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别问然后呢

幕布

别问然后呢 大荫 3369 2019-06-15 11:55:15

  小桥打给了公司法务部。

  “您好,我这边有一笔欠款需要发律师函。对的,发给宋光明。您先给他发一份电子版的,确认他接收了您告诉我。”

  然后打给宋光明“宋哥,我小桥,上次我和您说,要您做好准备,如果康华不还贷款会从您那边扣除的,公司应该给您发过律师函之后会落实,您这两天关注一下。”

  “什么?小桥你没事吧,他欠钱你让我还,你是不是看我好说话,我告诉你,你还是太年轻,你得知道你这么办事信不信回头我告你们老总那你吃不了兜着走,还是说你们公司不要我这代理无所谓了!”

  “宋哥,我初来乍到,哪里敢故意和您作对,但是今天这个事情是领导让我通知您的,我不能不按公司要求做。上次我和您其实说过了,只不过当时我认为康华不会放着赚钱的生意不做,肯定不会牵涉到您这一步,您是公司重要的代理商,更是我区域里非常关键的元老,您不信别的,就冲您一年做这么多业绩,也没人想把您扯进这浑水里,可是现在康华这么做就是他把您的利益不顾,用您的钱还他的债,您说您该找我领导还是找康华?公司政策您知道,他担保人的字是您亲自签的,换句话说,因为康华而放弃您总代的身份,您也不在乎吗?我知道孙总和您是铁关系,那您更得为孙总想想,康华已经把您拉下水了,您还想把孙总拉下水吗?”

  话筒那边沉默了,宋光明说了句:“这都什么事!”电话就挂了。

  丁丁看她脸色,“是不是不行?”

  小桥没说话,迅速跑到孙总办公室敲门,“进来!”她一开门,孙总桌上电话响了,“别接!”小桥快速说:“领导,您想让我要回康华的钱,就不要接宋光明电话!”

  孙总看她,没说话,这时候手机又响了。“是宋光明吗?”

  “是,小桥,你觉得合适吗?”

  小桥平静呼吸,换了几口气,“领导,我觉得能成,只要您不接他电话,今天康华欠款就能到账。”

  孙总认真看着她,小桥感觉足有两分钟,最后孙总一笑:“年轻人,行,我听你一次。”

  小桥如释重负,又说“还有康华要是给您打电话的话…”没等说完孙总说“那我就骂他呗!是不是这么安排的?”小桥笑了,“谢谢领导。”

  回到工位,查看到邮箱里法务已经发来邮件,确认律师函已经发送完毕。小桥看眼时间,接着做其他事,竖着耳朵听孙总办公室的电话声。半小时后,电话响了,孙总的声音很大“康华,你小子怎么回事,想把麻烦惹多大!”

  小桥微微一笑。

  下午,康华所有欠款还清。

  丁丁和安娜都围过来“怎么回事,他怎么还了?”

  另一个销售经理于哥也插话“我听说,他本来把钱都去买商铺的,现在把抢到的买商铺的号都转让了,所以一下就还了。本来以为这家伙这么难搞是铁定扣业绩了,没想到居然就这么利索的还了。”

  小桥很清楚怎么回事。宋光明和孙总关系好谁都知道。据说宋当初想升总代就是孙总帮的忙,传闻孙总甚至私人借给他钱。这份友情的开始传说是来自宋当年联合很多代理商把孙抬到了销售老总的位置开始。而这次康华不还钱,她以前就从其他代理商那听到过端倪,宋现在看见公司品牌发展势头好,想一家独大,希望大家都从他手里拿货得到利益最大化,可是大家顺风顺水做着自己生意,明明现在和公司合作都是平等关系谁也不想受制于人,万一以后他宋光明承诺的做不到,或者从中剥削,大家怎么回头?别人都当做闲话就翻过了,小桥由于特别的用心,每一家代理都和她熟透了,关系好的也和她闲聊偶尔说过这些,不管什么用意,但是小桥有了心理防备。

