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前妻要改嫁:总裁大人请滚开

第三章爱你却不能告诉你

前妻要改嫁:总裁大人请滚开 梅琳. 2338 2019-05-15 16:18:39

  “这家伙,不会没带钥匙吧!”在沈寒川身上摸索了一圈,也没摸到什么的季楚堔有些不安。

  “沈寒川,醒醒,告诉我,你把钥匙搁哪儿了。“他晃了晃身旁的人。

  看着欲要开口的沈寒川,季楚堔的心里不禁呐喊,苍天啊!大地啊!可千万别和我想的一样啊!

  “没……没钥匙……直接……敲门。”因为喝醉了的缘故,沈寒川说话有些断断续续。

  季楚堔仿佛被一道霹雳给劈中呆滞在原地,笑不出来。他将头仰起,有些欲哭无泪:“老天,你下次一定得派个聪明点的给我,这特么,简直是猪队友啊!”

  他转头对着沈寒川,斥声说道:“谁大半夜的不睡觉,专门跑来为你开门啊!”

  谁知,刚说完这句话,门就被苏瑾瑜打开了。啪!季楚堔被事实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史上最痛打脸。

  敢情还真有大晚上不睡觉的。季楚堔扶额待在原地暗自发想。

  不过,他双眸微眯斜视着沈寒川,这老奸巨猾的家伙为了能见到苏小妹,居然连钥匙都可以不带。

  “都夜半三更了,还没睡啊?”季楚堔一边将沈寒川扶进卧室,一边对苏瑾瑜说。

  “可能是我的第六感知道季大哥要来,所以兴奋的有点睡不着。”苏瑾瑜冲着季楚堔甜甜一笑。

  “既然小妹都这样讲了,那大哥也不好意思伤了你的心,就……勉为其难的相信你吧。”季楚堔摊着双手,一脸无奈的说。

  看着躺在床上,醉醺醺的沈寒川。他转头宠溺的摸了摸苏瑾瑜的头:“看来小妹今晚要辛苦一点了,这家伙可不好照顾啊!“

  说完,他做势着要走。

  看到正准备要走的季楚堔,苏瑾瑜望了一眼外面天,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她赶忙叫住了他:季大哥时间也不早了,要不你今晚就再这儿休息一晚吧。

  季楚堔一怔,心里暗爽,等到就是你就这句话。”那既然小妹都这样强烈要求了,大哥也不好意思拒绝,是吧!行,就听小妹的休息一晚。

  ――――

  洗完澡的季楚堔,路过沈寒川他们的卧房,发现房间的门没关拢,他伸手想去拉拢那扇门,但却透过门缝,看见苏瑾瑜一勺一勺的往沈寒川嘴里喂醒酒汤。

  他想起了沈寒川对他说的那句,她心里想的人是他,喜欢的人是他,就连最想嫁的人也是他。可现在这种情况,不让他多想都不可能。

  季楚堔将他们房门拉拢。走回自己的卧房,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一直在想苏瑾瑜和沈寒川的事情。

  沈寒川说,苏瑾瑜喜欢的人从来不是他。但现在看来,也不尽然啊!

  如果苏小妹对沈寒川没有爱意,又怎么会那么尽心尽力的照顾他。

  这些问题一直困解着季楚堔,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些问题的根本到底出在那里。

  ……

  夜里寂静,所有人都已安然入睡。

  苏瑾瑜躺在沈寒川旁边,用手轻抚着这近在眼前的俊脸,从眉毛,眼睛再到鼻翼,嘴巴。

  她缓缓起身,一只手撑着床,一只手捧着沈寒川的脸,轻轻吻下。

  原谅我,姐姐,就这一次,让我自私的满足自己的一点私心。我怕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会后悔一辈子的。

  吻完,重新躺在他身边,她静静的盯着他,眼角散落着泪光。

  她伸手想再轻抚一次他的脸,可脑海里却涌出了,他和姐姐的那段对话“沈大哥,你……以后你会娶我吗?他回答:“会。“想到这儿,苏瑾瑜忙转身背对着他。

  这天晚上,苏瑾瑜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到8岁那年,她第一次看到沈寒川时,他靠在走廊柱子旁,双手插在裤兜里,面容清冷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男生不好相处。

