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气复苏 大亡灵之人间梦魇

遭遇

大亡灵之人间梦魇 Fedi 7145 2019-04-15 13:30:00

  告别了宋姨和张叔,小莱独自去往新的住处,坐在冷冷的汽车里,小莱还依然保存着在宋姨和张叔那里传递给她的温热。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冬天的夜晚来得很早,窗外面的世界已经是华灯初上,而她却孤零零地去往陌生的地方。

  离城中心越来越远,汽车到站的地方很少有人来往,冷嗖嗖的北风吹着冷冷清清的街道,孤单的路灯照在小莱的身上,拖出长长的影子,显得那么寂寞。也许是行李太笨重了,也许是小莱太累了,她自顾自的往目的地奔走着,没有注意有个与她同站下车的男人……

  来到那个小石桥上,小莱停了停。从车站那里走过来,就没有什么路灯了,只有这小石桥上有杆昏暗的路灯还亮着,也许是太旧了,它能照明的范围很小,站在路灯下,小莱松了行李小歇一下,甩甩手,松松肩膀,这时,她突然觉得身后有动静,本能地回头看去……却让她大吃一惊!

  原来在那路灯照不到的黑暗处,有个人竟然站在那里!他只离小莱几米远近,因为他隐在黑暗处,看不清他的长相,甚至看不清他的身量,只觉得应该是个男人,而现在,这个人正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她!

  这突如奇来的遭遇吓坏了小莱,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她只觉得自己后背直冒冷汗,双腿都有些打颤,她站在那里望着那个人,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恐惧!就在小莱还在惊异与恐惧中的时候,这个人竟然慢慢地向小莱靠近!

  突然!有一个碎裂的声音,把小莱激醒,她发现那男人正在向自己走近,吓得她转身就跑,没命地跑!跑过石桥,跑过野草地,不敢回头看一下,只觉得那个人正在跑着一路跟来!

  看见了,看见了,那老太太的院门是亮着的,小莱一路暗暗给自己加油:“快到了!快到了!再加把劲,再跑快点!”一路冲刺进入那片房舍,这时,小莱好像听到身后有“啊!”的一声,但是,她没太关注,依旧埋头冲刺到那院门前,大力的拍打着门环!

  “开门!快开门!”小莱大声的叫喊着:“快啊!”也许是因为太害怕了,感觉过了很久门才被打开。

  小莱就一步跨进去,气喘吁吁地没好气的喊着:“怎么才开门!这么慢!这么慢!”

  老太太关了门上了栓,不明白地问:“怎么啦?出啥事儿了?”

  “有人跟着我!有人跟着我!”小莱惊恐地说着。

  “啊?”老太太也被小莱的话吓到了,赶忙走到大门处隔着门板听动静,接着问道:“是什么人?”

  “不知道,我不认得!应该是个男的!”小莱回答道。接着她又象是自言自语地说:“怎么一路连个灯都没有,这么黑,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说着就蹲下去,双手抱着肩膀哭起来了。

  老太太依然站在大门那里,默默地听着小莱哭泣的声音,没有说话。小莱却在那里怨声载道地:“我怎么这么倒霉,来到这个破地方,连个人,连个灯都没有……讨厌,真是讨厌!”

  老太太听着她一边抽泣一边口齿不清的说着怨言,就对小莱说:“小莱啊,你去我屋里打个电话报警吧。”

  小莱听到老太太的话,这才想起来要报警。于是找起自己的手机,这才发现她那些家当全都不在身边了,原来,她自桥上就丢了行李和花盆一路跑将来,半路上又丢了跨包,这下可好,小莱一无所有了。于是,小莱更是觉得无比的沮丧,放声大哭!

  老太太站在那不知所措,怎么让小莱打个报警电话,就哭得更严重了,就问起来,说:“咋啦,又咋啦?”

  “没了,全没了!”

  “啥没了?”

  “我的行李!我的花!我的包!都没了!”

  “哎~这造孽的!”老太太听到小莱这么一说,就骂了一句。接着又跟小莱说:“别哭啦,去报警吧,东西还能找回来的,快去吧!”

  小莱站起来,正往老太太的屋里走去,这时,大门被扣响了!

  碰!碰!碰!

  这是三声扣门响!

  这三声一落下,惊得小莱站在原地,不敢动了!

