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气复苏 大亡灵之人间梦魇

第三章:初见亡灵

大亡灵之人间梦魇 Fedi 11670 2019-04-24 14:40:00

  “&……%&*((……%………………”

  一阵手机铃音……

  “嗯~~~,吵死了!”

  小莱把手从被窝里伸出来,东摸西摸的摸到手机,这是她自己定的手机闹铃。摁下取消键,终于把头从被窝里伸了出来,双眼朦胧,表情极不情愿地躺在炕上。突然间,她坐了起来。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瞬间清醒地看了下四周,才回过神儿来,想想自己是搬了家,睡的不是床,是炕,难怪这一起来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一想到这,小莱又一下子栽到被子上,翻来覆去地揉蹭着,一付想睡又不能睡的德行,磨磨蹭蹭地竟然趴着从炕上倒退着蹭下来了,双腿在炕沿下,上身却在炕上,形成90度角,趴着好像又睡过去了……

  碰碰碰…………

  这时一阵敲门声,把小莱惊醒,她象个弹簧一样一下子弹到地上,摔了个屁墩。其实这是很普通的敲门声,小莱却是因为昨晚的惊吓对敲门声竟然积了心病。叽叽歪歪地从地上爬起来,问了声:“谁啊?”,突然间意识到自己问得很傻瓜,这院子里除了陈奶奶和她,还会有谁啊?

  小莱去开了门,陈奶奶站在门口,还是穿着那件蓝色的鸭绒棉袄,裤子倒是换了件灰色的,依然是布棉鞋。小莱开了门,外面冷气吹得她瑟瑟发抖,一边抖着一边跟陈奶奶打招呼。陈奶奶听出来了,笑着说:“丫头啊,去披件衣服啊,别冻着。我是来问你啥时候起来,我做了早饭,你也过来吃点吧。”小莱一听有饭吃,就立马应着:“好!我马上来,马上来!”就窜到屋里穿好了衣服,然后去隔壁的柴房里洗漱。这时她看到炉子上的水壶就顺手拎过来用热水洗了脸,刷了牙,就跑出柴房了。可不一会儿,又折返回来拎了壶去陈奶奶房间了。小莱拎个壶一进门,就找暖水瓶,原来,她是想着给陈奶奶灌热水。她眼扫四周,在东边窗下的桌子下面找到了,就走过去打开盖子,竟发现里面热水是满的。小莱有点沮丧,帮忙没帮成,就还拎个壶站那。陈奶奶进来了,端了一小锅粥,小莱上去帮忙,陈奶奶让她去厨房里把小菜给端来。

  一会早饭就备齐了。小莱一边吃着,一边观察陈奶奶的屋子。这房子是个套间,分外间跟里间,外间的东边墙根有个炉子,是用水泥砌的,连着是一道水泥火墙一直顺到西边墙就断了,火墙上面放着一些杂物,靠近火墙这是一张他们正在吃饭用的圆桌和三把椅子。连着里间有扇门,没关,能看到里面。也是西边的火炕,东边有两扇窗,窗台下有一对桌椅,上面还放着茶具。不过,这里间看到一个宝贝,是个古董红木柜子。怎么就知道是古董?当然是感觉!

  两个人吃完了饭,小莱抢着收拾碗筷。洗刷完毕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上学去,此时已经是7点半了。小莱想今天一定是迟到了,就跨了包从屋里冲出来,边跑边跟陈奶奶告别。

  她一路跑着,眼睛不忘看着四周,想着昨晚发生过的事睛,还是后怕,就快快跑到车站那里。

  到了学校已经是8点40分了,同学们都在画室里作画,老师也早就到了。小莱一进门,静悄悄的画室里就听到一声开门响,于是所有的人全部看向她,小莱报以狠狠的眼神儿,小声儿说:“看什么?我是新来的!”同学和老师都笑了。小莱站到自己的画板前,这时,她旁边的一位同学拉住她,小莱不看就知道是谁,头也不抬的跟她说:“干吗拉我啊?有话就说。”对方也没松手,一直拉着,还晃来晃去的,一会儿变本加厉的大甩起来,小莱这时抬起头看着对方,那位还笑呵呵地说:“哟,大侠,你终于肯看我啦?”

