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将女:王妃要休夫

第四十五章 眼线

重生将女:王妃要休夫 岑柒柒 3064 2019-05-16 03:15:26

  小莹被沐涵汐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一边收拾桌子上的茶具,一边说:“王妃,奴婢不想嫁,想一辈子陪在王妃身边。”

  小莹是孤儿,是被卢映霞给收养的,虽然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奴婢,但是沐涵汐和卢映霞都是把她当成家人来对待。

  沐涵汐伸出手拍了一下小莹的脑袋,“瞎说,你是我的妹妹,我自然要为你的终身大事考虑。

  庆琰朝的规矩,凡是进宫的宫女,年满22周岁,就可以允许出宫,这应该是沐涵汐觉得最好的规定了。

  小莹被沐涵汐这么煽情说的话,一下控制不住的掉起了眼泪,直接放下手中的东西抱住沐涵汐,“小姐,你是不是嫌弃奴婢伺候的不好,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沐涵汐抬头望天,自己已经彻底的无语了,自己是真心真意的,怎么到了这个小丫头这里就成了嫌弃她了。

  恰巧这个时候赫连栎走进来,沐涵汐就朝着赫连栎嘟着嘴说:“栎,你身边有没有货好的男子,我靠真的要把这个小丫头给嫁出去,一天竟是胡思乱想!”

  赫连栎知道沐涵汐是在说着玩笑话,“我看简福就挺不错的,毕竟也是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不如?”

  赫连栎的话说完之后,小莹的脸就更加的红了,留下一句“王妃和王爷两个人一起打趣奴婢!”

  小莹走后,沐涵汐就担心的拉住赫连栎的衣袖,“今天霈王来这里,都和你说了什么?”

  本来这个时候,各皇子们应该都是避嫌的,尤其是有竞争关系的赫连霈和赫连栎,可是真是没想到,赫连霈竟然会主动的来找他们,好在赫连栎反应快,不然就被赫连霈发现自己的秘密了。

  “他是来向我挑白的!”赫连栎把玩着沐涵汐做的小衣裳,心里面真是觉得女人真的是不可思议,明明先前绣的还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现在竟然能把女工做的那么好了。

  沐涵汐一惊,赫连霈这样子目中无人,他是料定了在赫连栎这里,不会有人把他说的这番话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么?

  “那你想怎么做?”

  赫连栎淡淡开口:“既然已经挑明了,那就不必留情面了,我现在心里有一种想法,父皇中毒,说不定和赫连霈有关系。”

  听了赫连栎说的话,沐涵汐已经惊呆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她没有说话,但是心里也有了想法,如果事情真的像赫连栎说的那样的话,那么赫连霈的胆子就更加的大了。

  说到这里,沐涵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赫连栎一下子用手捂住嘴巴,“嘘!”

  赫连栎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非常的凌厉,眼睛一下子看着书房的外面,就在两个人刚刚说话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闪过。

  沐涵汐没有出声,自己和赫连栎用了很长时间,只是对府里面的人有一些怀疑,但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也根本不能确定,究竟是不是眼线。

  赫连栎用着最快的速度顺着刚刚那个人影逃走的位置追去,没过一会儿,一个穿着府里小厮衣裳的男子,就被赫连栎抓了进来。

  “说吧,你是谁派来的?”赫连栎不似之前和沐涵汐说话那样子的温柔,眼神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吓人。

  那人没有说话,给了赫连栎一个不屑的眼神,随后又朝着赫连栎的方向狠狠地吐了一口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赫连栎不怒反笑,“没想到你还挺有骨气,是你的主子告诉,不允许说出你的身份的么?”赫连栎没等男子说话,接着说道:“那就让本王猜猜,派你来的人,应该是我的好三哥,霈王吧!”

  男子依旧没有说话,但是脸上那一闪而过惊讶的表情,已经告诉了赫连栎答案。

  赫连栎嗤笑一声,“看样子本王没有猜错,不过你的本事也实在是不够,你应该知道,既然被我发现了,你这条命,就留着不住了!”

  赫连栎话音一落,男子就等瞪大了眼睛,倒在了沐涵汐和赫连栎的面前。

  沐涵汐夜微微有些出神,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到赫连栎这个样子,这是沐涵汐从来都没有见过赫连苓这个样子的,所以一时间,也是有些害怕。

  赫连栎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在沐涵汐面前露出这样子的一面,但是事出突然,而且自己并不想在沐涵汐的面前隐瞒什么,将来沐涵汐早晚都会知道的。

  “涵汐,是不是吓到你了?”赫连栎清理掉自己手上的血迹,连忙走到沐涵汐身边,但是又害怕沐涵汐害怕自己,又不敢伸手去触碰。

  沐涵汐承认自己刚刚是吓到了,但是不代表,这样子她就会多想什么,走到沐涵汐的身边,伸出手握住赫连栎的手,“栎,你不必担心的,我只是稍微有些惊到了,但是没事的!”