  小莱的心跳加速,双腿打颤,正在惊慌与疑惑中的时候,接着又是三声扣门响!

  碰!碰!碰!

  小莱站在原地不动,是因为脚挪不动了,但是她的内心里却在不停的呐喊:“不要怕!不要怕!他进不来!进不来!”一边在心里呐喊着,一边嘴里颤着声音大声喊道:“谁啊?谁在敲门!”

  没有回音…………

  “谁啊!”小莱又放大了声音,像是给自己壮胆。

  可是没有回音。

  小莱越来越感到不安,眼扫四周,寻找着能自卫防身的物件。就在这时,门又被扣响了,依然是有节奏的三声。

  小莱手心里捏出汗来,浑身都紧绷起来,抿着嘴唇,连呼吸都不稳了。

  这时,老太太说话了:“怎么不回声啊?到底是谁?说句话!”可是,门外面依然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动静。

  喵!

  一只大黑猫从围墙上面跳下来,把已经很紧张的小莱吓得够呛。这只黑猫就是小莱头一次来看房的那一只,老太太好像叫它——大猫。这大猫走到老太太身边,用身体蹭着她的裤角,柔声细气的喵喵叫着,全然一副乖巧模样。然后,它走到大门边开始噼里啪啦地磨着它的利爪。

  大猫专心磨着,老太太却在那里说道:“是不是他啊,怎么不说句话啊,这是捯饬什么花样啊?”

  小莱听到老太太这么说着,就问一句:“谁啊?你不是一个人住吗?”老太太说:“我这么大岁数一个人住着多不方便,眼睛又看不见,更是麻烦,我这有个熟人长年帮着我,劈个柴啊,扫个院子啊,打个水什么的,这院子房舍的修修整整也都是他,但是,他另有住处,不在这住着,只是每天早晨或是晚上来我这里帮忙,都十多年啦。”

  听到这里,小莱心里想着:“那刚才跟着我的,会不会是这个人呢?”可是,小莱怎么都觉得那个人是不怀好意的,感觉上特别阴险。象这样的人不象是个能帮瞎老太太十多年忙的人。

  于是,小莱又问道:“如果是他,他怎么不说话?不回应一下啊。”

  老太太回答道:“他是不大说话,这十多年了,他能说的话我都能数得过来,闷葫芦一个,就知道干活,问他啥呀,也很少回的,不过,都十多年了,我也习惯了,不觉得奇怪。”

  “哦……”小莱回了一声,但是,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多。

  老太太说完后就跟小莱讲:“大猫抓门板,是让我开门呢,我开门你看看,究竟是咋回事。”

  老太太刚说完,小莱又紧张起来,说:“不能开!万一不是他呢?这不放狼进来了?我们俩个能弄得过他?”

  “别怕,大猫灵着哩,外面有不好的动静,它不抓门板~我这就打开……”说着,老太太这就开门栓了。

  小莱一看门要打开了,三步并两步地迈过去,却也没来得及拦住,老太太把门打开了……

  随着门吱呀呀的打开,小莱更是有了一种更为恐怖的想法:“这老太太是不是跟那个人是一伙的啊!她怎么不确定外面就打开了门?”越是这么想,小莱越是害怕极了,她连忙走进去想找个藏身的地方。

  小莱正在那里寻着藏身处,老太太那边已经出了大门站台阶上了,可是,没多一会儿,就听见老太太:“哎呦!”了一声,接着就扑通摔地上了,小莱听到声音往大门外看去,大门没完全打开,外面被灯照得通亮,老太太在门板后面哼哼叽叽地说:“哎呦~摔死我了,这是啥东西堆我门口?”

  小莱在里面听得清楚,却不敢上前,躲在房柱后面,保持观望的态度。就又听见老太太喊起来了:“小莱啊,你快出来,看看是啥堆我门口啊?”小莱想移动脚步也看个究竟,却心里害怕上当,所以,依然不动。

  外面的老太太想是感觉到了小莱的担心,就又叫着说:“小莱啊,别怕啦,外面没人,你过来看看吧,我摔地上了,你也帮我扶一下啊!”小莱听到后,一开始还是没动,但是又好奇得往前走了两步,门外通亮着,倒是让小莱的恐惧减了几分,她慢慢地移步到大门处,先偏着头往外看了看,确定了再没其他的人,这才出了大门,扶起老太太,就在这扶起老太太的同时,她竟然看见大门口堆着自己的行李和她的跨包,还有一盆倒下的君子兰!