  “且~,拉就拉呗,还甩来甩去的,当这手不是手啊?”小莱说。

  “我问你,你搬走了怎么也不跟我打个招呼啊!”对方好似很埋怨地说。

  “早就跟你说我找新住处啦,还问呢,是那天我走得急,本想在宋姨家能看到你,跟你说这事呢,结果你去你大伯家了,当然不知道啦。”

  原来,这位拉着小莱手的同学就是那个在宋姨家没有看到的小敏。

  “那你也给我个电话啊,搬家我也能帮个忙,也去你新住处看看,如果不好,我就跟我妈说,不让你搬了,在那住着不挺好吗。”

  “好是好,就是贵!除非是免费!”小莱冲着小敏笑着说。

  “这有什么难的,我跟我妈说去。免费就免费!对了,你那多少钱啊!”

  “两百!”

  “啊?”

  小莱很得意地说出房租价,因为得意,所以声音大了点,周围的同学听到了,他们都很惊讶,这城市还有这么便宜的房租?小敏也是将信将疑的。

  “你哪租的啊,这么便宜。”

  “你妈啊!”

  “谁?我妈?”

  “对!就你妈!就是宋姨。”

  “我妈给你租这么便宜,她怎么没跟我说啊。”

  “不是宋姨租给我的,是宋姨介绍的,还是你家亲戚哩。”

  “哟~,啥亲戚啊,你住我亲戚那,我怎么都没听说?”

  “听宋姨说,是很远房的亲戚,你肯定不认识,连宋姨都没见过,要不是因为我找房子,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联系她。”

  “原来是这样。那你现在住哪啊?我要去你那看看。”

  “远着哩,地铁都不到的,还要转公交,至少一小时的路程!”

  “哟,这么远,我们这城又不算大,一小时的路程那是郊区啦,我妈也是,怎么介绍这么远的地方,我回去跟她说,让你搬回来。那里生活环境多好,上学也近啊。”小敏很不满地说。

  “算了,远是远,但是便宜啊,其实,里面也不算差的,就是一个老太太,她眼睛看不见,住着也算清静……”小莱刚说完忽然想起凌晨那奇怪的遭遇,顿了一顿,随后被小敏的话差开了……

  “那我跟我妈说,让你白住!到时我俩经常在一起,多好啊!”

  “得啦,别说了。我搬都搬了,就不说这事了,上课呢。”

  于是,两个好朋友又安静下来。

  小莱正在画着,老师走到她跟前示意跟他出来。于是,小莱跟着老师来到走廊。老师先开口说:“小莱,你别怪老师多事,我知道你家在拆迁,但是,你不用找房子住啊,干吗不来学校宿舍?这样既方便又不花什么钱。”

  “学校不是说宿舍不够用的,本地学生都走读吗?”小莱回答道。

  “但是你家情况特殊,学校会照顾的啊!”

  “但是,家里的那些东西怎么办,放哪啊,宿舍根本放不下,所以,租房子还是必要的。”

  “我跟学校商量过这事,学校回应说,你的情况太特殊需要照顾。可以考虑给你一间放东西,后面的事情你可以慢慢来。”

  “算了,我房子都找好了,也挺便宜的。等着家里建好了,我回迁就可以了。也没多久,最多两年。”

  “哎~,你可想好喽。一个女孩子家在外面可不容易,我还是觉得学校更安全些,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小莱听老师很诚意的关心就回应道:“行,那我再考虑一下吧。”

  “好,我等你消息,回去上课吧。”

  就这样,小莱又回到画室。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中午吃饭时间,跟往常一样小莱跟小敏俩个一起吃,饭后小莱正要午睡,却被通知去校长办公室一趟。小敏问她要不要自己陪着一起去,小莱想着太麻烦,就一个人来到校长办公室了。

  一进门,校长跟另外两位学校领导坐在那里,应该是在等着小莱。

  “校长好!”小莱问候了一声,就站在门口那里。

  “进来坐吧。”校长示意小莱坐到沙发上。小莱进来坐下,看到熟悉的校长跟另外两位陌生的领导。一位是戴眼镜约有40岁上下的女性,一位也是戴着眼镜有50岁左右的男性。他们坐在校长旁边的沙发上。