  康华贪图小利,所以想放弃自己与公司的合作关系听宋的,至于贷款,宋光明认为公司最后也不会有什么办法,即使打官司了康华最后完全也可以说没钱不能执行,他可以把钱用父母兄弟姐妹各种名义购房置业,白占公司便宜,至于自己,他认定牵扯到自己头上孙总是一定会帮他的。

  小桥见到康华就确认了问题所在。是孙总碍于情面,他和宋光明都想做得于己无关不要直接两个人牵扯,而实际上,这就是想一家独大的代理商和公司销售老大两个人的棋。

  而孙总最终必须要选择,不管曾经的感情多重,现在他也只能站在小桥这边,果然和小桥所想一点不差,或许,也是故意出题考一考小桥的吧。

  她对丁丁安娜和于哥笑笑“你们不知道,康华他们吃锅包肉都要点双份,哪里敢断了财路!他真断了咱们这条财路去买商铺,只怕银行贷款都申请不来,他还是知道人不要做梦要现实呀。”

  “厉害!”“你真行。”“祝贺你啦!”大家纷纷夸小桥,然后都回了位置。

  小桥兀自轻松着,却没想到或者忘了去想,今天她得罪人了。

  何帆感觉头疼,她睁开眼睛,发现躺在自己床上,昨天晚上喝了太多酒,怎么回家的,她完全想不起来了。

  门开了,妈妈见她醒了,露出一脸喜色,嘴里却说着责备的话“帆帆,你怎么回事,昨天怎么喝这么多酒。”“我昨天是公司聚会,大家一起喝酒,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好多人敬我酒,就喝多了。”何帆说着,嘴角咧咧,爬起来去接妈妈手里端着的水。“妈,你在真好,醒了就能喝到蜂蜜水。”

  “傻孩子。妈老了,得看见有人能照顾你才放心啊。你说你这要是身边有个人,能给你端杯水妈就能不要天天担心你了。”

  何帆又咧嘴,“妈呀,我给你讲个故事。有一个男的,他年轻时候呀就喜欢游山玩水,别人都对他说,你这样不行,你必须得赚钱,买房子,这样才能娶妻生子,他就说,我为什么非得娶妻生子呢?人家都说,这样你病了老了,临死前口渴了才能有人给你端碗水喝。他就再不去玩了,踏踏实实天天努力着,也赚了钱买了房子也娶了老婆生了好多孩子。这天他要死了,床前站着他的老婆,地上跪着他的子女,他老婆端了一杯水给他,他欣慰的接过来喝了。然后,你猜他说什么?”

  妈妈瞪着她,心想这孩子肯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果然何帆说“他说,我年轻时候那么爱玩,都放弃了,我辛苦了一辈子,现在才知道,原来我要死了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想喝水。”

  妈妈气得说:“把水还给我,死丫头。”何帆吐舌头笑着,冷不防妈妈又问:“昨天晚上送你回来那个是谁?开着一辆那么贵的车,我看人也真不错。就是岁数是不是比你大了点,他是干什么的?”

  何帆有点懵,“你说谁呢?我都断片了,想不起来,昨天不是我们同事送我回来的?”

  “我看那么晚不回来给你打电话,那边问了地址说送你回来,有两个你同事小姑娘还有一个男的,说你今天休息不用去上班,还给我和你爸带了礼物。我看那个男的很好,长得斯文英俊,说话得体,对你也很好。”

  “谁啊,我得打电话问问。”

  何帆说着,心里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昨天晚上老总张驰似乎一进来就在看她,同时想起来,自己感觉到有点喝多了的时候,张驰制止了劝酒的人。不会吧,她想,怎么可能老总亲自送一个柜员回家。她放下了手机,对妈妈说“你别乱想,我真不知道,等我上班问问再说。”

  这时,她的电话却响了。

  “你好何帆,我是张驰。”

  ……何帆愣了一下快速反应过来,“张总,您好。”

  “你身体没什么事吧?抱歉,昨天晚上制止的晚了,喝那么多你不舒服了吧?”

