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九章 坐立不安的小花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189 2019-04-29 22:17:04

  刘雪梅看着小花大口的吃着饺子,心里觉得很心疼,这个孩子她从小看到大,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别人家这么大的女孩子都是最爱美,爱穿的小公主,比如她家的女儿乐乐,吃穿都是最好的,但每天让人不省心啊,要是乐乐能有小花一半懂事就好了。

  有的时候,刘雪梅看着小花就偷偷的想:这个孩子越长越漂亮,不象妈妈,估计是长得像爸爸,到底谁是小花的爸爸呢?可惜,小花的妈妈苟勒儿傻了,要不就能找到人了。

  “工作累不累?”刘雪梅主任看着小花问

  小花吃完饺子,把盘子刷了,把盘子上面的水擦干净,笑着回答说:“一点也不累,特别的开心”

  刘雪梅笑了,“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每次问你,你都这么说”

  “是真的,干妈,你知道,我最喜欢的就是我们酒店的工作餐,好吃的不得了”小花伸出舌头舔着嘴唇,好像在回味,调皮的说

  逗的刘雪梅笑了起来,说:“你这个小馋猫”

  姥爷看着他们笑,也跟着高兴的呵呵的傻笑起来。

  看着姥爷缺了一颗门牙,喜感的笑脸,刘雪梅主任和小花哈哈大笑起来。

  这样的夜晚,温馨而幸福。

  .......

  龙跃阁早上九点多起床,在肖寒说今天行程的时候,突然问了一句:“昨晚那个叫花花的服务员呢?”

  肖寒蒙了一下,总裁这是什么意思,突然问服务员,还知道人家的名字。

  难道是要向昨天晚上那个服务员要什么东西?

  “龙总,您要什么东西了吗?”,肖寒问

  肖寒一问,龙跃阁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对于肖寒介绍的今天的会议主要议题和行程是一句也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

  “早上怎么没看到那个小东西”。

  因为脑袋里全是小花,所以脱口就问肖寒,小花在哪里?

  意识到有些失态的龙跃阁掩饰的说:“我的一个东西找不着了,昨天那个叫小花的服务员收拾的屋子,我想问她看见了吗?”

  “是贵重的东西吗?,我马上叫庞经理过来”,肖寒说,心里想,难道昨晚的服务员顺手牵羊。

  龙跃阁一听肖寒误会了,马上说:“不是贵重的东西,就是点小玩意,就随便问一下”

  “那我让庞经理打电话问一下,让那个服务员来一趟”,肖寒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龙总的东西不见了,无论多小,都是大事儿。

  龙跃阁不知道小花今天休息,想着让小东西上楼来见见最好,就点了头。

  肖寒打电话叫庞经理,庞经理第一时间就上楼了。

  “小花今天休息,您丢了什么东西?,我马上让小花来一趟”,庞经理说,心里想着昨天晚上你们连搂带抱的,你能丢什么啊。

  “休息啊,那别叫她了,昨晚她也累了,好好休息休息吧”,龙跃阁很自然的说

  不过这话听在庞柳和肖寒的耳朵里就不正常了。

  尤其是听在庞柳的耳朵里,明显有大暧昧啊。

  庞柳现在知道他们的大总裁一大早找小花是丢什么了,分明是丢魂了啊。

  “小花明天上班,她是每周一和周三值夜班,周一是一天一夜的班,每周就休息一天,周二休息”,庞柳马上把小花的工作时间详细的告诉总裁。

  领导还没开口,就能洞察到问题,是作为精英员工的最基本要求。

  当然,这个精,是马屁精的精。

  果然庞柳看见他们的大总裁很认真的在听。

  “为什么她这么上班,这夜班应该是两个人的工作啊”,龙跃阁皱着眉头问。

  难道客房部欺压员工?,这么想的时候,龙跃阁看庞柳的眼神就变得犀利了。

  庞柳瞬间就觉得这个马屁没拍明白,马上解释说:“是,这夜班确实是两个人的,可是小花因为夜班给的工资高,非要多值夜班,这还是我拦着,她自己报了四个夜班呢,我这拦着只多给了一个夜班”

  龙跃阁听完庞柳的话,眉头拧的更紧了,冷冷的问:“她需要钱吗?”

  又觉得这么问不对,又说:“她有什么困难吗?”

  “我只知道她家里有两个病人,全靠她一个人养家,所以即使她高考全市考第一,她也因为要赚钱没去上大学”,庞柳从蔡泽那里打听过小花的情况,所以介绍起来很真实。

  龙跃阁非常震惊庞柳说的话,突然想起小花那娴熟的按摩手法,还有她以为自己吃饭噎着了,从容的处理方法。

  原来这一切并不是因为她特别,而是因为她的经历。

  想着小东西那瘦弱白皙的小脸,纤细的身体,龙跃阁顿时觉得心里很疼。

  “这个女孩子真不容易啊”,肖寒听完庞柳的介绍,感叹的说。

  龙跃阁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好像想着什么。

  肖寒和庞柳看着总裁坐在沙发上沉思不语,都不敢吱声,不知道总裁在想什么。

  龙跃阁想了一会就起身示意庞柳可以离开了。

  听肖寒介绍了今天的会议议题和基本行程后,把几个地方改了一下,就穿好衣服同肖寒下楼去酒店的会客厅了。

  ........

  小花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同吴静交接,吴静说:“顶楼的客人太牛了,根本就不让我上楼,所以我也没法清理他的房间啊”

  小花很疑惑,说:“谁不让你上楼啊?,是客人跟你说的吗?”

  “我都没见着客人的面,就是庞经理告诉我,不许上顶楼服务,只管十九楼就行了”,吴静很委屈的说,本来还想看看顶楼住的是什么样的人呢,结果连面都没看着。

  “哦,知道了,那可能是怕人打扰,就不让我们服务了”,小花自然觉得她也不用服务顶楼客人了,因为顶楼的客人不愿意被打扰。

  小花心里不安的想:“会不会是因为昨天晚上自己的行为吓着客人了,所以就不用服务员服务了”,这么一想,就觉得可能客人跟庞经理投诉自己了,庞经理应该是马上会找自己了,也许会开除自己了。

  想着如果自己失去这份这么好的工作,妈妈和姥爷怎么办啊,顿时就觉得有些难过。

  吴静看小花的脸色变得很难过的样子,心里暗想:“还以为是什么清纯的女孩,看来也是想攀上高枝啊,就不让上顶楼的豪华套房服务就这么难过,至于吗?,真够贱的了”

  “我下班了”,吴静鄙视的白了小花一样,换好时尚的服装,转身就走了。

  小花没心思注意吴静想什么,心里非常担心庞经理找她,因此整个一上午,小花都坐立不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