  赫连栎看到沐涵汐并没有因此讨厌自己,赫连栎也是直接激动的抱住了沐涵汐。

  “栎,刚刚那个人,会不会已经将刚刚我们说的事情传出去了?”沐涵汐想到自己刚刚和赫连栎说道赫连霈的事情,如果消息真的传了出去的话,那么肯定会引起赫连霈的疑心,甚至也会让赫连霈对他们有了不测之心。

  “不会,那个人应该只是赫连霈身边的小喽罗,还没有那个能力!”

  眼线这件事,赫连栎并没有让很多人知道,只是让简福秘密的把那个人的尸体给清理掉,但是不代表府里面就没有赫连霈的眼线了。

  赫连霈正在举着酒杯喝酒,美人作陪,不过这么好的气氛,倒是被外面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给打搅了。

  “你们王爷究竟在忙什么要紧事,连本小姐都见不得!”白麒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弄得本来心情大好的赫连霈,眉头紧蹙。

  “外面是谁,吵吵闹闹,打扰本王和美人相处的时间?”赫连霈慵懒的躺在床塌上,许是喝了一些小酒,眼神有些迷离,不过倒还算是清醒。

  因为了解赫连霈,虽然是如此说话,但是知道赫连霈用这样子的语气说话,就是快要生气了,连忙跪下回道:“是相府的白小姐,在门口吵着闹着非要进来见霈王!”

  赫连霈想了一会儿,然后悠哉悠哉的开口,“让她进来吧!”

  白麒悦本来的确是按照赫连霈的意思,一切等着赫连霈的消息,可是自己在府里,听着在栎王身边的人每天回给自己的都是沐涵汐和赫连栎两个人恩爱的经过,已经让白麒悦要疯狂了。

  白麒悦进来之后,就看到赫连霈有些衣衫不整的躺着,身边还有三四个女子陪着,“麒悦不请自来,还往霈王多多担待!”

  赫连霈瞅了白麒悦一眼,轻轻的拢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让身边的女子退下之后,不稳定的步伐走到白麒悦的面前,“没事,美人亲自来见本王了,自然是不会计较,不过白小姐打扰了本王的好事,不如就用白小姐自己来陪本王吧!”

  赫连栎说完,就伸出手要搭在白麒悦的肩膀上,却被白麒悦一下子挥开,“麒悦今日来找王爷,是有要事商量的,还请王爷穿戴好,麒悦在外等着王爷!”

  白麒悦毕竟还是未出阁的姑娘,看到赫连霈这个样子,实在是看不下眼,但是好像在赫连霈好像并不在乎这些事情。

  “哈哈哈哈,好吧,稍等本王片刻!”因为白麒悦现在对赫连霈还有用处,不然赫连霈怎么可能会按照别人说的话,去做事。

  白麒悦看着从在自己面前出现的赫连霈,一直在品茶,一直都没说话,白麒悦可是没有耐心坐的住,“王爷,你说的要帮我把栎王得到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应验?”

  “白小姐何必如此的着急,本王自有打算,如果白小姐没有耐心的话,我看我们的交易,就打住吧!”

  赫连霈当然知道白麒悦不会就这么的把自己二人交易关系就这么断掉的,不然也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白麒悦心里有些闷气,可是碍于赫连霈的身份,自己什么都不敢说,“麒悦没有多想其他的,只是还请王爷不要忘了你我之间的约定!”

  赫连霈看着白麒悦的背影,明明这个女人今日来找自己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却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去,不过骨气倒是很硬!

  “霍莺,我们的人有没有消息传回来?”

  一名女子从外面进来,不过应该是隐藏在别的地方,在听到赫连霈的声音之后,直接就从门口闪进来,“回王爷,并没有消息,属下已经派人前去调查了!”

  霍莺是赫连霈暗卫统领,一直以来,赫连霈有一些秘密的任务都会交给霍莺来办,可以说是和赫连霈一直依赖出生入死的人了!

  看见赫连霈不再说话,霍莺行礼之后,便悄悄退下,眼神中带着微微的失望,可能赫连霈永远都不会知道,霍莺之所以愿意永永远远的在赫连霈的身边效力,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个男人,是霍莺一直藏在心里的,但是始终知道主仆有别,霍莺从来在赫连霈的面前,都是掩饰自己的想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