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十五章 不要让伤害自己的人笑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186 2019-05-02 18:26:31

  肖寒早上接到龙跃阁的短信,“取消今天一切活动,免打扰,住所尽快完工”

  这短信传达出来的信息让肖寒微笑的摇了摇头。

  他家的大总裁这回是彻底的沦陷了。

  沦陷在一个青涩的小丫头手里,真的是没有想到。

  庞柳和蔡泽接到肖寒的指示,任何人不允许去顶楼打扰总裁休息。

  两人顿时浮想联翩,昨天才安排小花晚上到总统套房去“翻译资料”,今天一早就通知免打扰.....

  明白了,全都明白了。

  安排完酒店的事情,肖寒又去了龙跃阁电话里面说的那个住所,那是龙跃阁前几天在临江市购买写字楼作为另一个总部的时候,同时购买的临江市福山区的一栋千米别墅,别墅是精装,但有些细节还需改造一下,家具也在购置中。

  肖寒嘱咐负责改造的施工头,在二楼要设置一个婴儿房,还有在南花园里,要有一个小型的儿童游乐园。

  肖寒想,毕竟自己的大总裁已经28岁了,也应该有个小总裁了。

  小花醒来已经是中午了,睁开眼睛就看见眼前一双深邃的眼眸在深情的......望着自己。

  “这是怎么弄的?”,龙跃阁握着小花的左胳膊,指着小花手臂上的一大块紫红淤青问,表情有些严肃。

  “我不小心.......我自己掐的”,小花本来想说谎,但一看见龙跃阁眯着的,严肃的眼神,顿时就有些害怕的说了实话。

  “为什么要这么伤害自己呢?”,龙跃阁心疼的问

  小花被龙跃阁问的有些不好意思,难道要说是自己鼓励自己特殊的方式吗。

  小花从小到大,每当遇到让自己紧张,痛苦,难过的事情,她都会用使劲的掐自己来告诫自己,还有没有比这个更疼的事情,自己要坚强。

  虽然知道自己这样的自残不对,但是她不知道怎样去面对自己无法面对的痛苦。

  看着小东西低下头,龙跃阁因为看见小花身上的掐痕而心疼的气恼的心颤动了一下。

  “以后不要再伤害自己,一切有我”,龙跃阁把小花紧紧抱在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轻抚着小花淤青的手臂。

  他知道,小花所表现出来的乐观和开朗是为了武装自己,取悦别人,而不断的伤害自己,是因为心痛。

  当龙跃阁看到小花自残的伤痕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因为小花对自己的伤害,他也曾经对自己做过,甚至更狠。

  他不记得是谁说过一句话,当孩子遇到家庭的不幸,亲人的伤害,这个孩子也许还是会爱他的家人,但是他会停止爱自己。

  小花的被龙跃阁紧紧拥抱着,虽然没有看到龙跃阁的眼睛,可是她能够感受到龙跃阁眼中的疼惜,这样的温暖,使小花从心底里涌起从未有过的依赖感,从小到大,她第一次感受到这样奇妙的感觉。

  龙跃阁低下头,深深的埋在小花的颈窝里,好像自言自语的低声说:“以前,有一个初中的小男孩,和妈妈去为为姥爷扫墓,结果半路车子突然坏了,妈妈就跟爸爸打电话求助,小男孩的爸爸告诉他们在原地等,结果在车里等着救援的过程中,被一辆疾驰而来的大卡车把他们坐着的车撞进了深沟,小男孩的妈妈当场被抛出车外,而小男孩则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小男孩不知道昏迷了多久,一天晚上,他听见病房里有人在低声的吵架,小男孩听出来是自己的爸爸和自己的家教老师郑玲玲在吵架,他想睁开眼睛,但是睁不开,也动不了,你猜猜这个小男孩他听到了什么?”

  龙跃阁抬起头,迷茫的眼睛看向天花板,阻止眼中流出的东西。

  小花慢慢的抬头看向龙跃阁,发现他的眼睛里露出猩红的狠厉。

  小花有些畏惧这样的龙跃阁,轻轻的摇了摇头,又低下头,小脸贴着龙跃阁的胸口。

  龙跃阁意识到自己想起那件事又有些情绪失控了,也感觉到这样的自己让小花害怕了。

  于是龙跃阁轻吻着小花的头顶,粗厉的大手轻抚着小花的后背。

  “小男孩听见自己的爸爸说,要放弃救治自己了,因为医生说,昏迷了两个多月了,即使是活过来也会影响智力,而小男孩的家教郑老师不同意,......小东西,你是不是会觉得小男孩的这个家教老师很好啊?”

  龙跃阁好似自言自语的轻声说。

  没等小花回答,又自顾自的说:“当时意识清醒的小男孩也觉得这个家教老师真的很好啊,就像平时对自己那么好一样,可是接下来,这个家教老师却说:”文韵刚死,你现在停止对阁儿的治疗,会引起怀疑的,阁儿的舅舅已经开始怀疑了,那天还旁敲侧击的说我,说象我这样关心家教学生的家教老师实在太少了,这么左次三番的来医院,并且告诉我,现在他既然从国外回来了,我就不用经常来了”

  “然后,小男孩就听到他的亲生父亲说,不用理他,他也没有证据,小男孩这才知道,他和妈妈遭遇的车祸原来不是一个意外,是这个小男孩的亲生爸爸谋划的,再之后,小男孩的爸爸和这位家教老师就在小男孩的病房里,在小男孩旁边很近的陪护床上做了非常恶心的事情。

  小男孩怎么也想不通,一个是自己爱着的爸爸,一个是自己尊敬的老师,居然能在自己的病房里,当着自己生死未明昏迷不醒的孩子面前,在自己结发妻子尸骨未寒的情况下,不知廉耻的苟合”

  “呵呵,你知道吗?,小东西,这之后,小男孩在舅舅的坚持下,虽然是醒来了,但是他得了很重的抑郁症,经常自残,一次比一次重的伤害自己,每次当他把自己伤害的奄奄一息的时候,他都幻想自己的爸爸能心疼一下自己,可是自己的爸爸却一次也没来医院看过自己,直到,有一天,舅舅告诉这个小男孩,他的爸爸和他的家教老师结婚了,他们的婚礼很盛大,还上了电视,呵呵

  ”舅舅对小男孩说,如果你不爱自己的话,没有人会爱你,你伤害自己的时候,同时也在伤害着爱你的人,而不爱你的人却在开心的笑”

  “于是,小男孩明白了一个道理,永远不要让伤害自己的人笑,让爱自己的人痛苦”

  “所以,小东西,你永远也不要再去伤害自己了,因为我会痛苦”

  龙跃阁轻抚着小花的秀发,亲吻着小花的脸颊,温柔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