  “今天找你来,是因为杨助教跟我们说了你家的事。听说,你希望学校能给予照顾。”那位男领导首先开口。

  “哦,杨老师跟你们说啦。”小莱这边回应着。

  “是的,他找了我们不止一次,希望学校能对你进行照顾。也是的,你家的情况实在特殊,也应该照顾一下。”校长在旁边说。

  “我们商讨过了,觉得学校应该对有困难的学生进行力所能及的关照,所以,想着你来学校的宿舍,然后可以在学校的仓库那里腾出一小间,给你放家里的东西,直到你家里建好回迁。”那位戴眼镜的女领导笑咪咪地冲着小莱说道。

  “我……”小莱刚要说话,却被那位男领导打断了。

  “本来学校是没有这个义务的,完全是因为可怜你。你也知道学校的学生多,根本住不下,所以,要求本地的学生都走读。实际上,很多外地的学生也都在外租房住了。因为,学校目前的住宿情况是非常困难的。至于你,学校校长跟教务处的刘老师都一致认为应该帮一下,所以,就想着今天来找你商量这事。”

  “我……”小莱刚要回应,却又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进来!”校长说。

  “校长!哟,你们也在。今儿是怎么了?什么风都把你们吹这了?”进来的是一位女性,约有30岁左右,打扮得很入时,戴着一付没镜片的黑镜框。她走到校长对面,递上一打文件说:“这是我们学校新建教师办公楼的图纸跟预算。请您过目。”说着,就递了过去。校长接过后,放在了一边说:“我等会就看,现在还有些其它的事情要……”这校长的话还没说完,这位就接过话来讲:“我知道是什么事,不过,今年招了很多外地的学生,这宿舍还真是不够用的。我姪女从S市到这里上学都大二了,还一直在校外租房子。学校的仓库也是问题,去年换下来的部分旧课桌也没处理掉,还有一些教学用品都没有地方放,全堆在教务处的办公室里,好多老师都对此不满,说这哪里象个老师待的地方,倒象是个仓库管理员。你听听,他们这也说得也太夸张了。”

  这位刚说完,那位男领导接着说:“我其实在下面也听到跟小廖反应的有类似的情况。象小廖的姪女是外地的学生,来我们这里求学一直都住在外面。虽说小廖是校内财务部主任,不过人家在这问题上也没含糊,是给其他的老师和学生做了很好的榜样。学校的仓库也放不下,都堆在老师的办公室了。这叶莱同学的困难要解决,我们学校的困难更要解决啊!”

  说到这里,那位女领导说话了:“是的,学校是有困难,不过这个困难有国家和政府帮着解决,这学生的困难单凭她一个人是不行的,我觉得我们还是把叶莱同学的事情办完了,再说其它的吧。”

  “是啊,我们坐到这也是因为叶莱的事情,来,我们还是先解决这个吧。”校长也在旁边如此说道。

  “嗯,这倒也是。”男领导冷冷地说。

  “嗯,也对。说实话,这外面的房租也是挺贵的,一个女孩子家哪里付得起。你们先聊,我还有其它的事。对了,校长,这仓库上个月可是跟人家谈好了,不能违约啊!”那位廖主任好似在提醒着什么,走到门口又说:“老李,等这边办完了,你到我那。前几天你跟我说的事办好了。”

  “行,我一会儿就过去”这边的男领导回应道。

  ……………………

  办公室里安静了。

  他们三个都不说话,小莱这边摸不着头脑,感觉气氛怪怪的。低头摆弄着手指头,眼睛却时不时的看着他们三人。

  “嗯!”校长那边清了清喉咙,开口说:“怎么都不说话啦,叶莱这事我觉这么办吧,先让她住进宿舍,然后东西嘛,这么大个学校还找不出个地方吗?我看教师宿舍一楼传达室旁的杂物室就挺好的,里面本来也没什么东西,让传达室的老刘收拾一下,就可以了。”

  “我也觉得这样不错,老李的意见怎么样?”那位应该是被称为刘老师的女领导问道。

  “嗯~,行吧。管怎么样宿舍还是很便宜的,一年才1100块,能省下不少钱!校长要这么决定,我也不好说什么了。”这位老李用眼睛看了看小莱回应着。

  小莱听完他们商讨的结果,心里就有种酸酸的滋味,这种滋味不似在陈奶奶家的那种很温和的酸,这里的酸是酸到骨头里的,让她非常不舒服。于是小莱开口了:“是这样的,我在外面已经找好房子,很便宜,条件也还可以。我都已经搬进去了。我也知道学校困难,不过,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能处理好,再说,我还能付得起房租。也就两年时间,我就回迁了。就不麻烦学校领导费心了。况且,那边我都已经交了房租,也不好再退回来。”

