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十章 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419 2019-04-30 10:48:42

  早晨下起了雨,温度降了好几度。

  小花两点起床就开始忙碌,喂完姥爷吃饭,看着妈妈也吃完了,就跟妈妈碎碎的说因为阿姨不干了,今天自己还要上班,就暂时找的楼上退休的武岚阿姨帮忙照顾。

  “姥爷,你一定要听话,知道吗?,今天是武岚阿姨来照顾你们,不可以不听话啊,如果你不听话,我就让武岚阿姨叫我刘雪梅干妈了”,小花知道姥爷是最怕刘雪梅的了,就经常用刘雪梅来吓唬他,事实也证明确实很管用,至少能暂时管用。

  “妈妈,你看着姥爷啊,我下班回来给你带好吃的点心啊”,小花到妈妈床边,给妈妈梳头发,擦润肤露,温柔的亲了妈妈脸颊一下说。

  小花的妈妈伸手摸着小花的小脸,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神里都是爱意。

  楼上的武岚阿姨六点半就来了,看着小花忙着把蒸好的包子往外面捡,惊讶的说:“你这孩子是不是又半夜起来的啊,我今天在家就能做包子,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呢,你总这样的可不行啊,不要以为年轻就这么透支身体啊,现在有多少年轻人也有突然猝死的啊”

  小花笑着说:“武阿姨,你忘了吗?,你家军哥叫我什么了,打不死的小强,寒冬里的山茶花,倔强的狗尾巴花,哈哈哈,还有什么来着,反正就是生命力顽强就对了”

  武岚听到小花提起自己当兵的儿子,顿时就笑得很开心,说:“这个臭小子就是嘴损,心里惦记你,又心疼你心疼的不得了,每次打电话都告诉我,必须好好的照顾你,正式的告诉我说,你是他将来的媳妇,不好好照顾你,以后不给我生孙子”

  小花已经听习惯这样的玩笑话了,左邻右舍只要家里有儿子的,都说自己是他家的儿媳妇,特别是武岚阿姨家的盛军,军校毕业后就直接留在部队了,几乎几天就一个电话,开口就管自己叫媳妇,回来探亲的时候也是长在小花家里,除了睡觉回家,全天都在小花家里帮着伺候姥爷和妈妈,为姥爷洗澡,剪头,背着到楼下晒太阳,是一个非常温暖的哥哥。

  “武姨,包子你拿回家一些,给我叔尝尝,你在我这里帮我照顾家,我叔都没人给做饭了”,小花把热气腾腾的包子晾着,又把锅里做的辣椒咸菜盛出来。

  “你叔吃完你做的饭啊,都不爱吃我做的饭了,天天问我,你怎么还不去小花家帮忙啊,其实就是想吃你做的饭”,武岚无奈的摇头,家里有一个老顽童的老伴,真是无语。

  “哈哈哈,就知道我叔是我的粉丝,我这还给我叔做的他最爱吃的辣椒咸菜,是用肉皮炖的,是我叔的最爱”,小花装好了一饭盒放在桌子上,又说:“这个给我叔”

  “干什么拿这么多啊”武岚看见锅里的香气喷喷的咸菜几乎给自己装了一大半了,就连忙要往回拿。

  小花连忙阻止说:“我不在家里吃饭,我都是在单位吃的,剩下就不新鲜了,这大夏天的,我家又没有冰箱,吃不了就可惜了啊,你替我消灭一点,减少浪费啊”

  武岚知道小花是半夜起来特意为她做的,心里觉得心疼又感动,这个孩子总是这么懂事的让人心酸,想着谦让也不行,就直接说:“行了,外面下雨了,公家车人多,你早点上班吧,外面冷,多穿点啊”

  “我知道了,我瘦,有个缝儿就能上车,不怕挤”小花背上背包,调皮的笑着逗武岚阿姨,跟家人告别后,就出门了。

  外面的雨开始大了起来,还伴着远处的雷声。

  小花打着伞,小跑着去公交车站。

  昨天晚上小花就睡了三个小时,加上前天一天一夜的上班,跑到公家车站的时候,觉得有些头重脚轻。

  公交车里,小花在两个又高又胖的男人中间,也扶不着车的把手,就索性的靠在两个男人身上,随着车流前后左右的摇晃。

  小花觉得今天的公交车虽然很拥挤,但是她身边的这两个男人好像为她撑起了一个安全的空间,她在他们中间,一点也不挤,而且这两个男人都是背对着她,感觉好像一个小房子一样。

  小花觉得很幸运,遇到这两个高大的保护着,暗笑自己今天不用被挤成馅饼了。

  小花到公司的时候,换好衣服就去接同事吴静的班了,她每次接班都早到,为了让吴静早点回家。

  “怎么才来啊,你晚了半个小时啊”,吴静从来不觉得小花早来接自己有什么不对,相反,今天晚来接她了,她就很生气

  小花也不跟她计较,笑着说:“今天家里的阿姨走了,我忙着家里的事情就晚来接你了,对不起啊”

  吴静看着小花翻了几个白眼,说:“你多好命啊,家里都请得起阿姨了,不用天天在我面前显示吧”

  小花笑着说:“我家的阿姨是照顾我瘫痪的姥爷和妈妈的,我要上班,没办法啊,就只能请阿姨了,我也很心疼钱的,毕竟我们赚的也不多”

  吴静早就知道小花家里贫穷,家里有瘫痪的老人,但是她从来不觉得小花有什么不容易的,明明就每天精力过剩似的,是不是自己的活都抢着干,就是出风头,装什么啊。

  吴静换好衣服,也没理小花,趾高气扬的就走了。

  小花把吴静扔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了起来,把员工更衣室清扫干净,就上楼准备收拾客房了。

  吴静当班的时候,经常是应该早上她该干的活,她不干,留给小花收拾,反正小花也不吱声,就都干了,久而久之,吴静就干脆早上的活都不干了,统统都留给小花。

  小花看着信息卡,知道二十楼的客人出门了,就推着工作车坐电梯上了二十楼,准备收拾总统套房。

  小花开门进入的时候,又闻到了好闻的男性沐浴露的清冽香味,还有淡淡的烟草味,非常的好闻,不禁多吸了几口。

  进入到卧室清洁的时候,按照流程更换被子,枕套等物品,换床单的时候,发现床上枕头下面有一个挂件,是一个黄金的心形的挂件,当小花拿起来看的时候,不知道触碰了什么,叭的一声,挂件就打开了,里面有一张镶嵌的相片,相片里一个看起来很柔美的女人微笑着,怀里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小花看到小男孩的样子,不自觉的笑了,小男孩那酷酷的样子不就是总统套房的那位高冷的客人吗,特别是那双眼睛,从小就那么深邃,还真是从小帅到大啊。

  小花把挂件合上,轻轻的放在床头柜上,开始做其它的清洁工作。

  清洁完二十楼的套房的时候,小花刚想下十九楼到其它客房清洁,就看见庞经理从电梯上下来找她。

  “小花,我正找你”,庞柳看见小花就急忙的说

  小花看庞经理很着急的样子,心里有些紧张,心里想:“一定是二十楼的客人投诉自己那天晚上行为不端了,否则庞经理不会这么着急,又这么早的特意的来找自己”,于是就低声说:“庞经理,我不是故意的,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