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前妻要改嫁:总裁大人请滚开

第五章搞事情的节奏

前妻要改嫁:总裁大人请滚开 梅琳. 2005 2019-09-02 17:34:39

  沈寒川整理好情绪,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过的样子,径直走了下去,路过餐桌时,他停了下来。

  苏瑾瑜本能的一抬头,四目相对,待看清这个人是沈寒川后,她先是飘忽着目光,然后又迅速的将头埋了下去,不停的往嘴里送食。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每次见到自己,她总是这样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

  沈寒川垂在身侧的双手不禁握成一个拳头状。

  但,那又能如何,就能让她看自己一眼吗?就能让她对自己含笑说一句话吗?答案,应该都是不能吧!想到这儿,他慢慢松开了手。

  转头,正准备出门时,他停下了脚步,头也没回的说道:“睡也睡了,吃也吃了,还不打算走?”

  这句话,很明显是对餐桌上的另一位季楚堔讲的。

  听到此话的某男,无奈的翻了一个大白眼,你大爷的,早知道,昨天就该留你一个人在酒吧里过夜,现在到好,好心好意的送你回来,你还这幅态度,老子我还真是好心没好报。

  但这些话,季楚堔哪敢当着沈寒川的面说,要真不小心说了,那恐怕比死还可怕,所以就只能在心里小小的腹诽一下。

  听着没有任何动静发出的声音,沈寒川将脸微侧,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斜视着季楚堔的后背说道:“还不走。”

  明明只是一句很云淡风轻的话,但却在季楚堔听来,这里面潜藏着,一股不易被人察觉的怒火。

  千万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因为,某人的眼睛,已经快把他这个人给看穿了。

  即使他是背对着他的,但依然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双带有怨念的眼睛,一直在直直的盯着自己的后背。

  被这样一直注视下去,季楚堔哪里还忍得住,他猛的放下自己手中那个还未吃完的三明治,“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冒着一脸的冷汗说道:“走走走,立马走,你是大爷,你说了算。”

  但这都是表面上说的好听,其实,季楚堔的心里那是这样想的,他想的是,如果自己再不走,恐怕就离英年早逝不远了。

  但,一想到自己以后还有大好青春年华,他就……唉!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暂时屈服于这个魔王了。

  此时,坐在原地的苏瑾瑜,终于抬起了头,看着那走在前面的男人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难受还是落寞呢?她真的说不上来。

  到底,是什么时候,我们变成了如今这种淡漠的关系?

  到底,是什么时候,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远隔万里?

  到底是什么时候?到底……是……什么时候啊?

  晶莹的泪珠夺眶而出,滴落在苏瑾瑜握着拳头的手背上,她强迫着自己不让哽咽声发出,直到,季楚堔走出门,将那扇别墅大门关上过后,让外面和里面彻底成为两个世界后,她抑制不住自己那像是失控了的情绪,趴在桌上大哭了起来。

  你知道吗?我多希望只要每次一打开门就能见到你,就像那时,我一抬头,你就含笑弯眸一样。

  但,我又害怕我一打开门,面对的是你那冷漠的眼神,以及没有温度的话语。

  我对她只是妹妹那种喜欢,小时候是如此。那长大后呢?三年的朝夕相处了,你对我还只是当初的那种……对妹妹的喜欢吗?

  你知道吗?每时每刻,只要一想起你这句不长不短的话,我整个身体都会痛不欲生。

  因为,你年少时的那句话,已经深深的印刻在了我的每一寸肌肤里,无论是任何一处地方,只要想起了你这句话,都会有着仿佛**剥离一般的痛苦。

  “既然爱她,又为什么用那种态度对她。”季楚堔走在沈寒川的旁边,目光平淡的看着前方,冷冷的说道。

  对于这个问题,沈寒川选择了直接忽视,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而是双手插兜往车库走去。

  这一路上季楚堔还在思考,为什么刚沈寒川对他的那个问题听而不闻,但现在,他懂了。

  “我靠!沈寒川你tm倒是把车门打开啊!”季楚堔一只手拉着副驾驶的车门,一只手拍打着窗子,还一边喊着车里人的名字,叫他快些打开车门。

  沈寒川坐在正驾驶上,那只骨骼分明的右手往总开关上的车窗键按了一下。副驾驶的窗门打开了,接着迎来的就是季楚堔的一通乱骂。

  沈寒川先是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然后是冷漠的注视着,外面那个气急败坏的家伙:“现在七点半,离你上班时间还有半小时,你要是现在跑过去,刚好可以卡点。”

  “沈寒川你这个没人性的家伙,人家好心好意送你回来,到头来你却这么对人家,难道你的良心都不会。”还不等他说完,沈寒川就已经开着车子跑了,留下一个泪眼婆娑的季楚堔呆滞在原地补完那没说完的话:“痛的嘛。”

  回过头来的季楚堔已经是,气的上气不接下气了:“有钱了不起啊!全世界又不只有你有车,大不了,我打个车就好了。”

  他摸索着自己的裤兜,但左摸右摸就是没有发现钱包,就连手机也跟着一并消失了:“我滴天哪!这简直是喝口凉水都在塞牙啊!”

  直到现在季楚堔才想起来,他的钱包合着手机都一块落在了他睡的那间客房里,现在能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啊!只能掉头回去拿啊!

  唉!只要一遇到沈寒川准没好事,看来许之年这个说法,在今天早上已经得到了季楚堔的认可。

  垂着头,无精打采的样子,还有一路上不知道叹了多少口气的季楚堔,眼看着就快到别墅大门了。

  但这时,却从大门处走出来一位穿着白色长袖连衣裙的女子,季楚堔离大门不远,所以一眼就看清了那名女子是苏瑾瑜。而且,他更清晰的看见了,她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

  “漂亮衣服、精致妆容,这等于什么,卧草!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