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前妻要改嫁:总裁大人请滚开

前妻要改嫁:总裁大人请滚开

梅琳.

  • 短篇

    类型
  • 2019-05-07上架
  • 10765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恨?爱!

前妻要改嫁:总裁大人请滚开 梅琳. 2021 2019-05-07 17:25:32

  宁城,入夜

  独栋别墅,苏瑾瑜穿着单薄睡裙,站在别墅二楼的阳台上,眼光一直停留在别墅大门之处。想着:“今晚……他会回来吗?“

  深秋的夜风,无情的吹打着苏瑾瑜,但她依旧雷打不动的站在那儿。

  半响

  林妈走进来,刚要开口,却看见苏瑾瑜傻愣愣的站在哪儿吹着冷风,赶忙上前讲她拉回了卧室。

  一脸心疼的说:“太太啊!以后别傻站在哪儿等先生了,万一冻出病来可就不好了。林妈一边说一边拿衣服给她披上。“

  “怎么样,他有说今晚会回来吗?“比起自己生病着凉,苏瑾瑜更在乎的则是那个叫沈寒川的男人是否会回来。她抓着林妈的手,急切的问道。

  “嗯……那个……“林妈有些吞吐的回答:“先生说……他今晚有些事……就不回来了。“

  闻言。她垂眸,自嘲的勾了勾嘴角。又一次……意料之中呢!她不语。

  许久,她看向陪在自己一旁的林妈:

  “林妈,你先下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对此,林妈也只能无奈叹息。

  咔哒!听到门关上的声音。

  苏瑾瑜再也忍不住了,她用手擦试着泪。喃喃道: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你……还是在恨我,恨我害死了姐姐,对吗?”

  ……

  夜色――

  宁城最大的酒吧!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充满激昂与奔放的音乐响彻大厅,男女们都在舞台中央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和臀部。

  打扮美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

  走廊上靠边的一间包厢内,五、六个男人围坐在一起,桌上摆满了各式样的酒瓶。

  “呦!今儿到底刮得什么风啊,居然把沈大少给刮到咱们这儿来了。“坐在沈寒川旁边的许之年实在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就是,就是,要知道沈大少爷可是从来不来这酒色场所的,今天怎么想着破天荒头一次来啊!“旁边的人也都随之附和着。

  沈寒川拿着酒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充满寒冽的目光扫视着众人:“要知道,少管别人的闲事,命才会长久。“

  ……

  ……

  原本热闹的包厢却因为沈寒川这句话彻底冷场了。许久,无人敢应声。

  许之年用手扶额,心中不经腹诽,沈寒川,你特么还真是冷场大王啊!

  这时的许之年已经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会问那个问题了。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我受不了了,这种低气压的气氛究竟是怎么回事。“许之年有些抓狂,我要是在不出去放松放松,我恐怕会窒息在这里面的。

  “加我一个”

  “我也去”

  “哎,一起一起”

  众人纷纷起身朝外走。

  “诶!季楚堔,你不一起吗?”

  “我要是去了,待会儿你们会送他回去吗?“季楚堔边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边看向已有些醉意的沈寒川。

  他可太了解这帮兄弟了。high完就走,绝不停留。困意上头,就地休留,赶都赶不走。

  what!!!送沈寒川回去。

  众人震惊随之又都摇头摆手:“这个任务太艰巨了,做不来,做不来。“转身打开背后的大门,朝着舞台那边走去。

  门外还依稀响起许之年的声音:

  “送沈寒川回去,就好比我向天借了五百年,结果却遇见一座时光机,把老子从现在带回了从前。“

  “呵!“听到兄弟的这番说辞季楚堔也只能轻笑着摇头。

  他转头看向沈寒川,一把按住了杯顶:“别喝了,待会你要是真喝醉了,我可不会送你回去的“

  沈寒川只是淡然的斜视了他一眼,然后将拿着酒的那只手往左偏移,又是一口闷下。

  说实话,季楚堔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沈寒川。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哪儿喝着闷酒。

  “你和苏小妹吵架了?“半响,季楚堔问。

  听到这苏小妹三个字,沈寒川顿了顿手。随即嘴角扬起一抹自嘲:“吵架?面都见不着怎么吵?“说道这,沈寒川眼里遍布了落寞。

  果然,一提到她,沈寒川就会“满血复活”季楚堔心里想着。不过令他疑惑的是:“你们住在一起,怎么会见不着面?“

  沈寒川目光又落寞了几分,嘴角扬起的那抹自嘲不禁又深了几许,有些悲凉的说道:“每次回去,她都像避瘟神一样避着我,你是觉得我该对着空气吵,还是该把空气当成她在那儿吵?“

  噗,季楚堔刚喝进去的酒一下子喷了出来,他看着沈寒川,大概整个宁城也就只有苏小妹敢这么甩你脸子了。

  等等,他转头一想,好像哪里不对劲。他强忍着笑意,却还不忘调侃沈寒川:“敢情今儿沈大少来夜色不是为了放纵,而是借酒消愁来了。“

  苍天有眼,平生第二次居然还能看见沈寒川吃瘪,真是……真是太让人高兴了。

  “你在笑什么?”沈寒川转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季楚堔。

  “咳咳,没,没什么。“他一秒变严肃脸。

  ……

  “不过,讲真的,既然你喜欢的人是苏小妹,那为什么一直对木槿那么好?“

  这个问题,季楚堔一直想不明白,明明心上人一直在自己的眼前,他却转身对姐姐好。

  吧台――

  “年哥,你说咋川哥今儿到底出什么事了,居然来夜色这种地方喝闷酒。“秦予琛拍了一下许之年的肩膀坐在了他的旁边。

  许之年看了一眼秦予琛,淡然的说道:“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多半又跟苏小妹有关。“

  “苏小妹,谁啊?”

  “他老婆”

  秦予琛刚喝进口的酒差点没忍住喷了出来,瞪大眼睛说道:“这么蹩脚的名字,是真名?“

  许之年看了秦予琛一眼,满脸的不可思议,有些无奈道:“她本名叫苏瑾瑜。“

  “只不过那时她是我们当中年龄最小的,加上又是木槿的妹妹。所以每次在学校里看到她,就习惯性的叫她苏小妹。“

  久而久之也发现这个称呼更顺口一点,所以就一直沿用到现在。

  “哦!原来他们还是从校服到婚纱的故事啊!”秦予琛不禁感叹道。

  “呵!许之年轻笑了一声:“要真是那样就好了!“他将手中的酒杯握紧了些,小声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