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前妻要改嫁:总裁大人请滚开

第四章只是我痴心妄想罢了

前妻要改嫁:总裁大人请滚开 梅琳. 2180 2019-06-30 00:34:16

  “还以为,我是那个起的最早的一位,没想到,居然有人比我起的还要早。”苏瑾瑜站在楼梯口,看着坐在沙发上,正在看报纸的季楚堔说道。

  季楚堔看了一眼苏瑾瑜,用手推了推眼镜:“作为一个医生,合理安排作息时间,是非常重要的。”

  苏瑾瑜笑了笑,转身向厨房走去,开始忙活早餐。

  “真没想到!沈寒川这小子,还真有福气,居然能娶到一个像小瑜这样贤惠的妻子。”季楚堔放下报纸,一边说,一边往厨房方向走去。

  苏瑾瑜正在做食物的手不禁顿了顿,心里暗暗发苦,他娶我,不过是听从了父亲最后的遗愿罢了,那里是真心喜欢我。

  尽管心里很难受,但表面依然要装的若无其事,她调整好情绪对着站在厨房门口的季楚堔道:“应该说是我运气好,居然能嫁给像沈大哥这样好的男人。”

  听到苏瑾瑜的话,季楚堔摸索着下巴,站在哪儿,陷入了沉思。

  许久,苏瑾瑜端着盘子,看着呆呆站在厨房门口的季楚堔说道:“季大哥,你在想什么,该吃饭了”

  季楚堔拉回了思绪,跟着苏瑾瑜往餐桌走去。坐在餐椅上的季楚堔,一直将目光停留在,坐在对面的苏瑾瑜身上。

  苏瑾瑜不经意的一个抬头,却发现季楚堔一直在盯着自己,她往自己身上左看看,右瞅瞅,也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她看向坐在对面的季楚堔,眼神里充满了疑惑:“季大哥,你干嘛一直这样看着我啊!”她试探性的开口:“难道是这些早餐你不喜欢吗”

  “啊?”季楚堔才刚回过神,压根就没听清楚,苏瑾瑜刚说的是什么,他盯着她茫然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是说,这些早餐你都不喜欢吗?”

  “没有啊!我很喜欢。”说着,季楚堔拿起桌上的三明治咬了一口,这味道,他一惊:“豁哟!这手艺不错嘛!看来,炊事班的学费没白交啊!”

  原本听到前面的回答,苏瑾瑜还暗暗松了一口气。但听到后面这话,苏瑾瑜就有点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的表情了:“什么叫炊事班的学费没白交啊!这明明是自学成才好不好。”

  听到苏瑾瑜说的那句自学成才,季楚堔刚喝进口的牛奶,一下子没忍住,全喷了出来,他拿起盘子下压着的,纸巾擦了擦嘴:“姐,你可饶了我吧!你原来做的那叫饭吗?连家里的狗都不吃。”

  听到这话的苏瑾瑜,一脸我竟无言以对的表情看着季楚堔。

  此时,二楼房间,躺在床上的沈寒川,已经醒酒了,他用手摁了摁太阳穴,果然,是昨天喝太多了吗?居然到现在头都还在痛。

  他缓缓移到床边,穿上鞋,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浴巾,向浴室走去。

  洗完澡,换上西装的沈寒川,成熟,内敛,和昨晚上那个浑身酒气的他,简直是有着天壤之别。他低头看了看手表,七点二十。

  沈寒川打开房门,向楼下走去,走到楼梯转角处时,他停住了脚步,目光痴痴地望着,餐桌上那个熟悉娇小的身影。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这样望着你的背影生活呢!

  为什么你可以对所有人都笑脸相迎,唯独对我漠不关心。

  沈寒川一直知道,苏瑾瑜喜欢的人不是他。但他觉得只要能把她留在身边,只要他加倍对她好,迟早有一天,她会忘了那个人,她会喜欢上自己的。

  可是,事情总是事与愿违,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撼动不了那个人在她心里的地位。

  “小瑜。”听到季楚堔在喊自己,苏瑾瑜抬头向对面看过去,季楚堔一脸严肃的盯着她,没有一丝开玩笑的语气:“你喜欢沈寒川吗?”

  被这样直面一击,苏瑾瑜的心脏像漏掉一拍似的,她忙低下头,不敢直视对面人的眼睛,生怕自己这慌乱的目光,会将自己的心给出卖了,她努力调整好状态和语气说道:“季大哥,怎么会想着,问这种问题啊!”

  季楚堔不放过苏瑾瑜身上,任何一丝一毫的动作、表情,希望能从中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但听到这个问题时,对面的人明显在回避,所以一直将头垂着。

  他双眸暗淡了一些:“三年了,你对他,就真的没有一丝感情吗?”季楚堔试着换了一种思维问她。

  但对面的人始终低头不语。

  可事实那里是这样,她真的很想告诉别人,她喜欢他,她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他,那可是她,爱了整整十四年的人啊!

  但她知道他喜欢的人是姐姐,他心底装的那个人一直都是姐姐。他们都真心喜欢着对方,她不想去做那个,破坏他们感情的人。

  所以只能选择将这份爱,一直保留在心底的最深处,不敢轻易拿出来。

  季楚堔看着一直垂头,默不作声的苏瑾瑜,目光中夹杂着一丝疑惑,难道真的没有一点情意吗?

  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些事情的根本到底出现在哪里。明明以前是那么要好的朋友,为什么走到一起会变成如今的这副模样。还有一个,就是沈寒川口中的那个他,到底是谁。

  季楚堔原本就是一个好奇心极重的男人,面对眼前这未知的迷题,他总是迫切的想要去寻求答案。

  但当这个答案就快要浮出水面时,又有另一股“力量“在牵制着。看着原本要解答自己心中疑惑的那个答案,一瞬间又石沉大海了。

  但季楚堔又那里会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到嘴的答案飞掉,他不死心的问:小妹……好了,季大哥。原本他想说出口的话,就这样硬生生的被苏瑾瑜打断了。

  放在大腿上的手,不禁握成一个拳头状,她调整好呼吸,将头抬起,看着对面的男人:“没错,我是喜欢沈大哥。“

  这时,楼梯处的沈寒川,以及餐桌对面的季楚堔,都纷纷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不是说,没有情意吗?

  她终于,放下他了吗?

  二人的心里都各自揣测着各自的心思,但还不等他二人从震惊中醒来。

  便听到苏瑾瑜说:“但也只是,妹妹……对哥哥那种喜欢。“没人注意到,她说这句话时,眼睛里所透露出来的那种悲凉感。

  每当有人问苏瑾瑜这种问题时,她的理智总是告诉她,将这份爱说出来,可心却叫她在等等。

  “呵。“楼梯拐角处的沈寒川轻笑着,但这一笑,更多的,却像是在嘲讽自己一般。

  还以为,自己做了那么多,终于将她那块铁石一般的心给融化了,没想到,到了最后,仍然……只是自己痴心妄想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