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别问然后呢

波澜

别问然后呢 大荫 4348 2019-04-30 12:20:35

  三天的促销,销售已经非常喜人,小桥准备回公司,走之前问康华要欠款。“辛经理,你回去吧,我这边都能做好的。”

  小桥不放心“康总,我可以相信你吧?坏账对你来说至关重要,直接影响你能不能继续做咱们公司的产品。你的销售情况怎么样你比谁都清楚,不要为了眼前看起来的一点小便宜,关上了自己踏实挣钱的路。何况,你觉得便宜真的能占到吗?不要谁说什么都相信。”

  “呵呵,你放心吧,早上王总还给我来电话,我都和你们王总说好了,促销做完就打款。”

  “那好,我先走了。回头再说。”

  路上,小桥一直在微信和电话跟进代理商的订单。下车之后还得直接回公司汇报,加班。

  这个时间,何帆和常安在她家门口。她周末上班,周中可以调休一天。常安刚匆匆进门,他给何帆送来了一大袋子零食,“我爸突然住院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得赶快赶回去。你照顾好自己。”

  他又拿出一个盒子。“还有,这个,昨天我看见很漂亮。觉得很适合你,就买了。送给你。”

  何帆接过来打开打开。是一个黑色的发卡,蝴蝶结的形状,中间嵌着一颗祖母绿。“谢谢,真漂亮,我很喜欢。我会好好戴着的。你不用担心我,快回家看看吧!”

  常安深深的看着何帆,她笑起来像个小孩子,她不笑的时候冷淡又性感。常安喜欢韩国的女星泫雅,何帆,却像一个真的泫雅在他面前。他给她做饭,照顾她呵护她,小心翼翼,连吻她都不敢,更不用说和她过夜。现在,家里父亲的病情困扰着他,似乎忽然给了他勇气,他伸手,捧住她美丽的脸,轻轻吻了她的额头,然后,犹豫一下,去吻她的唇。何帆头向后微微躲了下,然后说,“快走吧,赶不上车了。”常安笑笑,拥抱了她,“我快去快回。”然后,不舍地开门,转身离去了。

  何帆怔了一会,坐下来,打开微信。妈妈早上发来的消息,“帆帆,爸妈想去看你。”她之前没有回复,现在她回复发语音“妈~来看我当然好呀,快来吧快来吧!”

  妈妈的消息秒回“已经在路上,中午下火车,你在哪?”

  “妈我在家呢,你们打车来吧。”

  随着门铃响,何帆爸妈带来了大包小包,“爸妈”,何帆挨个拥抱了他们。“给,这是昨天我做好的牛肉酱。这是前几天做得果酱。保温桶里是炖好的鸡汤。”“哇,妈,你要不要每次来看我都这么像探监带这么多吃的。”“去你的,瞎贫嘴,说什么呢!”晚饭当然也是爸妈牌的。

  “妈,你们怎么忽然来看我啊?”

  “你爸老战友,郑叔叔来北京好多年了你不是知道吗?他女儿后天结婚,我们来参加婚礼。”

  “哦,”何帆预感不妙,她慢慢喝汤。

  妈妈果然一直说下去:“郑叔叔家女儿,人家嫁的真好,是海归,听说还是做IT的精英,现在一年赚一百多万的,小两口什么不用干要房要车都有了,郑叔叔说两个人郎才女貌般配着的。其实般配什么,还不是老郑他们早来北京十几年,那时候安家多容易,咱们只不过那时候压根没想离开老家。”

  “帆帆,你到底怎么想的?你也不小了,当时毕业让你在老家,你非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上,妈不是说你,在电视台没有收入你就先干着慢慢来啊,这跑到北京这么长时间了,除了收入能养活自己,别得又有什么意思?就这么和小桥租着房子,两个姑娘要不要结婚,混到哪一天?”

  “我和你爸爸,一辈子都要个脸,什么也不比别人差,这现在人家一问你的情况都不好意思说,说什么呢?租着房子居无定所,还是没个正经工作?你现在这样的情形,在这里要啥没啥,可是回到老家咱们不一样有车有房有陪嫁,你去电视台先实习干着,慢慢想办法就行了,前两天我们一起跳舞的姐妹,人家儿子年纪轻轻就进了纪委,当了科长,她一直念着你,问我你有没有男朋友呢!”