  可是姐姐看起来却很兴奋,她跑过去把那个男生拉了过来,跟我说他们是同班同学,我匆匆撇了一眼便错开了,心想着这个男生不好相处,不好相处。

  可后来,他嘴角含笑对我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在他温柔一笑的那一瞬间,我发现心脏就像,被什么东西撞到了似的,砰砰乱跳,时间也过的相当缓慢,眼里除了他,再难以容下第二人。

  我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只知道一看见他,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便会袭来。

  后来,随着年龄的渐长,慢慢懂了这种感觉,原来叫……喜欢。

  喜欢分很多类,而我对你恰好是最原始的那一类。

  你听说过一见钟情吗?就是那个只需要0.4秒,就能彻底爱上一个人的感觉。

  不过,有欢喜就会有失望,我陡然记起了,那年我路过书房门口,听到了父辈们谈论的内容:

  “老苏啊!这一个儿子两个闺女怎么分啊,要我说就俩闺女一起嫁过来得了。”沈修远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站在窗边的苏暮衍说道。

  听到这话的苏暮衍向沈修远的方向射过一记冷光,站在窗口边低声说道:“想的美,嫁过去一个,就够了,还想两个一起要,怎么没说把你儿子分成两半呢?“

  苏暮衍一直站在书房窗边观察着在花园里的孩子们,寒川这孩子,向来不喜欢和人说话,但今天却和木槿走的很近,看来,这是天意了。

  苏暮衍缓缓走到座位上,看着沈许两家说道:“寒川和木槿好像挺喜欢和对方玩的,既如此,就让这俩孩子配亲吧!”

  回忆结束了之后,我不知道那天到底喝了多少酒,只知道自己已经醉的不省人事。

  后来,我碰到了出来找我的昀天,他在送我回家的路上,问我,长大以后是否愿意当他的新娘。

  然而醉酒的我竟把他看成了沈寒川,满心欢喜的说:“当然愿意,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八年之久,终于亲耳听到你说了。”说完我便昏醉了过去。

  但她不知道的是,她说的这句话,也被远处,出来找她的沈寒川和许之年听到了。

  醒来时,我已记不清昨天喝醉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只觉一阵头疼。

  赶到学校后,我发现姐姐和沈大哥背对着站在一棵大树下。

  我想起父亲说的那句,他们挺喜欢和对方玩的。眼神不禁又暗淡了几分。但随即又想到,那时还小,喜欢和对方一起玩,不一定是代表是爱着对方的。

  我想证实我的猜想是正确的,只要亲耳听到,他们否认了,那是不是就代表,自己还有机会呢?

  于是,我一路小跑过去,在离他们只有四五米距离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跨不过去。

  在回教室的途中,脑海中还不断的回响着他们的对话:

  “沈大哥,你以后会娶我吗?”

  “会。”

  “那沈大哥也很喜欢小瑜吗?我看你对小瑜一直都很温柔哦。”

  “我对她只是妹妹那种喜欢。”

  明明是万里晴空,但在那一刻,却感觉寒风侵肌。

  再后来,全家都出了车祸,只剩我一个人活了下来。从那一天起,我发现世界突然变得好黑暗,全是,灰色与黑色交织,完全看不到一点光明。

  直到你告诉我,你要娶我,这让我原本觉得黑暗的世界,透进了一点曙光。

  距离婚礼开始还有半个小时,我一人坐在休息室里,看着手中的全家福,照片中,大家都笑的很开心,尤其是姐姐。

  我想,如果,大家都还没有出意外,那今天一定会更高兴,一定会笑的比照片中更要忘怀。因为,今天将会是姐姐嫁给沈大哥的日子。

  看着镜子前的自己,精致的妆容,洁白的婚纱。如果这些全部搭在姐姐身上,会是什么样呢?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染花了这美艳的妆容。

  那晚,你没有碰我,只是冷冷的告诉我:“你是木槿的妹妹,我不会和你做那些逾越雷池的事情。”

  结婚三年了,明明知道不能爱你,却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你,明明知道你不爱我,但我还想在努力一点,至少能在你平静的心里划过一道属于我的涟漪。

  可老天爷总是喜欢开玩笑,好像……无论我怎么做……都走不进你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