  “没事,就是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呵呵我刚才还想打电话问小雪她们谁送我回家的。”

  “是我,我让你同事跟着一起送的你。”

  “那,谢谢张总。”

  那边沉默了一下“何帆,我想请你出来见个面。”

  “嗯,好。”

  “半小时以后,你家小区门口那家咖啡店见。”

  何帆挂了电话愣了会神。她之前从未见过,昨天晚上他也只是和大家打了招呼,简单说了几句祝贺和鼓励大家的话,基本就是微笑看着大家在闹。然后自己就被围上来的敬酒,各种游戏输掉的酒,一杯杯喝大了。突然得知被他送回家,还有这突然的电话,对何帆来说,完全不是正常工作关系的感觉。她有点迟疑,又怕自己想多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是有一点紧张,有一点迟疑,还好像有一点期盼。

  妈妈看着她的脸色,眼睛一转颇为自豪的说“快去,收拾收拾,我出来前找人算了,你现在正走桃花,你不着急结婚你妈都替你急。”

  这一瞬间,没来由的常安的脸忽然在何帆心头浮现,她心口一酸,眼前一层水雾,这仿佛让她更下定了决心,她转头站起来,去梳头发。

  等在楼下的张驰看到的,就是马尾辫,白T恤牛仔裤清清爽爽的年轻女孩。铺面而来带给他的感觉,全是青春专有的美好。他全身上下每一个关节似乎都轻快了,他微微一笑,心里的话几乎要说出口,出于一贯的作风,那话没来到唇边就止步了。

  这边何帆妈妈收拾着屋子,不时看一眼楼下,刚才她看见女儿和等下楼下的张驰见面。

  何爸爸问道“你刚才为什么没说,昨天小雪给咱们介绍了张总,张总给那么贵重的见面礼,我说这不太合适吧?”

  何帆妈叹气说“唉,我这不是因为上次催她看她生气了吗,好像咱们让她结婚就是为了钱,这要是知道咱们清楚这个人是个大老总,她别再不去见人家。”

  何爸爸沉思一会,闷闷的说:“这女儿大了真不好,怎么说话也不能随便说了。”

  何帆妈看他一眼:“咱们为啥催她赶快找对象,催她结婚?咱们就这一个孩子,不就是想着咱们老了,将来干不动了有个人能陪着她,照顾她,咱们病了给她添麻烦时候有个人能帮帮她,咱们死了她还有个家,不至于一个人孤孤单单的难受。咱想让她找个条件好的,为着她嫁的人比她强,回头要是这个人不行还给她增加负担,姑娘以后日子怎么过呀?这女人结婚生了孩子,才能知道找的男人是不是靠谱,现在我一说她就笑话我想让她找有钱人,你说能找条件好的干嘛不找非要找那要啥没啥的?难道人家有钱的男人就不能有感情,没有钱的男人才有感情?再说只要是有头脑肯吃苦的,怎么会没有钱?也是她上学时候咱们天天忙着上班,这些话以前没和她说过,现在说什么她也不爱听,就得转着心思和她说。”

  何爸爸想逗逗她:“你说,这孩子怎么没像你,像你的话咱们就省心了是吧?”

  何帆妈“嗬”一声,顺手拿个靠垫丢向何爸爸,他“诶呦”一声赶快抱头躲。

  光线暗淡的咖啡厅里,何帆和张驰面对面坐在角落,桌上的花果茶玻璃壶下面有个小蜡烛,玻璃壶透出的光旖旎梦幻,散发出来香气和隐隐的白色水雾。

  从见面到现在何帆一直努力鼓起微笑的表情。她五官精致,身材很棒,大大的眼睛偏圆,嘴唇也是饱满肉嘟嘟的,所以她看起来既有女孩子的可爱,又有女人的性感,笑起来很无辜特别亲切,不笑的时候安静得像个小女孩。

  张驰却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水。他脸上有一个似有若无的笑容,除了见面时候他礼貌得点头,做了请的手势说“里面坐”,两个人点了东西之外,他就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何帆。

  何帆先熬不住了:“谢谢您昨天送我回家”。

  张驰笑了一下“小女孩,平时不喝酒吧?”