  噫!小莱不由得暗吃一惊,刹时顿住!老太太感觉到了小莱的这一触动,也在那里不动了。小莱慢慢走到自己行李边上,看了又看,又摸了几下,拿起放在行李箱上的跨包,打开后检查一下,东西一样不少!然后走到倒下的君子兰那里,扶起花盆,就又站在院门口,不敢相信的又向四周看了看。

  小莱站这里不说话,老太太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她问起来:“小莱,是啥东西啊?我被什么东西绊啦?”

  听到老太太的询问声,小莱才回过神儿来,回答说:“你被我的花盆绊了!”

  “啥花盆啊?”老太太又问道。

  “我的花盆呀,还有我的行李也堆在门口了,这是怎么回事?”小莱很诧异的问着。

  “你的东西不是丢路上了吗?”

  “是啊!可怎么又在这了呢?”

  老太太跟小莱都很疑惑,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但是小莱还是很高兴的,因为属于她的东西又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渐觉得外面冷了,俩人就拖着行李进了院子里。将东西放进小莱的房间里,老太太对小莱说:“今晚吓坏了吧,吃过饭没?我还有些热的包子和稀饭,你凑合吃点吧。”

  “好!”小莱很通快地答应了,因为很高兴,就不讲那些客套了。

  不一会儿,老太太就端着稀饭和包子进来了,这喷喷的饭香,惹得小莱肚子咕噜噜地响起来,端起碗,拿起包子,小莱不顾形象地大快朵颐起来。

  这一顿饭下来,安安静静的,既没有爷爷在时的那种宠爱,也没有在宋姨家时的那种热络,小莱独自吃完了这顿他人生中第一个安静的晚餐。

  吃完后,道了声谢,老太太坐在椅子上,跟小莱说道:“小莱啊,这一天也把你吓坏了,我这里偏远了些,这一路上没什么人吧,我是个瞎老太太,不需要什么灯,所以,这一路上有灯没灯,我都不在乎。你要是住这不习惯,可以另找一处好的。”

  “不用!”小莱脱口而出。可是,她心里却在纳闷,她自己怎么就这样回答了呢?

  在小莱还在纳闷的时候,老太太在那里说:“你不用勉强,我知道我这里的条件不好,一个女孩子哪能忍受得了。你要是回不去可以暂时住在这,再找一家。”

  “不用!”小莱还是这样回答!只是接着又说:“不用了,就住这!以后我早点回来就是,不拖这么晚了。您老别担心。”

  “可是,我怕你啊,再遇上这种事,可怎么办,今天是你好运气,下次还能这么好运吗?”老太太担心地说。

  “没事的。再说,我那边也回不去了,再找房子又得花上时间和精力,我这边课业又紧,哪有时间啊

  ~”

  ………………

  老太太一阵沉默。一会儿,她又开口说:“你是不是担心我啊,不用的,我都一个人住惯了,不要紧。再说,我一个孤老太太能有啥啊,没钱没势的,又老又丑,别人也看不上啊。”

  “不是啦,我只是觉得你这好,偏是偏了点,但是安静,你又对我好,我也有个伴,你也有个伴,不是很好么?”

  听到这里,老太太顿了顿,说:“你要是喜欢这,就住下吧,可别勉强。我这有电话,你要回来之前就打个电话,我去小桥那里接你,好歹有个伴安全些,好么?”

  ……………………

  听到老太太的一番话,小莱鼻子一酸禁不住流下泪来,她怎么就觉得这老太太这么象她爷爷,连说话啊,都像!爷爷以前也是喜欢去街口的车站接她回家的。

  小莱一边抽泣着,老太太一边沉默着,两个人就这么对坐着不说话。

  ………………

  “这以后,我怎么称呼您?”小莱突然问道。

  “我姓陈,你叫我陈老太吧。”老太太回道。

  “那我叫你陈奶奶吧,你真象我爷爷,就叫你奶奶吧。”

  “行,你叫啥都行!”老太太高兴地说。

  这两个正说着,房门哗啦啦地象是被什么东西抓着响。老太太说:“哎呀,大猫来找我要饭吃了,我得走了。你等会要休息啊,这柜子里我给你备下了褥子和棉被还有枕头,你拿来用就好,都是干净的。在你房间隔壁的柴房里,那里有洗洗涮涮的水龙头,还有烧个热水啥的炉子。柴房旁边是厨房。厕所在外边东南角大门边那里,里面有热水器,可以洗澡。我就简单地给你说一下,到时你自己再看看。我走啦。大猫等不耐烦又要抓我家具喽~”

  “唉~”小莱这边回应道:“我知道了,您老回屋走好。”

  “好!好!”

