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三十章 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556 2019-05-10 20:47:33

  龙跃阁刚陪着小花做完例行的孕检,正和莫云飞说话,电话就响了。

  是肖寒的电话

  “今天我跟着魏雄,你猜我看到了谁?”

  肖寒压低声音说。

  龙跃阁走出莫云飞的办公室问:“谁?”

  “郑玲玲,你的继母”,肖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龙跃阁听到郑玲玲,沉默了.....

  肖寒没有听见龙跃阁的回答,于是继续说:“他们在郊区的春月酒店504房间,我查了一下,这间套房,魏雄已经包下来四个多月了”

  龙跃阁的眼睛眯了起来。

  自从龙意洲出事后,郑玲玲也接受了调查,后来因为不涉案,就被放了出来。

  龙跃阁派人找了郑玲玲几次,他心里有几件事情要确认,可是,郑玲玲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他们竟然认识,有意思”,龙跃阁说。

  “还有更有意思的呢!.....郑玲玲怀孕快四个月了”,肖寒继续说。

  “应该不是你爸爸的”,肖寒推断说。

  龙跃阁想起一件事,问:“你说郑玲玲为什么躲起来”

  电话那边的肖寒想了一会说:“应该不是为了躲你,如果你要收拾她,不用等到今天”

  “是啊,那她在躲谁?”,龙跃阁好像自言自语的问。

  “跃哥,你说舅舅认识郑玲玲吗?”,肖寒顿了一下,问

  “也许......”,龙跃阁心里沉了一下。

  ........

  啪.....

  春月酒店504房间里,文莱给了魏雄一个响亮的耳光。

  “我也不知道这批货突然被查啊”,魏雄手捂着脸委屈的说。

  “最近先别动”,文莱盯着魏雄,要不是临江市这边需要他,真想弄死他,文莱心里恶狠狠的想。

  “不过,说起来也挺奇怪的,我们是放在运输的水泥里,非常隐蔽,没理由被查啊”

  魏雄站着文莱面前,虽然比文莱个子高,心里对文莱的惧怕,使魏雄看起来很卑微。

  “你的意思是跃儿弄的,他这个项目投了这么多钱,出了事,赔了生意,还被调查,你觉得会是他?”,文莱生气的说。

  “我没说是他,我这不是猜吗?”,魏雄嘟囔的说。

  “他不可能,你还是想想你身边的人吧”文莱用眼睛暗示性的瞥了一眼房间的另一个紧关着的门。

  魏雄听懂了文莱的意思,立刻否定说:“她都有了四个月的肚子了,龙意洲出事以后,我也不让她出门了,她不可能,电话都被我没收了”

  文莱轻蔑的瞥了一眼魏雄说:“你就打算留着了?”

  魏雄点头说:“我这老来得子的,必须留着啊,万一是个儿子呢?”

  文莱恢复了和善的笑容说:‘给你找个人看看,不是四个月了吗,可以看出来了’

  魏雄一听这话,马上高兴的连连说好。

  又凑到文莱的身边低声的说:‘,文哥,要是儿子就留着她,等儿子生下来再弄了她,她知道的太多了’

  文莱听到魏雄这么说,顿时满意的点点头

  “这才象他文莱的兄弟,该狠就得狠起来”文莱心里很欣慰的想。

  .......

  “我们今天要回去吗?”

  文莱身边的一个带着耳钉的男人低声说。

  文莱身边的有四个经常随身的保镖,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带着耳钉的男人是“老四”,袖子里经常藏着一把枪,虽然二十五六岁,但是在文莱养的杀手中,是佼佼者,身手非常厉害。几次救过文莱的命,文莱非常器重他。

  “你找个人把龙意洲给我做了”,文莱在车上对身边的老四说

  “好”老四对于文莱的指令,从来不问为什么,无条件的执行。

  文莱闭上眼睛,靠在车座上,手不自觉的又摸上了脖子上面的挂件。

  这是一个黄金的心形挂件,这个挂件龙跃阁也有一个,是文韵年轻的时候,文莱为了文韵专门设计的,原本是应该他和文韵一人一个佩戴的。

  现在心形挂件里面的内格里有一张相片,是他的妹妹,死去的文韵,年轻时候的照片。

  “韵儿,跟了那个愚蠢的男人,你还敢说,幸福吗?”