  何帆张大眼睛:“我平时是不喝酒,不过您也没有比我大多少,怎么叫我小女孩儿啊?”

  张驰看水杯,自嘲得笑道“看来我还不老”,又抬起眼睛盯着何帆“在过去,你可能得叫我叔叔了。”

  何帆迟疑的说“您看起来只像三十出头,我其实都奔三了。”

  张驰哈哈大笑,说“真好。”

  “约你出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你聊聊天。你很像我过去一个朋友,没想到你又是公司的员工,真是奇妙的缘分。是不是打扰你了?”

  何帆似乎放下了心,觉得轻松很多,也有点不解“没关系,反正我今天也没事。那您,想聊点什么呢?”

  “说说你好吗?从小到大,你的情况,方便吗?”

  “我,我没什么特别的,上学啊,毕业了没有合适的工作,就来了北京。”

  张驰看着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掩饰住急切“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犹豫了一下,何帆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和你父母住在一起?”

  “哦,您昨天见到了吧,其实我和一个好朋友一起租的房子,我爸妈来看我过两天就回去了。”

  张驰给她添水“平时下班喜欢做什么呢?”

  “吃好吃的算吗?”

  张驰又笑出声。

  “说说您吧。”何帆把身体前倾。

  张驰看着她,慢慢说“我的时间大都在工作。个人方面,刚当爸爸,我妻子很能干,把家照顾得很好。”

  仿佛一杯气泡水里面沉下来一个大石子,何帆从家接到张驰的电话,她的心就好像一直冒泡泡,这个石子却把整杯水都荡漾起来巨大的水泡,之前的小泡泡仿佛不见了,也再不会让人注意到。与此同时,她也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脸上还维持着笑:“那恭喜您!”

  张驰拿出手机“给你看看我女儿照片。”

  何帆看着那个小女孩的照片,那个孩子很小,脸红扑扑的,很少的头发,瘦弱的四肢,额头上都是皱纹,实在夸不出漂亮,于是她真诚的说“孩子真像您!”

  张驰又笑。他喝了一口咖啡,给何帆添茶,然后轻轻的说“最近,我可能确实是累了,忽然很想多休息休息。不过也没地方去,我妻子对孩子期待很高,她和保姆,我岳父岳母把家装的满满当当,也把小宝宝照顾得很好,连抱都不要我抱,她说孩子不需要多抱,会惯坏了的。现在他们几个人为了孩子忙忙碌碌,我回家感觉不像我的家。”

  何帆眼波流转,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驰接着说“说起来,有时候感觉人生就像梦一样。记得当时我在一个小公司打工,公司派我去上海建办事处,除了我还需要一个人,她就毛遂自荐。我们的费用只能办公和住在一起,那时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住宅,我们每天一起跑客户,下班回来她做饭我们一起吃饭晚上一人一个卧室,后来天气热就都开着门聊天。也不知道是哪一天晚上,聊天忽然停了,她来到我的房间不走了,就这样成了家。后来我决定自己干,稳定了下来之后,她身体不好回家休息,我天天忙忙碌碌,总是偶尔才回家,现在居然我们都有孩子了。”

  他又自嘲的笑笑,“看看,我是不是老了,有孩子和没孩子的人哪里能一样,你还像一个孩子,该叫我叔叔吧!”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想要是能和这样的人坐在一起聊聊天多好,你看,我真是老天眷顾的人,现在真就实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