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二十一章 直接就打残了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848 2019-05-06 15:26:35

  肖寒选的度假村位于临江市的近郊,占地面积很大,是临江市最大,最豪华的温泉疗养,休闲度假村。

  开了一个多小时,要到度假村的时候,小花被龙跃阁弄醒了。

  坐在对面的肖寒觉得自己的大总裁真的是幼稚的很,想要小花清醒,直接叫就完了,还一会亲一下,一会掐一下的,好像玩具一样的逗弄着。

  “幼稚”,肖寒心里想

  肖寒当然不会明白,龙跃阁是享受这个过程,再说了,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幼稚是基础。

  小花被弄醒,蒙登登的抬头问:“这里是哪里啊?”

  小花以为龙跃阁去工作或者去开会。

  “温泉度假村”,肖寒回答说

  “哦”小花心里想,到温泉度假村,难道是要招待客户。

  “我们来一起泡泡温泉,喜欢吗?”龙跃阁掐了一下小花的小脸蛋,看着睡的头发有些乱,眼睛呆呆的小花,就象一只小奶狗,好可爱。

  “嗯”小花笑了,笑得傻乎乎的,但看在龙跃阁的眼里,心里却一阵阵的激动。

  坐在对面的肖寒觉得自己这狗粮吃的有些撑。

  ........

  龙跃阁和小花在度假村中午吃饭的时候,没有要包间,因为小花想要看餐厅中间的喷泉和鱼,于是,他们就在喷泉的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肖寒去点餐,小花站在喷泉旁边看鱼,龙跃阁坐在座位上,看着小花。

  这时,餐厅响起了钢琴的音乐声,是餐厅的钢琴师在现场弹钢琴。

  龙跃阁看小花转过头,不在看鱼了,而是全神贯注的倾听着钢琴曲。

  “小东西喜欢音乐啊”龙跃阁心里想。

  肖寒点完餐,回到座位上,跟龙跃阁正好有个事情要谈,过了一会,龙跃阁回头看小花的时候,发现小花的旁边有一个年轻的男子与小花谈的正欢。

  龙跃阁的脸沉了下来,起身走了过去,伸手揽住小花的细腰,问:“干什么呢?”

  小花看见龙跃阁,高兴的说:“这是我以前的邻居,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了,他在度假村上班”

  龙跃阁礼貌性的向着年轻男子点头。

  年轻男子看向龙跃阁,眯起了眼睛,这么气质不凡,不是普通人啊。

  “我姓严,严炳艺,度假村的经理”

  龙跃阁也笑着回应,“你好”,但是并没有介绍自己。

  严炳艺看着龙跃阁没有介绍自己,于是就直接问:“先生在哪里高就啊?”

  龙跃阁笑着说,“自己做点小生意”

  严炳艺心里暗想:‘也许是看走眼了,不过就是个做小生意的,也是,如果是大人物,怎么会看上小花这样的丫头呢,就算看上,也是跟他一样的想法,玩玩而已,毕竟,现在的小花比几年前是漂亮多了’

  于是,严炳艺语气也傲慢了许多的说:“哦,做点小生意也不错,我是去年从国外留学回来,回来就来这里应聘经理,一直干了一年了,我也想过个几年,自己有一些管理经验了,也开些酒店什么的,就象我们临江市的龙阁惠国际酒店,是我的奋斗目标”

  小花余光看着龙跃阁,没有说话,她一点也不希望龙跃阁告诉严炳艺他的身份,毕竟她和他的差距太大,容易让人误会她是情人。

  想到“情人”这个词,小花心里沉了一下,自己现在是龙跃阁的女朋友呢,还是情人呢,她不知道,怎么分。

  龙跃阁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搂着小花就要去餐桌吃饭。

  严炳艺说,:“既然看见了,我给你们打九折吧”

  龙跃阁说:“好,那就谢谢了”

  严炳艺跟着他们来到他们的餐桌前,对服务员说:“,这桌的菜,打九折,是我朋友”

  服务员拿着单子,看了一眼说:“经理,这桌是VIP的贵宾卡,打六折的”

  严炳艺听了服务员的话大吃一惊,VIP的六折贵宾卡,他知道,办卡就要一百万,而且每年都要消费一百万,这么大手笔。

  龙跃阁看出严炳艺的震惊,就指着肖寒说,今天是我朋友肖老板请客。

  肖寒看了一眼龙跃阁,知道他不想公开身份,就笑着对严炳艺说:“哦,就是跟你们顾总是朋友,给我一个面子而已”

  严炳艺头上冒出了汉,顾总,是度假村的老总,跟老总是朋友,非富即贵啊,而且绝对都是资产过亿的人物啊,难道这个肖老板是大老板。

  这么想着,严炳艺对肖寒立刻就换上敬仰无比的神情。

  龙跃阁和肖寒看着严炳艺丰富的表情,心里暗笑,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要给他们打折,是好意。

  小花要去卫生间,龙跃阁就告诉她小心点,同肖寒坐在餐桌上,等着上菜。

  严炳艺也坐在餐桌前,看着龙跃阁笑着说:“小花说她现在是在酒店做服务员,你们是在酒店认识的吗?”