  何帆看了一眼她爸,他一边吃菜一边一副发呆的表情静静听着,看来和她妈是一个战线。本来何帆心里在犹豫要不要说常安的事情,这下全部没有了勇气。

  何帆放下筷子,悠悠的说“在哪还不是一样找对象,有钱有地位就好,没钱没房子就不好,是这个意思吧?”

  “你个傻孩子,妈难道会害你啊!世界上任何人都可能会伤害你骗你,可是你爸妈心里只有你!我们老了,退休金够花,家里两套房,就你一个孩子没别的牵挂,爸妈是说,人年轻时候的选择改变一生呀,你选择现在这么辛苦,这么没根没底气的日子,时间长了你就以为自己该过这样日子了,为什么放着轻松舒服的日子不要?爸妈看不得你吃苦受累呀!”

  何帆妈妈确实想不通,自己如花似玉的漂亮姑娘在老家肯定能过上人人羡慕的生活,可是现在在她看来租住着狭小的房子,站柜台,挤公交就是受苦。

  何帆无力摸摸额头,靠在妈妈肩上,“妈呀,我是说不过你,可是我真没觉得回老家有什么意思。回去那种轻松自在怪无聊的。说到底还是现在我穷呗!有房子就有根有钱就有底气,我要是现在什么都有了,你就不会说这些了,还得在广场上使劲显摆我,是不是?”她抬起头看着妈妈的脸“到时候你戴着我给你买的大钻石戒指,穿着貂皮大衣,说我姑娘住大别墅,这都是女婿给买的,美不美?”她扭着身子扬着手,好像自己变成了妈妈正在展示,然后笑眯眯看着妈妈,爸爸哈哈笑了起来,妈妈也忍不住咧咧嘴,说“你这孩子,妈是为你好,总之你不要过苦哈哈的穷日子,让我们跟着寒碜跟着心疼,回头你就知道我说的对了。”爸爸说“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了,帆帆,你过得好就行啊!快吃菜。”

  晚上,何帆躺在床上,看着微信上常安的头像,几次想发信息,终于又没发。常安对她好,是真的。常安长得帅,人体贴,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可是常安老家在赤峰。他家是真的穷,妈妈没有工作,之前全靠爸爸开出租车,现在爸爸又病了。常安自己,经常出差,到处跑,辛辛苦苦一个月无非是那些提成收入。买房买车,舒服自在,何年何月呢?

  手机响了一下,常安的微信发过来:“我爸爸去世了。我得在家处理后事,晚些回去。特别想你。”

  何帆抬起手指,停了一会,发了一句“收到,保重。”

  第二天上班。对面的珠宝柜台在做促销,人头攒动。同事忽然想起来说“对了昨天通知咱们领商场促销的海报呢,我一直没顾上去!”何帆脱了工衣,说“我去吧。”

  她向电梯走去,没注意到身后一个中年男人也刚好走向同一个分向。两个人差了十步左右。

  中年男人走了几步,不由得看到了这个漂亮女孩的背影。她体态优美,腰肢纤细,走得不紧不慢。墨绿色短上衣衬着她雪白的胳膊,白鱼尾裙衬托着曼妙的美腿,一枚黑色闪光的蝴蝶结发夹,中间祖母绿的宝石幽幽的停在她浓密的发间,这个背影吸引着人想看看她的正面,想看看她的脸。

  他快走几步,可是两个学生嘻嘻哈哈笑着走到他前面,而她已经上了扶梯,还是一个缓缓升起的背影。等他走下扶梯,女孩却不见了。他四顾没有踪影,莫名觉得遗憾。

  下午,何帆她们接到通知,晚上要聚餐。“聚餐?人家对面珠宝做活动,咱们庆祝什么呀!”

  同事神秘兮兮的说“听说对面珠宝柜和咱们柜台是一个老板开的。”

  何帆她们没见过大老板。公司有专门负责专柜的领导,平时听商场管理。大老板没有必要出现。

  可是今天晚上的聚餐却见到了。老板进来时,专柜经理说“热烈欢迎张总!”张驰笑着摆手,四下一看,表情停了一下,又转过来了,说“感谢大家,今天咱们是庆祝珠宝专柜的大卖,也请了我们化妆品的同事们,大家辛苦了!”

