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前妻要改嫁:总裁大人请滚开

第二章他……回来了

前妻要改嫁:总裁大人请滚开 梅琳. 2221 2019-05-12 23:34:18

  如雷贯耳的音乐声响彻大厅,光怪陆离的灯光映射在舞台中央及四周。

  看着美女们在里面热舞,秦予琛转头,用手肘撞了一下许之年的胳膊,挑着眉坏笑道:“年哥,不进去玩玩?“

  许之年没有说话,直接离开板坐,朝着大门走去。

  秦予琛愣了一秒,回过神来时许之年已经走远了。

  “喂!你这就走了,不玩啦?”他看着许之年的背影,扯着嗓子大声的说。

  但回应他的依旧是无声。

  “这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一个两个都怪怪的。剩下一个云里雾里的秦予琛,坐在那儿绕着头道。

  大门外,风吹得秋叶徐徐下落,没有多少人的大街上更显冷清。

  许之年走出门口,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脑子里还在想着秦予琛说的那句,从校服到婚纱的故事。

  他抬头把嘴里的烟吐向上空,眼中充满了暗淡,些许悲凉道:“呵!不过是沈寒川一个人的单相思罢了。毕竟,苏小妹最喜欢的,最想嫁的那个人从来就只有――他啊!“

  包厢内――

  为什么喜欢苏瑾瑜,却对苏木槿那么好……为什么,季楚堔说的这段话一直徘徊在沈寒川的心中。

  是啊!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呢……沈寒川一直心里在不停的问自己。

  坐在一旁的季楚堔,看见沈寒川一直坐在那儿发呆。他用手在沈寒川的眼前晃了晃:“别想着用这种发呆的方式躲过去,快点回答我。“

  沈寒川撇了一眼季楚堔,淡淡的说道:“因为她喜欢的人从来不是我。“

  他还记得第一次遇到她,是她过生日的时候。他们家受邀前往苏家,为一个刚满8岁的小女儿庆生。在小孩子眼中可能是一场热闹的生日宴,但在大人眼中确是有要事要谈。

  因为苏,沈,许三家是世交,所以那天三家的大人们都在书房商量着大事。小孩则在大部分都在客厅里玩耍。

  “喂,你要去哪儿。“看着正要往前走的沈寒川,许之年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说道:“这里的路你又不熟,要是走丢了,我可没那个闲工夫去找你。“

  沈寒川微撇了许之年一眼:“去哪都行,只要不是在这儿就可以。“他双手插在裤兜里,冷冷的回答着。

  “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

  “哥,你不想呆在这儿,总得有个理由吧”

  “脏”

  卧槽,忘这家伙有轻微洁癖症了,许之年心中不禁腹诽,这种恶习还真真可怕。

  “不过,说到人少的地方,或许那儿还不错。“许之年用手摩擦着下巴,缓缓说道。

  “在哪?”

  “去了不就知道了”

  *

  “怎么样,这儿不错吧!风景好人又少。“许之年把手环保在胸前,身体靠在走廊的柱子上,盯着花园对沈寒川说道。

  但回应他的也只是冷冷的一句:“嗯”

  沈寒川环顾四周,草绿花艳还不错。不过让他视线真正停格的却是一个女孩。

  阳光下,她穿着淡粉色的蓬纱裙,拿着书坐在树荫下,海藻般浓密的黑发垂直在腰间,弯弯的柳眉,清澈明亮的双眸,睫毛微微颤动着,白皙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

  “那女孩是谁?”沈寒川指着坐在树下看书的苏瑾瑜,向许之年问道

  许之年的眼光随着他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反问道:“今天的生日宴就是为她办的,你说她是谁?”

  这是沈寒川第一次见到苏瑾瑜。在还不懂什么是喜欢的年纪,有了难以言喻的感觉。后来懂什么是爱了,换来的却是她满心欢喜的答应嫁给别的男生。

  ――――

  “沈寒川,沈寒川。“季楚堔拍着他的肩膀轻喊。

  “嗯。“沈寒川的思绪一下拉回了现在:“怎么了?“

  “原来怎么就没发现,你喝醉了居然喜欢发呆。“季楚堔语气有些轻佻。

  看着不发愣的沈寒川,他问:“你说苏瑾瑜不喜欢你,那她为什么会嫁给你呢?”

  他苦笑:“她大学刚毕业那年,我接到医院的电话,说他们一家出了车祸。我赶到时他们一家四口,只剩一个在手术室里抢救的的苏瑾瑜,和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苏父。“

  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告诉我说:“寒川啊!木槿已经没了,现在苏家就只剩小瑜一个人了。“

  “虽然苏伯父现在这样说,可能会有些对不起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娶小瑜。“

  “她还太小,我怕她接管公司,会受到股东们的刁难,思来想去也只有把她托付给你,你以小瑜的丈夫为由,接手公司没有人会有异议的。”

  “后来,苏小妹救活了,也同意了。”季楚堔有些狐疑的目光盯着身旁的人。

  “嗯。”沈寒川点了点头:“帮她家人安葬好之后,过了几个月,我把苏伯父的话转告给她,她同意了,那一瞬间我很高兴,以为她终于放下了他。但在婚礼那天,我发现她并不快乐。”

  “哈!“季楚堔瞪大眼睛,有些吃惊:“既然都同意了,怎么会不快乐啊?“

  “是啊,她都已经同意了,怎么会不快乐啊!我在心里问过自己千遍。”

  “但后来,转念一想,或许,她还是没能放下他,心里喜欢的人还是他,最嫁的那个人……依然是他。“沈寒川有些发醉,说完之后便躺于沙发上醉醺醺的昏睡过去。

  然而季楚堔还没察觉,继续说道:“那你觉得有没有一种可能,或许苏小妹也是因为爱你,所以才会同意举行这场婚礼。“

  “只是因为当时,她家人的死对她打击太大,导致过了几个月之后仍是忘不了这件事,所以才难免有些落寞。”

  “嗯?你觉得呢?”季楚堔转头,却只看见昏昏而睡的沈寒川:“得,都白说了。”

  …………

  天阴霾霾的,公路上,一辆黑色的奔驰被一大卡车撞翻,摔出几米远,车前部冒着白烟,玻璃早已化成碎片,直直插入车内人的身体里。

  苏瑾瑜胸口已经被碎片狠狠侵蚀,她模糊的睁开眼,看见撑在自己上方的苏木槿,用尽力气也只说出了两个字:“姐……姐。“

  尽管碎片直直插在后背上,鲜红的血染透了洁白的衣裙,但苏木槿还是扯出一抹笑意对苏瑾瑜说:“答应姐姐……一定要活下去……因为……沈……大。“苏木槿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也没能将那句,沈大哥也一直喜欢着你,说出口。

  “姐……姐。“苏瑾瑜躺在床上嘴里一直呢喃着。

  “姐姐。“她惊呼,一下子坐了起来,额头上冒着层层汗珠,不停的在喘气。苏瑾瑜向阳台走去,想让紧绷的神经缓解一下。站于阳台上,手扶在栏杆上,感受风的吹袭。

  苏瑾瑜的目光,不经意间撇了一眼大门处看到了:“那是……他回来了,还有那个搀扶着他的人是……季大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