  龙跃阁顿了一会,笑着说:“是,我在酒店住宿的时候,认识的”

  “哦,哈哈”,严炳艺心里暗想,看来小花现在是被包养了,用服务员做幌子,看到有钱的就勾引,被包养,看来小花也跟她妈妈一样是个贱货,亏得当初,他追求她时,还装的清纯的样子,原来是嫌自己没钱。

  严炳艺愤愤的想。

  服务员上菜了以后,严炳艺告辞,径直走到小花去的卫生间的方向。

  正好小花从卫生间出来,看见了等在走廊的严炳艺。

  严炳艺看见小花出来,很轻浮的走过来,搂过小花的腰。

  小花楞了一下,没想到严炳艺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虽然很反感,但考虑曾经是邻居,又是多年没见,就礼貌性的躲过去了。

  “有事吗?严哥”,小花笑着问

  严炳艺看见小花躲开自己,并没有生气,而是继续亲昵的拉过小花的小手,很暧昧的说:“我想你了,你想我了吗?”

  小花觉得严炳艺有些轻浮自己,心里升起了怒气,就不客气的把手抽出来,说:“不好意思,我要去我朋友那里了”

  严炳艺看见走廊里没有人,瞬间就搂住小花,并要亲吻小花,嘴里说:“小花,我现在有钱了,你跟我吧,他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你跟谁都是跟,不如就跟我吧”

  小花使劲的挣扎,但顾及面子没有大声的喊,只是说:“你把我当什么了,你放开我”

  严炳艺看见小花挣扎的厉害,就加大手劲,使劲的抱着小花,并且挟持着小花往走廊楼梯里拽。

  “你反正也是做小姐的,有钱不就行了吗?,何况我们还认识,小花,我一直想着你,忘不了你”

  一般人都坐电梯,走廊楼梯几乎没有人,小花看到严炳艺疯了似的,想要把自己拽到楼梯间,吓得也顾不上难堪了,直接就大喊:‘跃哥,跃哥,救命’

  ........

  龙跃阁看着小花去卫生间有些久,就起身要去看看,突然听到小花声嘶力竭的喊叫,浑身一激灵,一个健步就冲了出去。

  肖寒和度假村里的其他人也听到了,都赶了过来。

  严炳艺没有想到小花会突然的大喊,顿时就害怕了,急忙用手去捂住小花的嘴。

  这个时候,龙跃阁的铁拳已经到了,一记重拳瞬间就把严炳艺打倒在地,严炳艺的一只眼睛被打出了血。

  “没事吧”龙跃阁一拳把严炳艺打倒后,一把把害怕的小花抱在怀里。

  小花因为害怕和气愤,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在龙跃阁的怀抱里,把头紧紧的埋在里面,使劲的憋着泪水,不想让别人看见她的脆弱。

  小花从小到大,受这样的欺负经常会有,而没有得逞的人总是会编造她如何下贱的勾引自己,骂她跟她妈妈一样,从小就会勾引男人,每次姥爷都会气的口不遮掩的骂她,这么多年,这样的伤疤一旦再次的掀开,就会疼的小花,痛不欲生。

  没有想到,自己的邻居,从小跟自己长大的朋友,竟然也这么轻浮她,她非常的伤心。

  龙跃阁在国外学的跆拳道和黑拳,凶猛而霸气,刚才那一拳,打在严炳艺的脑袋上,严炳艺已经站不起来,而且处于半休克的状态。

  度假村的顾总赶到现场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龙跃阁,非常的震惊,刚想要说话,就看见地上倒着他度假村的餐厅经理严炳艺,一只眼睛出血,半张脸红肿,神情呆傻,再看龙跃阁怀里紧紧的抱着一个女孩,嘴里不停的安慰着。

  不用问,这一看就是严炳艺调戏龙跃阁的女朋友,被龙跃阁给打了

  看严炳艺这个样子,估计是直接被打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