  何帆浑然不觉,专柜经理却发现了张驰的眼神,不时停下来在看的人就是何帆。

  小桥在公司已经忙了一夜又一天了,昨天晚上把很多特殊订单抓紧录入了系统,就在公司的沙发上睡了一觉。现在还是忙着,跟进业绩。再看一下表格上统计出来的数字,她松了一口气,总算差不多,补上了出差几天的差距。她不喜欢把压力留到最后一刻,今天晚上能回家睡个好觉了。

  孙总叫她“康华还没有还款,怎么回事?你回来不是说解决了?”

  小桥皱眉“他答应了,我马上问。”“”行,快问,我先出去一下,等我回来希望有好消息。”孙总急匆匆出去了。

  电话通了,康华的声音听起来是坦然自若的“辛经理,什么事啊?”

  小桥都快气笑了“康总,您说我能有什么事,咱们欠的货款什么时候还?”

  “不还了。”

  “你不是答应我了,咱们说好了公司帮你做这些天的销售款都打款还欠吗?”

  康华那边顿了一下,声音还是硬邦邦的传过来了“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那你也太好骗了吧!”

  小桥一口气憋在胸口“康总,我看您是想好了不还钱了,那我退一步说,您不还这笔货款,然后呢?”

  话筒忽然被一把抢走,财务部的王总监拿过话筒对那边说“康华我告诉你,你等着接律师信起诉函吧,你是个什么东西!”然后碰一下挂断电话,怒气冲冲对小桥喊到“你长脑子了吗?你就缺他这个代理是吧?我看他是不是给你什么好处了,欠款的人还去给他做促销,这样的人你还主动让他说不还贷款了,你想不想干了!”王总监是气坏了,一边说手里拿着文件夹用力向前顶了一下,小桥被推了一个踉跄,她毕竟年轻,脸上挂不住,本来康华话就说的过分,王总这么一来全公司的人都围了过来看,大家七嘴八舌的,又劝王总监的,有安慰小桥的,小桥感觉脑袋一热,她大步追到王总监办公室门口,也凶狠的说道“追不追得回这边货款,现在还说不准,我请问您凭什么干扰销售经理的正常通话?这是您的工作范围内的还是说谁给了您这个权利了?您问我是不是不想干了,您一不是公司经理二不是人力领导,您上来就说我没脑子,您脑子今天带了吗?”

  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从没人这样和王总说过话,王总监愣了一下立刻站起来拍了桌子,“拖欠货款就是我的管理范围!你负责的代理恶意不还货款,现在你说我能不能管你!”

  “王总监,您听好,这笔钱成了坏账会扣三倍业绩我知道,而且只要收不回来,不但我,连带着您和范总,不但这个月,这个季度,甚至一年可能都拿不到奖金,您对我有意见,可是您要记得货不是我放出去的,钱不是在我手里欠的,我今天接了这个区当了经理我为这个负责是公司的制度,可是我不负责为这个挨骂挨打,您那些话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话说回来,我要不是刚进这个经理办公室的新人,您也不会这么对待我吧!”

  王总监气急了,“你不让康华还货款你还有理了是吧?我听得清清楚楚,你说他不还也可以,办公室这么多人,大家的耳朵都能作证!”

  小桥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平静的说道“这笔钱他是一定会还的。”

  “会还?今天几号了?拜托你用脑子算算还有多少时间?”王总监像看白痴,她简直想动手了。

  “大家怎么都围着,干什么呢?”

  孙总回来了。

  大家迅速做鸟兽散,留下财务部的小李哥,看看对峙站着的王总看看小桥,战战兢兢说了一遍大概经过。

  孙总摆摆手,打个哈哈,“嗨呀都是为了工作,不至于不至于的啊,王总监消消气,快坐下,小桥,你说康华能还钱是吗?”

  小桥冷冷的“能还。”

  “好,快让他还钱,明天最后一天了,他再不还,咱们大家可都要连坐了,都这个程度了,你要是真能让他还上,我们大家都服你,我请全体办公室经理吃饭!”

  “嗯。那我先回座位了。”

  小桥回到工位坐下。丁丁和安娜,一左一右,都看着她。丁丁悄悄说“你干什么那么说啊,他康华明明就不想还了,这笔钱都欠了多久了,你这不是把自己架火上烤了吗?”

  安娜拉拉她的胳膊“你哪来的勇气,敢和王总监那么说话,我墙都不服就服你了!”

  小桥苦笑了一下,她叹口气,谁也没回答。

  她又整理了一遍思路,然后再一次拿起了话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