  “虽然这么说,但是,外面租房的压力大,又不比学校里面安全。我个人认为你还是住到学校里面好些。”那位刘老师有些担心地对小莱说。

  “是啊!这外面不比学校,我们有些不放心。”校长在旁边也帮着刘老师说话。

  “没事的。我住的那里只有一个陈奶奶,她对我很好,我也喜欢住在那里。我就觉得她很象我爷爷。”

  听到小莱这样说,校长跟刘老师就不说话了。刘老师看了看小莱,又看了看校长。校长推了推眼镜,看着小莱说:“你这孩子就是倔,自尊心又强,我早知道。打你入学那天我就发现了,你跟你爷爷一个脾气。你要是执意住在外面,我们也不好勉强,何况你又喜欢那里。只是,这住址什么的你要跟你带班的老师说一下,学校这里也需要知道。没别的,就是希望你安全。“

  “唉!我知道你对我好。”

  “那刘老师跟老李看看,这孩子执意要住外面,你们什么看法?”校长向他们两位询问道。

  “哎~,这孩子也是的,这么倔。住到学校多好。你就是不愿住,我们也不能拉着你。就象校长说的,你的新住址得让学校知道!”刘老师还有些不放弃。

  “我没什么看法,孩子自己愿意,我们就尊重她。”老李这样说。

  “哎~,没办法。你以后可要多多注意安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要跟学校说。”校长跟小莱交待道。

  “唉!一定!”

  这事情就这样解决了。小莱从校长的办公室出来,刚回到自己的教室,小敏就凑过来问道:“校长找你什么事啊?”

  “还能是什么事。希望我住校呗。”小莱回答说。

  “干嘛住校!你还搬回来住嘛,我今晚就跟我妈说,就让你住那,不用给钱!我妈老财迷,连你都收钱!”

  “你真是不懂事,那房子被你家亲戚借去用了,你妈不好推辞,她这才让我搬的。你现在跟你妈这样说,她可怎么跟亲戚交待啊!”

  “啥?那房子是我家亲戚借去了?”

  “是啊,宋姨告诉我的。”

  “我家哪个亲戚需要借房子啊~”

  “我哪知道。”

  小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脸的疑惑。小莱看不下去了:“行啦,又犯痴了。下午是美史课,跟我一起吧。”

  “哦!对哟,还有课呢。走~”

  就这样,她们两个又去上课了。

  下午的课有些无聊,讲的是中国商代艺术成就。听着听着,小莱就睡着了。这一睡就睡到课结束,跟小敏两个跑到画室里画素描去了。跟同学们有说有笑的,一边画画,一边东拉西扯。时间过得飞快,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

  这时,小敏跟小莱说:“放学后你来我家吧,吃了饭住一晚。正好我跟我妈说说。”

  “不用了,别让宋姨为难。再说我今天得早点走,不打算等到放学了。”

  “走这么早干吗?你这个星期不是跟王阿姨请假了吗?”

  “不是,我找房子这段时间,王阿姨那边我都没去了,她家小孩也没去教。只是我今天想着早点走,我住处有点远,我不想等到天黑才到家。况且,我的东西还没收拾妥当呢。”

  “那我跟你去你那吧,我去看看。”

  “可拉倒吧,等着周六或是周日再去吧。你今天跑那么远,宋姨会担心死的。你可是宋姨跟张叔的掌中宝、心头肉。想当年,你为了学骑自行车摔了个仰八叉,其实没多大伤着,就是手擦破点皮,衣服弄脏了。你看看你回家后,宋姨跟张叔那紧张劲儿,就好像你出多大事故一样,大呼小叫的竟然也跑去医院。且~,今儿个你不打声招呼就跑这么远,宋姨、张叔还不在家大呼小叫得去拉你回来。”

  “这都多远的事情啦,你这人就爱翻小常。且~,不去就不去。不过,你这周五来我家吧,就住下,我们俩周六出去逛逛。”

  “今儿才周一,你就想着周五的事情,你成天脑子里都装啥啊。”

  “我能装啥,吃喝玩乐呗!你上周日来我家,我在我大伯那里,你不知有多烦。我都多久没学琴了,早就放弃了,我就不是那料。偏我妈让我大伯从他市人民艺术团里找了位钢琴老师给我。净说些我都听不懂的,我干巴巴坐那快闷死了。这周你得跟我出去玩,安抚我一下!“

