事不干了。

  其他三个保姆都是从小花怀孕就已经在家里了。

  龙跃阁给月嫂于鑫的薪水比其他人都高,因为于鑫要照顾阳阳的饮食,还要进行专业的营养搭配。

  “难道是其他保姆嫉妒于鑫的薪水高,故意给孩子喂药”

  龙跃阁心里分析着。

  “即使是嫉妒,也不会喂安眠药,安眠药只会令孩子安静昏睡,不易被雇主发现迁怒于鑫,如果喂拉肚子的药,不是更容易让雇主责难于鑫喂孩子不利,而一怒将于鑫解雇吗?”

  “何况阳阳的饮食,奶粉什么的,都是于鑫一个人负责,想要往孩子的饮食里长期的下药,于鑫不可能不发现,尤其阳阳晚上只喝奶,都是于鑫现冲的,别人没有机会”

  “这么说,就只有一个人能够这么长期的下药,就是于鑫”

  “阳阳晚上一直是跟着我们睡的,即使阳阳半夜醒,也是我们喂奶,哄哄睡,不会影响到于鑫睡觉”

  “既然不是怕孩子晚上闹,影响她睡觉,那么给阳阳下药让他这么嗜睡的目的是什么?”

  “是想要孩子慢慢的衰弱,变傻,直到药量积存到一定的量,无声无息的要了孩子的命”

  龙跃阁的冷汗已经冒个出来,是谁?想要了阳阳的命。

  龙跃阁不相信于鑫无人指使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做这件事。

  在临江市,敢下药杀龙跃阁的儿子的人下场会很惨,而这个人明知道死的很惨还敢这么做,一定是有比龙跃阁还厉害的人在背后指使。

  龙跃阁突然想到父亲龙意洲的突然自杀,既然父亲看了自己给他的DNA鉴定结果,多次要求见自己,一定是有话要说,怎么会没见到自己就自杀了呢?,何况那天中午刚通过狱警要求见他,当天晚上就自杀了,还是以最痛苦的在床头勒死自己的方式自杀。

  还有郑玲玲的突然溺水自杀,一个怀孕五个多月的孕妇,会突然从西郊的春月酒店跑到临江市的最东边的临江河里自杀,西郊就有条河,虽然不象临江河那么大,但是要自杀还是可以淹死的,何必这么大费周章,跨越整个临江市,只为了在临江河里溺死。

  还有失踪的魏雄,以及和自己合作的发运房地产项目的藏毒运输事件。

  这些发生的事情,一旦联系起来,龙跃阁突然感到好像有一只大网,在黑暗中慢慢的向他扑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