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二十三章 他真的是爸爸吗?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097 2019-05-07 11:18:18

  台上,台下的人感叹人有相似。

  只有龙跃阁心里有了不同的想法,只不过一切没有证明的情况下,不动声色罢了。

  “小妹妹,怎么称呼你?”,主持人结束了感叹以后,开始例行公事的询问。

  “小花”,小花微笑着回答。

  “那今天,你要唱什么歌曲,来让我们的钢琴王子当场弹奏”

  主持人问。

  小花想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说:

  “小的时候,我妈妈经常哼给我听的一首曲子,我并不知道曲子的名字”

  “好,让我们一起来聆听”,主持人说完把话筒递给小花。

  龙跃阁握着小花的小手,给予她力量。

  小花转过来,看着龙跃阁深邃的眼眸,心情慢慢的平复下来,仿佛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曲子没有词,小花只是经常听到妈妈静静的哼唱,而每当妈妈哼唱的时候,脸上都会呈现出动人的神情。

  但随着妈妈病情的加重,这首曲子就哼唱的少了。

  有的时候,当妈妈突然病情发作,自残痛哭的时候,小花会为妈妈哼唱这首曲子,每当这个时候,妈妈都会瞬间安静,然后痴迷的抱着小花,幸福的微笑,沉迷。

  整个音乐厅灯火通明,摄影和记者在高清的录制着舞台的动态,观众都在窃窃等待。

  当清远悠扬的曲调从小花动听的声喉哼唱出来的时候,整个的音乐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曲调柔美,清远,好似山间的溪水流进每个人的心田。

  天籁之音

  龙跃阁凝望着灯光下的小花,美的令这一刻的时间和空间停止了。

  他的小花是落入凡间的珍宝,天籁的嗓音,清透的容颜,如水的眼眸。

  这颗珍宝落入眼中,埋进心底,这是他的珍宝,只属于他的珍宝。

  正当人们都在陶醉在这无名的曲调里的时候,突然,当的一声巨响,惊的整个音乐厅的观众发出了惊呼声。

  舞台上,欧阳典手中的麦克掉在了地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咣当声。

  当人们惊呆欧阳典扔掉话筒的举动时,欧阳典已经失态的冲到小花面前,声音颤抖的厉害,激动的问:“你的妈妈是不是叫苟勒儿”

  小花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听到欧阳典竟然说出了妈妈的名字,非常震惊。

  小花点点头。

  欧阳典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小花看见欧阳典的眼睛里涌出了泪水。

  “你是什么时候出生的?”,欧阳典紧紧的抓着小花的双肩。

  龙跃阁看见欧阳典抓住小花的肩头,便将小花拉到怀里,推开欧阳典。

  被猛的推开的欧阳典似乎清醒了一点,睁大眼睛盯着小花的脸。

  龙跃阁拉着蒙了的小花向后台走去。

  即便是相认,也不能在大庭广众面前。

  欧阳典则毫不犹豫的跟在小花的身后,离开舞台。

  主持人迅速的救场。

  ........

  演员休息室中

  龙跃阁拉着小花坐下,也示意欧阳典坐下。

  休息室只有他们三个人,气氛有些异样。

  “小花,你是叫小花是吗?”,欧阳典坐在小花的对面,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

  “是”,小花看着激动的欧阳典,莫名的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

  心里很忐忑。

  龙跃阁感觉到小花的紧张,于是握紧了她已经出汗的小手。

  欧阳典深深的看着小花,慢慢的说:“你妈妈有没有告诉你,这首曲子的名字就叫小花”

  小花紧张的摇摇头。

  “17年前,我15岁,^年五月,我从国外跟父母回来临江市,参加我外婆的葬礼”

  欧阳典坐在小花和龙跃阁的对面,眼睛深情的望着小花,回忆着说

  “参加完葬礼,我和父母在母亲的朋友家里暂住,一天,母亲朋友的儿子带我去一间音乐餐厅,还约了他喜欢的一个女孩,想要跟她表白。”

  “因为我钢琴弹得好,就想让我帮着弹琴,营造浪漫的气氛,于是,我们一起等待那个女孩的到来。”

  “女孩来了,就是你的妈妈,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妈妈,她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子,虽然我只有15岁,而你的妈妈已经17岁了”

  “你的妈妈当时以为是同学聚会,发现只有我们两个男生后,觉得不便,就要离开,我就说,想给她弹一首曲子,然后再走行吗?,我没想到你妈妈答应了我”

  “后来我们就认识了,我们经常两个人去音乐餐厅弹钢琴,那首小花的曲子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为你妈妈写的曲子,因为我第一次见你妈妈的时候,她头上带了一个花型的发夹,所以我给这首我创作的曲子取名....小花”

  欧阳典慢慢的讲述着,沉浸在回忆中。

  “我在国内呆了两个月,时间虽然短暂,但我们彼此相爱,我知道你妈妈不久以后会考入大学,我们相约,书信往来,将来我们在一起。”

  “要分开的那天,我们在一起相守了一天,我们彼此炽热的爱着对方,可是,我们都没有能力支配自己的生活”

  “我回国以后,给她写了很多的信,因为勒儿说,她的爸爸非常严厉,我就把信都寄到我母亲朋友的儿子严宽手里,让她转交”

  “可是我从来没有接到过你妈妈的来信,过了两年多,帮我转交信的朋友严宽告诉我,不要再寄信了,因为你的妈妈已经结婚生子了”

  “我不相信,我们彼此相爱,你的妈妈不会不等我,可是,他给我发了一张相片,相片中,你的妈妈抱着一个小孩子,幸福的微笑着,旁边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微笑着看着她们”

  “后来我上了大学,我告诉了我的父母,我和你妈妈的事情,请求父母允许我回去看看,我父母说,如果女孩已经结婚生子,你冒然去找,会造成误会,于是,我的父母便请朋友帮忙打听你妈妈的情况”

  “父母回来告诉我,你的妈妈大学毕业了,在家做家庭主妇,爱人和孩子都非常好,并让人告诉我,不要再找她,她不想让家人误会,各自安好。”

  “从此,我再没有找过她”

  欧阳典凝望着小花,慢慢的说:“你是我的女儿对吗?,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有一种感觉”

  小花听着欧阳典的讲述,震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真的是自己的爸爸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