  “扑~”小莱听到小敏说的话,笑出声来。反过来拿着小敏的话把儿来叽讽她:“那是宋姨为你着想,想着你琴棋书画样样皆通,将来好配个达官贵人做你夫婿!”小莱这一说,画室里的其他同学也都跟着起哄。小敏就跟着同学们在画室里打闹起来。

  学生时代就是这么无忧无虑,即使有些不幸也会因为这样单纯的环境而减抹一些痛楚,如果再有一个朋友时常在自己身边,不幸的事再多也不会痛不欲生。

  画室里嘻嘻哈哈一片,小莱这边就准备走人了,小敏还在那跟同学打着哈哈,看见小莱在收拾东西了,就走过来说:“我们一起走吧,我今晚也早点回家。”就冲着小莱一笑,就一起走出画室了。

  两人来到车站,一起等各自的公交,小敏的车先到了,小莱因为跟小敏不是一路车的,所以,打算跟小敏分别。她刚要说再见,小敏一把给她拉上车,直接推进车箱里按在座位上了,并且很得意地说:“傻丫头~,被我忽悠了吧!”小莱这才明白,小敏今天干吗也要跟她一起走得这么早,原来她是有了计划,自己被她蒙了,也只能回嘴说:“不跟你计较!去吃垮你家!”

  车子只有两站地就到了小敏家的小区所在的街道,步行不足50米就到了小区大门口,她俩欢欢喜喜地进去了。

  两人一进家就闹翻天,又是开电视,又是开电脑,冰箱里掏吃的,又捉弄水缸里的鱼。两人又开始打电动游戏,这时,有用钥匙开门的声音,两个人回头看原来是张叔回来了。

  张叔看到小莱有那么一愣,可马上又是笑嘻嘻的样子跟小莱说:“哟,小莱来啦,你俩放学一起回来的吧,玩吧玩吧,我一会去买菜,咱们一起吃饭。”说着就进书房里把包放下,又在卧室里换了一身家居服,去厨房里拎了篮子准备去买菜了,临走前交待小敏:“我没带钥匙,小敏你要记得给我开门噢。”

  “知道啦,走吧走吧~”小敏头也不回的,打发了张叔。

  于是,她们依旧玩性正浓。

  她们也不知玩了多久,外面的天都黑了。小莱想去开灯,一站起来却发现张叔和宋姨都站在门口要进来了。小莱赶忙说:“宋姨回来啦。”

  宋姨一看到小莱,依旧是那么热情的走上来拉着小莱的手,说:“哎呀,我就说小莱搬不搬都是一样的,还是可以跟以前一样经常见面。”然后,转向张叔说:“咱家呀,就像是有两个女儿,你是说是不是啊?”

  “是,是。有两个,有两个!这下你高兴了吧,老婆子做饭吧,女儿们饿了!”张叔也附和着,打着趣回应着宋姨。

  “是,是,都饿了,做饭,做饭!”说完,宋姨进了里面也换了身家居服,跟张叔一起在厨房里忙活了。

  小莱一看宋姨跟张叔都回家了,就不象刚才那么随便。小敏却跟小莱说:“你别管他们,你又不是第一次来我家,他们做饭是从来不让我们上手的,我们还玩我们的吧。”于是,两人又玩上了。

  等她们玩得差不多了,这饭厅里也飘满了饭香。张叔和宋姨忙里忙外的准备了一桌好饭、好菜。小莱和小敏这才帮着拿餐具,这四个人也都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吃饭当中少不了要聊天,宋姨肯定是要问小莱新住处的情况,小莱如实回答了,并表示还满意。对此,宋姨跟张叔也非常得高兴。但是,旁边的小敏却说:“妈~,你怎么让小莱去那么远的地方啊,就住在那房子里不是挺好吗?上学又近,离我们家也近。这一搬走去了郊区,那里生活多不方便啊!你还让小莱搬回来吧,也别要什么房租了,我们家又不缺这点钱。”

  “小敏,我不是跟你说我不搬回来了吗?你又提这事!”小莱埋怨道。

  宋姨一听到小敏的话就笑着说:“小敏,你不懂,我也不想让小莱搬走,可是我也有难处,你要多体谅我才是。”宋姨刚说完,张叔就马上接着说:“你别老跟你妈稚气,不是我们要小莱搬的,是真的有难处不好跟你们说。这才帮着小莱找了个合适的。你也这么大了,总这么孩子气。”