  文莱在心里问,挂件在他的抚摸下,无声无息。

  ......

  临江市新闻播报了一则简短的新闻。

  一名中年女子在临江中,溺水而亡,死亡原因初步怀疑是自杀。

  而这个女人的身份在临江市,却引起了不小的波澜,迅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个自杀的女人就是因为贪污被判刑的龙市长的夫人,郑玲玲。

  ........

  事隔两天,龙跃阁又接到通知:龙意洲在监狱里自杀了

  短短的时间里,龙意洲和妻子双双自杀。

  大家都认为是畏罪自杀,网络上一片叫好声,甚至有很多的网民,要求测查龙意洲的儿子龙跃阁的生意和资金交易。

  龙跃阁被推向风口浪尖。

  .......

  龙跃阁最近与魏雄合作的房地产生意,因为在进货的水泥中查出有毒品而被立案调查,资金被封存,龙跃阁不得外出,随时听候传唤。

  魏雄失踪,龙跃阁成为最大的嫌疑犯。

  龙阁惠酒店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

  “跃哥,等事情过去,我们还是回温城吧,毕竟在那里,我们熟悉一些”,肖寒站在龙跃阁的办公桌前面,手里拿着这个月的酒店盈利的清单。

  “你看这个月基本就是持平,上个月也是一样”

  龙跃阁站在办公室的窗边,看着楼下好像蚂蚁一样的人,平静的说:“清者自清,我们为什么要躲?”

  肖寒知道龙跃阁的性格,只要是决定的事情,一定是改变不了的。

  叹了口气之后,说:“你爸....龙意洲的财产被查封,有些私人的东西我拿回来了,你要看看吗?”

  龙跃阁低下头,顿了一会,说:“好”

  .......

  龙跃阁看着办公桌上摆放的父亲的私人的物品和书籍,心里突然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悲伤......父亲真的走了。

  自从几个月前,看过龙意洲以后,龙意洲就频繁的要求再见他,但是他都没有理睬。

  也许是无法面对,也许是想惩罚龙意洲,他没有再去过,直到龙意洲死在监狱里。

  龙跃阁无意识的触摸着桌上的书籍,他记得龙意洲是非常喜欢看书的,少年的时候,他的功课都是龙意洲辅导的。

  龙跃阁翻弄书籍的时候,看到了一本初中论文集,他记得,这本论文集里,有他在初中的时候,写的一篇论文,发表在这本书上面。

  《初中精选优秀论文集》

  龙意洲竟然还留着他,这是他送给龙意洲的生日礼物,龙跃阁记得那个生日所有的细节,甚至连蛋糕的味道都记得。

  翻开这本论文集的时候,龙跃阁的思绪还停留在回忆里,突然,从书中掉落了一张折叠的纸。

  龙跃阁弯下身,拾起了那张掉在地上的纸,打开.....这是一张有些历史的DNA鉴定,纸面有些破损,但是还是能够看出上面的日期,和内容。

  这张DNA的日期是A年......正是龙跃阁初三毕业的那年,而这张DNA的内容,让龙跃阁惊呆了。

  ....非父子关系.....,按照这张DNA鉴定的显示,龙意洲并非他的亲生父亲。

  “怎么可能?自己曾经因为怀疑龙意洲对自己的狠毒,去鉴定过,龙意洲确实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为什么这张鉴定,会是非父子关系呢?”

  自己的鉴定一定没有错,那么这个十多年前的鉴定就是假的了.....是谁?伪造了这个鉴定。

  龙跃阁手里拿着这张鉴定单,瞬间就明白了当初龙意洲性情大变的原因,也明白了龙意洲说的背叛是什么意思了

  是谁?,如此处心积虑的制造了这一切,破坏了他们幸福的家庭,造成了父亲疯狂的报复,造成了无辜母亲的惨死,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