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八章 小花相信:自己一定是因为爱而存在的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54 2019-04-29 16:02:39

  小花从套房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昨天晚上反反复复的犯错,让她觉得很羞愧和自责,想着能不能被客人投诉啊,心里有些忐忑。

  龙跃阁看着小花收拾完离开房间后,就彻底的睡不着了,倒在床上,回想着小东西那丰富的,纠结的小表情,越想越觉得可爱,有趣,想着应该多住些日子,多看看这个小东西,挺有意思的。

  小花今天休息,明天上班,早上八点,早班的同事,吴静就准时来接班了。

  “二十楼总统套房那个客人来了?”吴静问

  “对,昨天晚上十一点多来的,现在估计还没睡醒呢”,小花想,昨天她凌晨四点多才走,看着客人吃完饭,又收拾了房间,今天早上她没看见客人出门,估计是正睡着呢。

  “我还没见过那个客人呢,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这么有实力啊,常年包着那个总统套房啊”吴静好奇心爆棚的问

  吴静是同小花一同聘用进来的同事之一,比小花大几岁,二十三岁,大学刚毕业。

  小花可不想评论客人,这是庞经理给她们培训的时候,特意讲过的。尤其是吴静,特别愿意评论客人。

   19楼和二十楼平时就小花和吴静两个人轮流服务,同事们都非常羡慕嫉妒恨她们可以有机会接触到顶级的金字塔顶的精英们,但是能服务于VIP的高端服务员,必须是培训考核中各项成绩最好的,所以尽管羡慕嫉妒,也是公平竞争得来的,所以大家也就是平时调侃几下,偶尔打听,评价几句。

  “就是普通的客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小花一边交待事情,一边应付着吴静的追问。

  “我想也是,一般的规律就是有钱就没形象,有形象就没有钱,哎,鱼与熊掌是不可兼得的”,吴静换工作服的时候,语气感慨的说

  小花听了吴静的话,心里想,二十楼的客人还就是又有钱又有形象呢。

  突然又想起龙跃阁那双深邃的眼睛,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紧张,赶紧转过身体,换完衣服,准备回家了。

  .........

  小花因为有了固定的收入,而且待遇还很好,只是工作时间固定,中午也不能回家,就在社区的帮助下,找了一个阿姨,每天来负责给姥爷和妈妈做饭,喂饭,洗洗涮涮,每个月三千元,只要小花休息的时候,阿姨也休息。

  她回到家里的时候,没有发现阿姨的身影,只看见满地是姥爷扔的东西,有饭菜,有被他拽下来的纸尿裤,还有衣服、被子,真是一片狼藉。

  “姥爷,怎么了?为什么生气啊?”,小花放下背包,走到姥爷的床前,温柔的问

  现在的姥爷就是几岁孩子的智商,需要哄着。

  “打死,打死......”姥爷现在说话不是很清晰,但是小花能听懂,估计是阿姨做了什么姥爷不喜欢的事情,姥爷用东西打她,估计这个阿姨又不能干了。

  小花无奈的苦笑,这已经是这半年里,被打走的第五个阿姨了。

  小花的妈妈两个月前到医院治疗过一段时间,现在情况好了很多,虽然还是不声不响的,但是,大小便控制的很好,而且能自己吃饭了。

  小花三岁的时候,被姥爷扔在森林公园后山的那次,从被人救起,到找到小花的家,历时了半个月的时间,小花的妈妈因为看不到小花,病情加重,自杀过几次,后来又趁着姥爷上班的时候,从二楼跳下来,双腿都残了,这么多年,因为没有钱,也没有系统的治疗过,就彻底的瘫在床上了,抑郁症加上厌食症,一度死过好几回,后来在社区和社会残联等部门捐款救治的过程中,活了下来。

  小花的妈妈虽然不说话,但是小花能够感受到,妈妈非常的爱她,这也是尽管姥爷从小一直想遗弃和饿死小花,都没有成功的原因,因为如果小花不在,妈妈就会自杀,小花生病,妈妈就会不吃饭,姥爷气的暴跳如雷也最终败下阵来。

  小花收拾完屋里,又做了饭,就一边给姥爷喂饭,一边看着妈妈慢慢的自己吃饭,同时,不停的跟妈妈和姥爷讲昨天一天工作的事情。

  小花的妈妈每次当小花跟她讲这一天工作的事情的时候,都会非常认真的听,脸上挂着微笑,眼睛紧紧的看着小花,好像永远也看不够一样。

  小花从小到大一直没有觉得自己不幸,虽然姥爷每次生气都会骂她是禽兽、畜生的女儿,小学的时候,院子里的孩子也会骂她是野孩子,欺负她,打她,但是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爸爸妈妈因为爱而存在的孩子,虽然没有见过爸爸,也不知道爸爸是谁,但是她觉得妈妈对她的爱,一定是源于对自己爸爸的爱,因为每次看到妈妈看自己的眼神,她都能感受到浓浓的爱意。

  小花曾经问过妈妈,自己长得不象妈妈,是象爸爸吗?,妈妈微笑着,看着她,小花觉得妈妈听懂了,自己一定是长得像爸爸。

  社区刘阿姨,晚上的时候,过来看小花,一进门就大嗓门的冲着倒在床上看电视傻笑的姥爷喊:“你这个老倔头子,你又打跑一个保姆,你就不能让花花省点心啊,你以前就差点把这孩子弄死,现在你傻了,还折磨这可怜的孩子啊,你说你怎么烦人啊,你”

  姥爷得病前最怕的人就是社区的刘主任,现在得病了,最怕的也是社区的刘主任,一看,胖胖的刘主任进来,姥爷立马就规规矩矩的,象孩子做错事情一样,用小眼神瞄着刘主任,任刘主任指着他骂。

  社区的工作人员是经常来帮助他们家的,因为小花家是社区的帮扶对象,特别是刘主任更是经常来,平时小花不在,就看着保姆,刘主任有一把小花家的门钥匙,随时可以进来。

  小花看着刘主任端着一盘饺子,估计是刚做完晚饭,又给她家端来点。

  这些年,老邻居,社区的刘主任,楼后面饭店的曾老板,总会给小花家拿各种吃的,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而且这种接力的帮助,一直持续着。

  尽管小花已经上班了,但是帮助和爱心救助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小花常常觉得自己是非常幸运的,身边的老师,朋友,同学,邻居,社区,都用浓浓的爱包裹着她,她觉得温暖而幸福。

  “是不又没吃饭呢?夜班回来不吃饭就开始收拾吧,这折磨人的老东西”,刘主任把热气腾腾的饺子递给小花。

  姥爷看见饺子,“我吃...给我吃”着急的指着饺子,叫着

  “你吃什么吃,你不是刚吃完吗,你又想饿死小花啊”刘主任明知道姥爷已经痴呆了,但是每次来都跟姥爷说话,还经常大声的骂他,好像他能听懂似的。

  小花已经见怪不怪了,夹了一个饺子,夹碎喂姥爷一口,又夹一个递给妈妈,自已也拿了一个吃起来。

  “干妈,真的好吃啊”小花说,她一直管刘主任叫干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