  小莱搀着陈奶奶回屋后,自己把行李打开,把衣物什么的放进柜子,柜子里面还真是有陈奶奶说的给她备下的褥子、棉被还有枕头。小莱一一拿出来铺在炕上,发现,褥子和被子面还有枕头套,都是新的。铺好后,小莱拿出手提电脑,可这老房子里没有网络,所以,不能上网了,屋里又没个电视啥的,小莱感到很无聊,想着去隔壁的房间简单地洗漱一下就睡觉。

  推开柴房的门,小莱在门口找了一会儿灯开关,在旁边墙上摸到了,于是点亮房间。

  这房间一亮啊,小莱就被这房子里的炉子吸引了视线。它现在烧得正旺,炉子四周都不见有炉灰,它的外表也不曾见到生锈。它方方正正又很厚重的座落在右面的墙下。小莱很好奇的上前去看,这东西黑黑的铁皮上镶有铜质的浇注花纹,炉子分两层,是抽屉式样的。上面可以抽出来放柴或煤块,下面是装炉灰的。抽屉上同样是有浇注花纹的铜质把手。这炉子下面有铜质的炉脚,离地面有8公分。

  炉子的对面靠墙的位置有用白瓷砖砌成的水槽,水槽挺宽的足有60公分的样子。靠着水槽有一个水缸,里面装满了水。顺着右面的墙码着一溜整整齐齐的烧火木块。在靠门的地方,还垒了些蜂窝煤。

  地面虽说是普通水泥抹的,却相当平滑。四周墙上因为年久有些灰暗,但是却不见蛛网。看了一会儿,小莱从柴房里退出来,又去了厨房。

  推开门,灯的开关也是在门边的墙上。这厨房对着门有扇窗子,窗户下面是个灶台。灶台是白瓷砖砌成的,上面还放着一口尖底炒锅。在锅台旁边是厨台,上面立成菜板和放着一些佐料,同样有一扇窗正好能看到西墙下的那口井。这厨台墙上挂着切菜用的刀具,厨台下面放着几口锅,有用来蒸的,有用来煮的,个个都铮明瓦亮。也有个洗菜用的水槽,是在厨台的对面,旁边还摆着一个厨柜,里面放着盘子、碗什么的。地面还是水泥抹的,墙上却砌了白瓷砖。整个厨房都是干净清爽的,没有油污,也没有烟油味。

  看完了厨房,小莱觉得有些困倦了,想起陈奶奶说的厕所里有个热水器,就又跑去厕所看看。这厕所外面是有灯开关的。推开门进去,里面却是杏色的地砖,白色的墙砖,在右边有个白瓷洗手盆,还有个挺大的照镜,这让小莱挺惊讶的。因为,在她的印象中,象这种老房子的卫生间,定是那种旱便,而且很臭!可是这个卫生间却是干干净净,没有半点异味。挨着洗手间有个带拉门的小间,里面竟然还有个坐便马桶!小莱看到后,笑了笑,退出来,往左边看去。这里有个半边墙,上个台阶,小莱就看到墙上的莲蓬和一个电热水器!

  “哦!还真的有啊!太好了~”小莱不由自主的高兴起来。她从洗澡间里出来,不经意的看了下旁边,竟然有个洗衣机!

  “嘿!其实这里倒也不错!”小莱兴奋地想着。

  看了一圈,小莱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了自备的洗漱用具奔去卫生间了。

  半小时后,小莱穿着睡衣,披着一条毯子,满脸红红地出来了,一路小跑回自己的房间里,钻进被窝,心里美滋滋地睡着了。

  这冬天的夜晚,格外地幽静,除了四周被风吹得乱飘的枯叶,还有谁在这个时候不安份呢?这也是一个下雪的冬夜,天上的星星不见了,只有地上的路灯还在亮着。雪花从天上撒下来,漫天漫地,静悄悄的改变了世界。

  雪啊,把整个世界覆盖了。就是那最肮脏的也被掩盖得圣洁无瑕。

  有一片雪花落在我的手中,它却不融化,久久地停在手心里…………

  身后有长长的足印,却被天上飘下的雪,慢慢摭掩,好像从来没有走过一样。四周空荡荡的,除了白色还是白色,渐渐地雪越下越大,埋了自己的脚,睁不开自己的眼,站在原处无法移动。

  “这是怎么了?”我自己问自己。

  雪快要将我掩埋,我却一步都走不动,这可该怎么办?

