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王爷要做第一纨绔

第七章

王爷要做第一纨绔 玻璃珠会滚动 2177 2019-04-24 20:54:00

  千倾凤好不容易从黑暗中夺回意识,就被哭哭啼啼吵着头疼。

  靠!

  堂堂特工女王陨落在自己搭档的手里,她真该谢谢她那对好父母!

  连自己都不要的人,还会要自己的孩子?

  简直就是笑话!

  千倾凤静静整理这具身体留给她的记忆,让一向表情管理系统优良的她都忍不住抽抽嘴角。

  这就是一个占着茅坑不拉屎,还没有半点自觉的傻x!

  和她余下八个皇姐比起来,就是辣鸡!

  更何况五皇女封王,占着茅坑的她就把狗给逼急了。

  不过她这面墙,就是边关的护城墙,她,千倾凤,可是惜命得很!

  若是千秋离知道她这样想,恐怕也就只有‘呵呵’了,护城墙?你也配!

  清晨一缕光束打进来,已是冬日,昨日落了水,千倾凤无可避免地发热了。

  整个落栖宫都乱了套,更别说一夜未睡的傅慕水,连女帝上了朝也赶了过来。

  “怎么样?”千凤华声线寒若冰霜,比外面飘的雪还要寒上几分。

  太医头皮发麻,开口道:“九殿下寒气入体,服了药便会好转。”

  “嗯。”千凤华摆手让太医退下,安慰了傅慕水几句,也离开了。

  等千倾凤醒来已经到了晚上,看到了她的君后爹爹,啧,美人!

  对于容貌格外在意的她瞧了瞧镜子,和她之前的脸出入太大,不过这眉眼更加具有线条感,像是一笔一划雕刻出来的,俊美得不像话。

  “阿凤,喝药了。”傅慕水将药凑到她嘴边。

  “爹爹,阿凤自己能行。”千倾凤学着原主说话的方式说道,一把夺过药碗将药一饮而尽。

  傅慕水愣住。

  “爹爹,有人要害阿凤,阿凤想要学会保护自己。”千倾凤目光坚定道。

  她需要一个光明正大撕逼的开端,原主之前实在狗屁不通,她想要开撕,也得有足够的资本。

  首先就得好好谢谢将原主推入水中六殿下千临夏,其次就是稳定自己的地位,她既然来到这里,还是个皇女,不混个天下最尊贵的人,也好说她是特工女王?

  千倾凤花了三天的时间从傅慕水口中掌握了当下局势。

  傅家,三代朝臣,如今她的外祖母更是当朝右相,身为嫡女,她自然是傅家鼎力相助的对象,傅家的野心,人尽皆知!

  在她看来,颇有谈资的便是她的五皇姐,从小是个练武的呆子,更是在三年前去陵城守边关,还封了王。

  可不代表她可以忽略千秋离这号人物,封王还未赐封地,可变因素实在是太多了。

  既然参与夺嫡,不可谓步步为营,一步一寸,差之毫厘便失之千里!

  她期待与千秋离碰面的那一天。

  而陆家,不行就干掉吧!

  处处阴招,寸寸夺心,不择手段,誓不罢休,这就是特工营教会她的东西。

  她花了一年的时间蜕变地让人吃惊,身上的气势愈加强盛,这京城中,比安家大公子更出名的,就是她了。

  千倾凤喝了一口温酒,又是一年冬季,看着茶楼下面哄闹的人群。

  安大公子!

  听闻安大公子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将她的五皇姐骂个狗血淋头,究其原因:本公子看她不爽!

  好任性,好傲娇!

  她远在陵城边关的五皇姐已经是京城中最不受待见的皇女了!

  不知道千秋离知道后是什么心情。

  呵呵……千秋离表示完全没有什么感觉,她励志做世界第一纨绔的人还在意名声?

  笑话!

  “你敢调戏本公子,看我不揍死你!”安槿辰揪起一个见色起意的渣人,抡起拳头使劲揍,旁人拉都拉不住!

  众人表示,安大公子实在是太不男子了,倾城倾国之姿静静待着像极了一副天上仅有的美人图,可一动起来,是个女人都受不了!

  俗话说:越漂亮越危险。

  娶回去家里都不知道会闹腾成什么样。

  千倾凤笑了笑,“这安大公子实在有趣。”

  “性子这么烈,不知道哪个人能消受得起。”八殿下千顾羽摇头道。

  她本来对安大公子异常欣赏,但那日被不管不顾揍了一顿,她是怕了!

  惹不起!惹不起!

  “哈哈哈哈……”

  “……”

  “小辰,我们走吧!”沈小公子沈沐拉着安槿辰的手,要把他拽走。

  可安大公子一想到千秋离那个渣人就什么都控制不住,渣人!渣人!渣人!下手的力道更重了。

  “小辰,不能再打了,出人命啦!”听到消息的安槿若跑过来,急急忙忙拉住安槿辰。

  “姐,你放开我,我今天不揍到她娘认不出来,我就不姓安!”安槿辰在两个人的拉拽下,拼命挣扎。

  安槿若无奈,只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五殿下来信了。”

  “真的?”眼里迸出流光,随后脸色一沉,‘哼’了一声,拂袖离开。

  留下众多错愕的人,安大公子的脾气真的比翻书还快。

  安槿若朝被打的人道了歉,赔了一些钱,又将沈小公子送回去,刚回到家,就听到自家傻弟弟在开骂了。

  她都有点心疼千秋离,被她弟弟惦记,真是辛苦她了。

  “你说沈家也有?”安槿辰揪着送信的人,狠狠道。

  安槿若看到安易坐在椅子上不管安槿辰,叹了一口气,“小辰,不要闹了,让人回去交差吧。”

  “谁闹了,那个渣人还给沈家寄东西,我要和沈沐绝交!绝交!”安槿辰吼道,那个死渣人,实在是气死他了,他一定要她到时生不如死!

  “那是连朝清送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连朝清对沈小公子是什么心思。”安槿若捏着鼻梁,她有点头晕。

  “那她给咱家送东西还不是因为沈沐……”安大公子委屈得都哭了,渣人!

  你们还都向着渣人!

  “行了,天天闹也不知道歇停会!”安易将信烧掉,叹了一口气,“五殿下在陵城不易,能费心思寄东西过来你就要偷着乐了。”

  安大公子气结!

  他要跟渣人势不两立!

  气完了还是喜滋滋地看着千秋离寄过来的东西。

  “姐,你看这个布料好看吗?”安大公子比划几下,不等安槿若回答,似是自言自语道:“不知道她如今的身高尺寸,她穿起来定是好看……”

  安易和安槿若白眼恨不得飞出天际去,连自己儿子(弟弟)一个绣品都没得到过的人,只有对千秋离露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才能慰籍她们受伤的小心灵。

  小白眼狼!

  平日里就知道发脾气折磨她们,有本事等千秋离回来冲着她骂啊!

  真是……

  夭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