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十一章 也许这世上有了小花,自己就不那么孤单了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467 2019-04-30 14:22:07

  庞柳因为着急根本就没听见小花低声说什么,只是想着人事部金经理跟自己说的话,就着急的说:“我正要跟你说呢,你以后就只负责二十楼的总统套房的服务工作,另外啊,你的英语不是很好吗,二十楼的客人晚上需要整理资料,你要帮着翻译和整理”

  “我,帮着翻译和整理资料?”,小花张大了嘴,这怎么回事啊,“可是我这,也不是专业的啊,我怕耽误客人的事情啊”

  小花很忐忑,觉得自己不一定能做好翻译和整理工作,要知道,高端的秘书都要拥有博士或者研究生的学历啊,自己一个高中毕业的学生,还没有什么工作经验,这根本就不行啊。

  于是小花就想拒绝的说:“庞经理,您知道我就是高中毕业啊,我的能力真的是有限,象总统套房这样的客人一定是做顶端生意的,我去翻译和整理,万一有个纰漏,损失的钱一定不能是小数目啊,而且还耽误人家的生意啊,庞经理,您是不是没跟人家说,我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生啊”

  庞柳听小花这么说,嘴上说:“让你干你就干,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工作必须无条件的执行,客人就是上帝你忘了吗?”,心里却暗想人事部金经理说的话,悟出来的话就是:这个小丫头,总裁看上了,先锻炼一段时间,过不了多久,就该进总裁秘书办了。

  小花听庞经理这么说,就不敢说话了,只能忐忑的点头答应。

  看着小花的情绪有些低落,庞柳暗想,难道小花不知道总裁对她有意思?,可是明明自己就是亲眼看见小花和总裁暧昧的亲昵动作啊。难道是小丫头装的,如果是装的,那真的是国际级的演技了。

  “每天晚上都要在吗?,可是我家里的情况.......”,小花可怜巴巴的看着庞经理说

  如果是每天晚上都在酒店,家里怎么办呢,那肯定是不行啊。

  庞经理听小花这么一说,马上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情,她忘说了:“啊,对了,酒店给你申请困难家庭资助服务了,简单说就是我们酒店,会派专业的护理人员还有医疗人员去你家里,帮助解决你家里的问题,另外,一会我会给你一个行程表,二十楼的客人如果外出开会的时间,你是可以回家的”

  小花听的好像天方夜谭一样,怎么有这么好的事情,刚想说什么,就又听庞经理说:‘另外,鉴于你的家离酒店比较远,怕你来回影响工作,耽误客人的时间,这段时间,我们酒店专门安排了一辆车接送你,这是给你配备的手机,里面有二十楼客人的手机号码,还有我的号码,下面这个是你的专业司机的号码,你只要外出就可以给司机打电话,他就是专门为你服务的’

  小花现在已经听的目瞪口呆了,今天是愚人节吗?

  这么好的事情,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庞柳看见小花张着小嘴,惊呆了的样子,心里想,如果是自己,这么多好事儿,估计也惊呆了。

  与此同时......

  小花家的楼下。

  一辆箱货停在了楼门口,下来三个壮年的男子,看着楼门的牌号,打电话汇报说:“肖总,我们到楼门口了”

  小花的家里,武岚正跟老伴围着桌子吃包子,小花的姥爷刚吃完饭正在看电视,傻哈哈的笑着。

  小花的妈妈还是安安静静的看着窗台上小花的相片微笑着,她的床是靠着窗台的,上面摆着小花仅有的几张相片,有小花小学和初中毕业的集体照,还有一张是小花十岁的时候抱着妈妈在床上,妇联的工作人员用快照给拍的相片,当时小花的一只手因为做饭被烫伤感染,还包扎着,小花的笑容灿烂干净,最后一张是小花的工作照,就是酒店优秀员工展示板上的工作照,还是灿烂干净的笑脸,漂亮的令破旧的石灰窗台都显出了古典美的韵味。

  武岚听到敲门声,就去开门,一开门就看见两个高大的男人,穿的工作服,后面还有两个中年的女人,手里拿着几个塑料袋。

  “你们找谁啊?”武岚看着这么精神的几个人,有些蒙,他们这样的老楼,很少有陌生人来。

  “我们是龙阁惠国际酒店的,花花是我们酒店的员工,我们酒店的员工之家通过了解,知道花花家里有些困难,为我们的员工来解决后顾之忧来了”,门外的其中一个男人向武岚出示了工作证。

  武岚顿时乐了,高兴的说:‘太好了额,谢谢你们酒店的老板啊,我们家的小花太不容易了,能遇到这么好的单位真是苦尽甘来啊’

  “这是我们单位为花花同事家里请的两个保姆,请问您是?”男人问

  “啊,我是小花的邻居,我住楼上的,我姓武,这是我的老头,姓盛,我们是因为今天小花上班,过来照顾的”,武岚赶紧解释,并让来人进屋。

  “好的,武阿姨,你就叫我小李吧,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直接找我,这是我的电话”,李升直接把名片递给武岚

  武岚看着名片上的名字:李升,职务,酒店的工会执行经理。

  “李经理啊,真是一表人才啊,这么年轻就是经理啊,有没有女朋友啊”,武岚迅速的跑了题,又开启了媒婆的模式。

  李升觉得自己在家里和在外面又逃不开“女朋友”这个话题了,看来,逼婚是无处不在啊。

  李升后面的一名男子,一直用手机在全程录像,在小花的家里里里外外录了个遍。

  李升看见武岚的老伴警惕的看着录像的同事,就解释说:“我们员工之家是要留存影像的,因为我们要报销各种资助的费用的,需要做记录”

  武岚的老伴听了就放心了,呵呵的笑着,说好。

  .........

  手机的录像实时传播到肖寒的手机里,当然也同时传给了龙跃阁。

  龙跃阁坐在车里,刚开完一个会,现在他要回酒店,他很想见小东西,很想。

  肖寒把手机的视频递给龙跃阁。

  小花的家是一个老式的套间,大约有四五十平,一个屋,一个厅,灯光有些暗,卧室里有两张单人床,一张床上倒着一个头发都白了的老年男人,龙跃阁根据掌握的资料,猜想这老人应该是小花的姥爷,应该就是在小花小的时候几次把她扔掉,虐待她的姥爷,龙跃阁想到肖寒给他的资料里,老邻居,小花的同学、老师讲述的小花的出生和成长过程中遭受的苦难,心里又一次觉得疼的不行。

  卧室靠窗的床上,有一个侧面看着窗台的瘦弱的女人,虽然是只看到侧面的脸,但龙跃阁还是能看出来,这应该是18岁就生下小花的妈妈,推算起来,小花今年十七岁,小花的妈妈应该只有三十七岁,有些苍白的小脸,眉清目秀的,看起来很年轻,小花的脸型很象妈妈,五官不象,根据资料,小花的妈妈因为自杀而双腿残疾,还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和厌食症,还有其他的什么疾病,需要进一步的检查。

  看着视频中因为常年卧床静静坐在床上的小花的妈妈,龙跃阁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很感激的心理,感谢这个安静清秀的女人生下了小花。

  也许这世上有了小花,龙跃阁会觉得自己不那么孤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