  “我怎么啦,我就是觉得小莱搬那不好。她一个人多不安全啊!”小敏嘟着嘴说着。

  “不会的,那家也算是咱家的亲戚,不会对小莱怎么样的,何况就一个老太太,能把小莱吃了怎的,你就放心吧。”宋姨在这宽慰小敏。

  “你们就是这样,总说什么难处啊,我不体谅你们啦。其实就是你们在忽悠我。小莱说,你们把那房子借给亲戚了,这亲戚是谁啊,我怎么都不知道?咱们家还有需要跟人借房子用的亲戚吗?”小敏真是一点都不让步,还是这么较真。

  “谁家还没个穷亲戚啊,这亲戚你没见的多了,这小莱去的就是其中一个。这亲戚跑来跟我们说这事,怎么好推辞。不看小辈的面子,也要看在老一辈的份儿上,不得已才借的。”张叔教训小敏说。

  “好了,你们都不要说了,我住那挺好的。我不搬回来,小敏你也不要再说了,多体谅下张叔跟宋姨。再说,我们还是天天见面的,跟以前没什么不同。这事就别提了。”小莱在旁边打断道。

  于是,四个人吃着饭,再也不提小莱搬回来这事了。

  饭后,宋姨跟张叔还是不让她们插手收拾,所以,小莱跟小敏又跑去看电视。一会儿,宋姨从厨房出来叫小敏说:“小敏啊,你那天去你大伯家,见的那位老师怎么样,你怎么回来也不跟我们说说。你过来,跟我讲讲。”

  “妈~,等会说不行啊,人家正在看电视。”小敏很不耐烦。

  “就几句的事,你说完了再去看,到书房里来!”宋姨有些恼火,又对小莱说:“小莱啊,小敏就是不如你懂事,老是孩子气,我这总有一天得让她气死。”

  “快去吧,别让宋姨急着了。”小莱推着小敏,让她快过去。

  “且~,真是的。”小敏嘟哝着,极不情愿的去了书房。

  张叔这会也忙活完了,跟小莱说:“你看电视,我还有点事要忙就不陪你了。”小莱应着,就还看她的电视。

  说说这小敏。

  她进了书房,不高兴地对宋姨说:“妈~,让小莱搬回来嘛。她一个在外面住,又那么偏远,我不放心!。”

  “你过来,我正跟你说这事儿呢。”这时,宋姨一脸严肃地对小敏说。

  “你哪知道这房子的事。这小莱住这房子倒也没什么不好,只是,这房子另有用处!就那房子的小区里有一个保安,原先是从部队里退下来的。这也是咱们家的福分到了。”

  “什么福分啊~”小敏很不屑地说。

  “你先别插嘴,听我讲。”宋姨在这打断她。接着说:“咱家那房子已经定好了人要住进去了。你知道他是谁?”宋姨故弄玄虚地问。

  “是谁都跟我没关系!”小敏赌气说。

  “他可是省里驻军部队军长的公子。他母亲是省教育部副部长,他爷爷可是在国家总政治部担任高级职务。他跟你一样是个独生子,也是娇生惯养。他目前正在我们市财经大学读大二,离你们学校也就几站地。听说,原本是送到国外读书的,不过,不知是什么原因,只在那里待了一年就回国了。回来后挑来挑去,选中了我们这城市,说是我们这里靠海,风景好,气候好,学校也不错。就选了这财经大学,专业都是随便选的。这样人家的孩子,学啥都是一样的。

  说来也是,都是独生子,娇贵。他这在大学里住了一年实在受不了,就想着在外面租房子。这孩子找房子也不含糊,净找些地角、条件好的,还要出行方便,关键还不能太张扬,所以,就找到我们小区来了。说来也巧,恰恰这小区的保安就是曾在他爸爸的军队当过兵的。可是,更巧的是,我那天来小区交物业费,恰恰听到保安们在说这事,我就留意了,私下里跟那个保安交谈过,只是,那时小莱已经住在里面,我实在不好让她走。谁想到那保安倒是聪明,给我想了个法办。就让我说这房子被亲戚借去用了,我这里不好推掉,只能借用。所以,我就找了那远房的亲戚,让小莱搬到那里去,这房子就让那位公子住着。”宋姨说到这里,小敏插了一句:“势力眼!”