  这雪要下多久?我还能坚持多久?

  嗯?那是什么?

  好像前面有个人,正在向我靠近,我想向他求救,却喊不出声音,紧紧攥着手心中的雪花,站在原地不动。

  他慢慢的走近我,在离我不远处停住了,站在那里看着我。

  雪还是在下,我被埋了半个身去。

  忽然感到迎面一阵大风,我闭上眼睛,别开脸,风停了。

  我重新睁开眼睛,看见一条吹开的路,我迈开步,我能移动了,只是那人不见了。

  是谁?是谁在帮我?让我看看你……好么?

  让我看看你……

  “让我看看你……”

  “让我看看你……”

  “嗯?”

  “是梦?”

  小莱从梦中醒来,看了看表,凌晨3点41分,又回想着自己的梦境。这时她听见院子里有扫地的声音。

  小莱想着:“这陈奶奶这么早就起来扫院了?”于是披了衣服打开门,迎面一阵冷气扑面,外面一片雪白。

  “哦~下雪了!”

  小莱来到外面却没看到一个人!只是这院子的雪被扫开了大半,堆在一处。

  “嗯?奇怪!这扫院子还躲避人?”小莱纳闷地自问。

  她又看了一会儿,也没什么动静,觉得身上冷就又回到屋子里,钻进被窝准备睡下。

  正迷迷瞪瞪快入睡的时候,小莱好像又听到扫院子的声音了。她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走到窗边掀开窗帘往外看去,黑黑的院子并没有人,只是地上的雪全被堆在南边的墙角。

  小莱站在窗户边发了呆。心里不明白,这扫院子也用得着这么神秘?

  满腹狐疑的她,坐在炕上想等着外面的动静。可是,一直都没等来,小莱就不耐烦的关了灯,重新准备睡下。

  可这灯刚一关,她隔壁的柴房就响起了动静,好像有人在弄炉子。小莱细心的发现,这个人动作很轻,很小心,好像很怕弄出大声似的,很是轻手轻脚。一会儿柴房的门轻轻的响了,又是一阵很轻很轻的脚步声,如果不是因为小莱醒着,特意地去注意,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

  这个脚步声,在小莱的门口停了停,又离开了。紧接着就是陈奶奶房间的屋门被打开的声音。

  听到这里,小莱就认为还是陈奶奶,她是怕弄大声了影响自己睡觉。于是,小莱又准备躺下睡了。

  可是,不一会儿,陈奶奶房屋的门又开了,依然是非常小的动静,象是生怕被人发现似的,轻轻地走出来,关了门……

  又过了一会儿,小莱听到有劈木头的声音!

  “哦!是不是那个人?”小莱突然想到,陈奶奶提过的那个已经帮了她十几年的,不大爱说话的老熟人。

  于是,这勾起了小莱的好奇心,这次她没开灯轻轻地走下炕,摄手摄脚地走到窗边,掀开窗帘一边,偷偷地往外看去……

  “嗯?怎么回事?”

  小莱竟然没有看到任何人!只还在院中央多了一堆木头!

  “奇怪!真是奇怪!”小莱心中暗叫。

  “这人难不成是怕见人的?我怎么看不到他呢?”正想着,小莱又往外瞅了瞅又瞅,院子里又冷又黑,哪里有什么人。

  “这人是人,还是鬼啊!”小莱自己嘟呶着。本来是无心的一句话,却突然让小莱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会吧!难不成这人真是………,想想看,这陈奶奶是个瞎子,眼睛看不见,她怎么能知道是人是鬼呢?况且,她也说,这人很不爱说话,又是早晚来的。这里这么偏僻、荒凉,难不成真会有这样的事情!”

  想到这里,小莱就害怕起来了。而且,越来越害怕,就跳到炕上用被子蒙了头,躲在里面,再也不敢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