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二十八章 外公病逝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083 2019-05-09 23:05:48

  市春月宾馆的504房里,郑玲玲非常紧张的来回走动着。

  她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可是还是没见找他的人来。

  傍晚的时候,郑玲玲决定不等了。

  就在她刚要走的时候,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进来了。

  “想走?”带着墨镜的男人进来以后,把墨镜摘掉,看见风韵犹存的郑玲玲,邪色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她。

  郑玲玲今天特意穿了件保守的衣服,就是为了防止这个叫魏雄的男人兽性大发。

  “我已经等你两个小时了,我晚上不能不回去,龙意洲会找我的”,郑玲玲小心的说

  “哈哈哈,龙意洲找你,你跟我在这说梦话呢?,龙意洲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吧”

  魏雄邪笑着直接用手摸了一把郑玲玲的脸蛋。

  郑玲玲看到魏雄眼里的欲望,这个男人就是一个魔鬼,她二十岁的时候,因为需要钱,在舞厅陪酒的时候认识了他,这个比她整整大了二十岁的男人,当时的魏雄是那间歌舞厅的老板,养了很多的保镖。

  郑玲玲觉得自己遇到魏雄的那一刻开始,就是自己噩梦的开始,当然也是自己从此摆脱贫穷的开始。

  魏雄是一个根本就不会等待的男人,想要得到就一定要得到,看着几年不见的郑玲玲,直接就扑上去,生吞活剥起来。

  郑玲玲根本就不敢反抗,她今天的一切都是魏雄安排的,她注定这一生都逃不开。

  想到龙意洲的冷淡,郑玲玲的心凉的心疼。

  魏雄说的对,龙意洲已经一周多没有回家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龙意洲又有女人了。

  ..........

  写字间的总裁办公室里。

  龙跃阁收到了肖克发来的清单和图片。

  看着这些清单和图片,龙跃阁久久的陷入沉默。

  他想起他小的时候,父母带着他去郊游,他因为淘气,从大山坡上不小心滚了下来,他的父亲龙意洲不顾危险的冲了下来抱住他,龙意洲的手臂和腿都受伤了,而且腰也错位了,落下了阴天下雨腰疼的毛病。

  他想起龙意洲每回出差都会给他买喜欢的车模,家里的柜子里都摆满了。

  他想起小的时候,父亲最喜欢抱住他,用硬硬的胡子扎他的小脸,痒的他一直笑个不停。

  可是这一切的幸福,都在他15岁那年结束了。

  龙意洲爱上了他的家教教师郑玲玲,在他和母亲文韵的面前同郑玲玲楼楼抱抱,母亲文韵痛苦不堪,而当时的他同父亲理论的时候,龙意洲第一次动手打了他,如果不是母亲护着,那次龙意洲会打死他。

  当时的龙跃阁在龙意洲的眼睛里,看到了厌恶和愤怒。

  直到现在,龙跃阁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龙意洲为什么会突然的性情大变,即使是另结新欢,也不至于对自己的儿子那般的厌恶啊,毕竟自己是龙意洲在这世上唯一的孩子。

  长大以后的龙跃阁想过各种理由,其中有一点,就是怀疑自己不是龙意洲的亲生儿子,于是,他偷偷安排了DNA鉴定。

  鉴定的结果,自己就是龙意洲的亲生儿子。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如此的恨自己,恨不得杀死自己,在自己车祸病重的时候,不管不顾,甚至十多年不闻不问。

  想到妈妈文韵那些以泪洗面的日子,想到妈妈被谋害,死的那么惨烈的样子。

  龙跃阁按下了电脑上的发送键。

  ...........

  小花的外公去世了。

  平静而安详,在睡觉中离开的。

  得到消息的龙跃阁一直抱着安慰小花,怕小花伤心过度,对自己和腹中的孩子不好。

  小花其实早在几天前就有了心里准备,因为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纵使难过,但是考虑到腹中的小生命,小花还是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欧阳典陪着苟勒儿在医院疗养,没有参加葬礼。

  原来的老邻居,以及小花外公单位的老同志来了一些人。

  丧宴的时候,老邻居都安慰着小花,认识小花的人都是从小看着小花长大的,现在看着小花过的这么好,都非常高兴。

  原来楼上的武岚阿姨拉着小花的手,心疼的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就回来找我”

  小花含泪点头。

  “盛军今天回不来,你这段时间不在,他找了你很久,你给你盛军哥打一个电话吧”

  武岚拉着小花的小手,心里叹息着,原本以为自己的儿子会和小花成为一对呢,可是现在看来自己的儿子是白白的等了这么多年了。

  “好的,武姨”

  小花自从跟了龙跃阁以后,几乎同以前的邻居和同学失去了联系,现在想起来,不应该,在她困难的时候,是邻居和同学,给了她最多的关爱,帮助她一路走了过来。

  .........

  龙跃阁接完电话回到宴席的时候,看见小花被好几个人围着,想着现在是感冒高发的季节,小花又是刚刚怀孕,实在不适合人多的环境,就走了过去。

  龙跃阁尽量保持礼貌的把小花从人群中带离。

  “别这样,他们都是曾经帮助过我的人”,小花感受到了龙跃阁的心思,埋怨的说

  “知道,我给每个人都准备的礼物,肯定让你满意”

  龙跃阁哄着小花。

  小花白了龙跃阁一眼,说:“你以为他们都是奔着你的礼物来的吗?”

  “当然不是了,他们是奔着我的小奶狗来的”

  龙跃阁逗着小花

  小花被气乐了,转头不想理他。

  “我也喜欢小奶狗”

  龙跃阁低声的趴在小花的耳边说

  “懒得理你”

  小花坐下吃饭。

  “逗你呢,是不是心情好一点了,不要再哭了啊,再哭,眼睛都看不见了,怀孕的人总哭对眼睛不好”

  龙跃阁拉着小花的小手说

  “嗯,我不哭了,我知道姥爷一定也不喜欢看我哭的”,小花看着龙跃阁点头说

  ........

  “这么大的事情,先生会不会难过啊”

  小花从花园里散步回来的时候,一进客厅就听到刘妈在说话

  “发生什么事了?”小花走到刘妈的面前问

  刘妈看了看小花,指着电视说:‘新闻正播着呢’

  电视上正在播放午间新闻,龙意洲,贪污受贿,包养情妇,数额巨大,性质恶劣,已经收押调查了。

  “龙意洲?,那不是龙跃阁的父亲吗?”

  ,

  小花心里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