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敬贤皇后传

大婚

敬贤皇后传 颖柠栀 1885 2019-04-21 19:31:38

  一大早,清颜睡梦朦胧间,就被人拉了起来。先是一番洗漱,后带她去了恭房,排除体内杂物。之后出来跑了个香喷喷的花瓣澡。

  然后就是化妆换衣服了,丫鬟和喜娘们擦头发的擦头发,上妆的上妆,清颜像个瓷娃娃一样任他们摆布。

  好不容易上好了妆,又换上了大红色的正装婚服。

  看着女儿穿上嫁衣,傅老夫人和傅夫人都忍不住掉了眼泪,自家千娇百宠养大的闺女就要是别人家的了。

  看着祖母和母亲都哭了,清颜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喜娘忙劝道,“今儿是大喜的日子,老夫人和夫人该高兴才是。小姐的福气日后大着呢!”

  很快,吉时到了,带上红盖头,清颜被长兄傅轻远背着,小弟傅轻勋扶着。

  门外,宸王迎婚的车驾已经到了,长兄背着,送到了花轿前,而后被扶着进了花轿。

  迎亲的队伍绕着上京走了一圈,整整138台嫁妆也是看的平民百姓惊叹不已。

  *

  宸王府喜堂内:

  清颜被喜娘带着前后左右地拜,好一通忙活之后才被人扶着回了新房,到新房坐下不久,随着喜娘的一句“请王爷挑起喜帕!”她的眼前一亮,是头盖被宸王殿下挑开了。

  清颜有些羞赧,但当揭开盖头的宸王那边迟迟没有动静,清颜心下不解,难道宸王对自己的容貌不满意。

  她悄悄的抬头去看,正好对上了宸王炽热直接的眼神。

  承彦一直都知道他的王妃美名在外,是上京城里出名的大美人,可这如今见到,就觉得没有最美,只有更美。

  极亮的落地宫灯前,那张如玉的容颜让他看的移不开眼。

  灯色下,但见那人儿螓首蛾眉,朱唇红润,肤若凝脂。

   清颜见挑起喜帕之后,宸王凝神看着自己,黑眸中是不加掩饰的赞叹和惊艳,她不禁弯眉抿唇一笑,也留神去打量宸王,虽只有十五岁,个子却很高,看起来像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眉目轻扬顾盼神飞,灯色下愈发显得意气风发俊美无俦。

  宸王见自己这般凝神瞧他这王妃,她竟也不害羞,还对着他笑,那一笑莫名将他的心都笑得软了三分。

  二人同坐龙凤喜床之上,吃完子孙饽饽,又有宫女端了交杯酒来,将二人引至宴桌前坐下,由着宫女服侍用宴,清颜自然不可能真的在这合卺宴上放开肚皮吃东西,不过略略用了些点心,各样吃食沾了牙尝了味道,又与宸王对饮了交杯酒,一时合卺礼成,便又引着二人回喜床前坐着了。

      “主子,奴婢请主子随奴婢更衣去。”

  陪嫁丫鬟蓝心过来请清颜去屏风后头更衣去,清颜抿了抿唇,抬眸望了宸王一眼,这才发现他一直含笑看着自己,黑眸中似笑非笑的眸光让她心中一动,脸上倒是又热了一些,她冲着宸王微微屈膝行了一礼,便跟着蓝心去了。

  承彦盯着小人儿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笑来,方才也不知小人儿在想什么,睫毛一颤一颤的,明明瞧着不像是个害羞的,怎么去更衣时还看了他一眼,那一眼里的羞涩可动人得紧。

  她去更衣去了,他也是定要更衣的,因懒怠等她来了再替他更衣,索性先唤了贴身内监李玉来,替他脱去繁琐大婚吉服,眼睛望着外间闪烁的龙凤喜烛,心里的喜悦也越来越深。

  屏风那头的清颜看见隆嬷嬷给她准备的寝衣当即就红了脸颊,却也乖乖穿上。

  大婚时的寝衣,自然不比往常的,往常只需穿着舒适就好,而大婚时女子所着之寝衣,是务必要让男子动心起念的,所以寝衣必要是穿了看着像是没穿的样子才好,就如同如今清颜穿的这件,水红轻纱的料子,又薄又透的,只一眼就能瞧见里面的东西。

  卫嬷嬷一边替清颜理着衣服,一边说着洞房的事宜,清颜听的羞红了脸,祖母和母亲都说过不止一遍了,她都记在心上。

  一切完毕后,清颜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温柔的浅笑,走了出去。

  承彦此时正大刀金马的坐在喜床上,听到动静看过来,却一下子怔住了。

  她走到他跟前,“王爷,臣妾服侍您就寝。”

      早在清颜一步步从屏风前走过来时,就一走一停的举臂将几道纱帐全给放下来了,重重纱帐相隔,便将那龙凤喜床隔成了一道密闭的空间,外头的声响也一概听不到了,只剩下这一方天地里二人独相对。

      承彦一直紧紧盯着那人儿的动作,贪婪盯着她放纱帐时不时露出的白玉皓腕,眸光流转间,不时在她身上扫过,及至她到了跟前,又说了这样一句话,声音轻柔宛若莺啼,细听时又能听出幽幽的清冷来,承彦忍住心中悸动,展开双臂站在她面前,垂眸凝视着她白玉般的脸颊,微微一笑,那意思,是任由她脱衣了。

  清颜伸手去解他寝衣上的盘扣,耳边听到宸王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臣妾名清颜!”

  “嗯,清丽无双之容颜,果然人如其名。可有小字?”

  听得他如此直接的夸赞,清颜有些意外,也乖乖回答着,“臣妾小字缱缱!”

  “哪个缱?”

  “两情缱绻的缱。”

  “好,日后,本王便唤你缱缱,你也无需多礼,唤我承彦即可。”  这样唤起来,才显得亲热些。

  清颜弯眉一笑,点头就应了,她也喜欢这样,夫妻间,何须多见外。

  她弯眉浅笑的样子极美,他只觉得浑身的火热更甚,一把揽过她躺在了床上,随即覆上那方红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