  “别糊说!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宋姨有些生气。又接着讲:“你都不知道我给那保安许了多少好处,才能有机会攀上这样的人家!让你爸爸给他媳妇在水力局找个好岗位,我这也在找人把他给送进市公安系统。光是这人情我都打点不少!别人一听说这样的人要来租房子,就是不要钱都愿意租,抢都抢不到!哪里还有往外推的?你可别犯傻,小莱也不吃亏的,她那里的房租可比在我们这里便宜多……”宋姨还没说完,小敏又插一句:“你本来就不应该收她钱的,小莱的爷爷可是救过你命的!”

  小敏这一说,倒是一下子堵住了宋姨。她一时语塞,说不上话。

  “是啊,我也知道小莱家是对咱家有恩的,别说她爷爷救过我的命,就是说救过咱们全家也都是有的。只是…………哎~”说到这里,宋姨叹了口气。

  “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小莱搬走也不算什么损失,可是,我们家要是因为这件事攀上这位公子家的关系,那以后就不同啦。你爸爸想必也会再升迁的,我也能再上一层,最重要的还是你的事!

  咱们家虽说没那位公子家的势力大,但是,说起来也不算差的。你今年18岁,大姑娘了,那位公子听说也是刚满20岁。小敏,不是我当妈的自夸,咱家闺女长得不敢说是天仙,那也算是地上少有的了。妈早就替你想着将来的事了。我们两口子一辈子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就是希望你过得好,而且要过得比别人好!将来找一家好夫婿,能让你过得舒舒服服,不用拼死拼活去糊口,有个家大势大的丈夫在你身边,你一生都有依靠!我跟你爸就是死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所以,就想着,这房子租给那位公子,我们家也顺水推舟的认识他们家里,还有就是把你也介绍给那位公子认识,凭咱闺女的模样,他还能看不上?只是听说,那位公子喜欢会弹钢琴的女孩子,我就想着你以前学过一阵子,后来放弃了,但是,眼前的机会可不能错过,于是,就跟你大伯商量过,请了本市最好的钢琴老师来教你。这样,就再也没什么不妥了。”宋姨说到这,眼泪都流下来了。身为母亲,宋姨还是很尽职的,她爱自己的孩子,希望能为她准备好一切,这些都是她的肺腑之言。

  “你们怎么这样!还想定娃娃亲啊!”小敏在那里很激动。

  “这怎么叫娃娃亲!你们都多大了,再说,就算是娃娃亲,只要对你有好处,又有何妨?”宋姨也有些激动。

  “我才不要!你们把我卖了,还说是对我好!”小敏非常生气!

  “这话是怎么说的,我是你妈,怎么可能卖了你!这都是为了你的将来!平常宠着你,惯着你,啥都听你的,可这件事由不得你,你得听我的!“宋姨相当的坚决!接着又说:“打这周起,周六和周日你都去学钢琴!别让我跟你爸白做工!这请老师的费用可是很高的!为了你的将来,我们能做的都做了!不求你能理解,但求你能体谅!这事儿你不能跟小莱提起,这样你们连朋友都可能做不成!”宋姨还要再说,这时书房的门敲响了……

  “宋姨?小敏?”是小莱在门外。

  “唉~”宋姨应了一声,走过去开了门。

  小莱站在那里看到宋姨脸上还有泪花,再望望小敏又是一脸的阴云,可是,她又不好询问,想想有可能是人家的家事,就另说:“宋姨,这都天晚了,8点多了,我得走了。”

  “哟,这就要走啊,不再坐会儿啦?你看我光顾着跟小敏说话了,都没让小敏跟你多待一会儿。”宋姨表示歉意。

  “不要紧,反正我跟小敏天天见面,待在一起的机会多着呢。”

  “干吗走?这么晚了就住这吧!别走了!”小敏也听到小莱要走,就上前来挽留。

  其实,小莱也不想走,这天很晚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令她心有余悸。但是,如果不走,她又觉得不妥,因为,这要是在以前她来到宋姨家吃完了饭,宋姨、张叔还有小敏都是几乎拉着她不让走的。今儿个,张叔吃完了饭就进去工作了,宋姨又跟小敏在书房说着什么,她自己一个人待在客厅里感到很落寞,所以,她觉得自己应该离开了。

  小莱执意要走,小敏也没办法,宋姨让张叔开车把小莱送过去,小莱也不同意,后来,只好答应送到地铁站。

  在地铁站那里,小莱跟小敏一家分别了。

  坐过了地铁,又在公交车上晃荡一个多小时,下车后小莱站在路灯下,眼睛望向陈奶奶的院子,这一路上除了小石桥上昏暗的那杆灯,再没有照明的了。她站在原地,左右为难。掏出手机想给陈奶奶打个电话,可是又于心不忍。她一个老太太,眼睛又看不见,这么大冷的天让她一个人摸过来接她,这说什么小莱都做不到。于是,小莱深深吸了一口气,把身上的棉袄整了整,扭扭脚,然后……撒开丫子飞速跑回家!

  她以一生最快的速度跑着,感觉耳边的风呼呼乱叫。跑过了石桥,跑到野草地的时候,她还是有那么点担心的回头看去……

  “啊?那是什么?”小莱一下子停住了脚步!怎么了?小莱认为自己看到了一个人影,而且……

  这个人影竟然是在半空中!

  小莱的脚象是被钉子钉住一样,半点也挪不动了!她用手搓了搓眼,再看,没了!她又使劲的甩甩头,可能她觉得自己的脑子不灵光,才导致刚才的“幻视”。确实没了。小莱又深呼一口气,继续飞速得跑下去。

  只是,有这么一点,小莱同学是个很好奇的人,我们必须承认她这个强烈的性格特点。为什么?因为,她又回头了……

  是的,她又回头了。可这一回头的结果,她就象根葱一样直直地倒在了地上,晕过去了!

  人为什么会发晕?其实情况有很多,可能是因为你中暑,可能是因为你脑中风,也可能是被雷给劈到了。总之,你晕了。

  小莱为什么会晕?其实她的情况跟被雷劈了没什么不同!

  这冬天的夜晚会有霹雳?

  “啊~”一声很艰难又痛苦的声音……

  发出声音的是小莱同学。是的,她正从晕迷中渐渐醒来。一睁眼就是房间的天蓬,她躺着,眼睛转了几转。有点清醒了之后,她用胳膊半支起自己的上身,向左看看向右瞅瞅,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房间的炕上。确定了方位后,她又安心地一下子躺下去了,并且,舒了一口气。

  就在她正自在的时候,陈奶奶进来了,走到炕沿摸索着来到小莱的旁边,问到:“丫头啊,醒了没啊?”

  “嗯?”小莱发出了一声疑问。

  “哎呀,你可醒来了,吓死我老太太了。你怎么晕倒在路上啦?”

  “啊?我晕倒啦?”小莱还在纳闷,自己晕过吗?

  “可不?你都躺这好一会儿了!”陈奶奶再次肯定的说。

  这时,小莱是醒来有一会儿了,脑子也灵光不少,听了陈奶奶的话,这就开始运作思考了。她这才想起来,从车站下来想着一路跑回家,因为有些担心就回头看了下……

  !!!!!!!

  哦!这时小莱回想起自己路上发生的事情,她记起,她第一次回头看到一个人影。确切得说是在半空中的人影!因为瞬间没了,她又继续跑着……可是,她又好奇的回了第二次头……

  想到这里,小莱整个人都僵住了,眼睛睁得特大,眼白的部分占据了眼睛大部分的空间,嘴巴也张开做“啊”字状,其实这时,她连每一根汗毛都直直得竖起来,血液也凝固了,手脚冰冷、僵硬,头发……也炸开了!

  她怎么会是这般模样?死了吗?

  差不多……

  这是因为她看到令她晕倒在路上的“原因”了。这“原因”是什么?

  这“原因”就是越过陈奶奶身后,那门边上的一个家伙!

  一身灰白,毫无血色的皮肤,奇瘦无比,一双眼眶看不到眼睛,只有那深渊一般的黑洞望不到底,鼻子也好像是被虫啃食过一样,残缺不全,干瘪的嘴唇里能看到发黑的牙齿,但是有一个亮点,就是他耳边上别着的那朵小花,在它宿主的相衬下显得这么生动、鲜活!

  没错!小莱正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家伙,一个人间不应该看到的——亡灵!

  小莱神经过度紧张,你看她翻了白眼,重重地又晕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